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九品匠师 > 第五章:墨锭

第五章:墨锭


    晚上,赵晨星和光老板在匆匆的聚餐之后,便回各自了自己的住处。

    那次简陋的聚餐中,赵晨星没有问“孤魂杖”和多余的问题。

    这到并不是因为赵晨星忘了,而是因为他实在不想问。

    毕竟,这一整天,赵晨星是崩着满弦过来的。

    一天的收集灰料,打扫房间,让他已然疲惫至极,更没有多余的力量去问什么,以及思考旁的事情。

    所以,次要的事情他决定放一下。

    接下来几天,还有更多要紧,甚至要命的事情,等着他干的。

    第二天一早,赵晨星不到五点便从床铺上爬起了身子。

    而后,他早早的坐着地铁,去市区最大的五金市场,买了笸箩,筛子,铁锅,木板,老虎剪等物,还挑选了一些松木做了六个制作墨锭的“模具”。

    当早晨十点,赵晨星拖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又回到光老板的店面时,光老板又一次漏出了惊奇的目光。

    虽然知道了赵晨星要做墨锭,可是毕竟是第一回看见制固体墨的过程,光老板的眼神里外都透着新鲜。

    光老板甚至调侃道:“晨星,你又是锅又是盆的,要做饭呢”

    “没工夫和你玩笑”赵晨星说话间,将一副笸箩碰给光老板,而后吩咐道:

    “今天任务很重,你和我一块干先用这笸箩把我挑选出来的木炭碾碎,越碎越好”

    “啊”盯着那些成堆的檀木碳,光老板不太乐意道:“那你干什么呀”

    对问,赵晨星将昨日挑选出来的碳灰放进筛子里后,回答道:“我拉黑”

    说完话,赵晨星便不再管那光老板抱怨的小眼神,立刻拿着筛子,细细的将那些他前日收集的炭尘,开始制作墨锭的第一步“拉黑”

    拉黑,也就是用筛子精选炭粉的过程。

    这个过程很繁复。

    一开始,晨星先拿蚕豆大的网眼筛子筛碳粉,须臾后又拿绿豆大眼的筛子筛粉,最后才换上芝麻粒大筛眼的筛子筛粉。

    当三部完成后,赵晨星才拿着筛选出最细的粉末加了一些水,做成一块块的“碳劈”以塑料袋密封。

    然后,他又快速支起大锅,将光老板买给他的驴皮剪条下锅,加水少许蒸煮。

    在等煮驴皮的时候,赵晨星特地拿出那半湿的炭坯闻了闻,舔了舔

    而后他面上带着一丝兴奋道:“太好了色正而苦就是这个味道,这些檀木和沉香碳正可以做五色墨”

    “五色墨”听着赵晨星的话,光老板停下了手里的捣灰。

    他抬眼看着赵晨星,好奇的重复道:“五色墨北宋就失传的五色墨”

    听着光老板的话,赵晨星同样奇道:“怎么您知道这个东西”

    “太知道了”光老板眼珠子瞪的老圆,非常自豪的介绍说:“这五色墨,是北宋末年的一种皇贡特产,是宣和画院和宋徽宗才能用的玩意”

    说到宋徽宗这皇帝,光老板特别强调,别看这家伙治国不怎么样,可在中国书画历史上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特别是他网络天下绘画名仕所置办的“宣和画院”,那更是普天下一等一的画院。

    有了最好的画院,最好的画师,那么皇帝老儿自然也就想弄最好的画墨和画纸供自己享用。

    于是乎,华夏文房四宝中最登峰造极的四大“名品”在宋徽宗的督造下,被无数优异的匠人发明了出来。

    这四种文房名品,分别叫“诸葛笔,金山砚,五色墨和双丝画绢。”都是些濒临失传或者早以失传的古代技艺。

    而在这“文房四绝”中又尤其以五色墨锭被传的神乎其神。

    据说宋朝的能工巧匠在制作墨锭的时候,特别在锭身里加了许多名贵的中药材和宝玉石。

    这些材料让那墨锭遇见化墨的水,就会在阳光下展现出五彩斑斓的颜色。

    别看墨汁艳丽无比,但是如果拿墨汁去写作的时候,那些五彩颜色却又会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在纸张上留下黑如环宇的墨迹,让人顿有“云霞明灭”的错觉。

    除了那些看得见的好处之外,据说五色墨因为用料特殊名贵,还有相当的药用价值,能够解酒,败毒,止呕,补气虚

    介绍完宋徽宗和五色墨的神器,光老板有些兴奋的问赵晨星道:

    “兄弟,你可别拿老哥哥开玩笑这个失传八百多年的五色墨你真会做”

    对问,赵晨星看着那些在铁锅中渐渐化软的驴皮,微微点头道:

    “我不知道我的五色墨和你说的是不是一种东西,但是我知道,我的墨锭绝对可以做到遇水五色斑斓,阴干漆黑如碳。”

    “好好”光老板闻言,摩拳擦掌道:“就冲晨星兄弟的话我期待着你的墨锭出成的时刻,一饱眼福呀”

    光老板在孤自高兴的时候,赵晨星则始终在盯着那一大锅熬制的驴皮。

    这熬驴皮,是做墨锭的“胚”,也是做墨时最重要的一步,赵晨星不敢马虎。

    当这一锅驴皮彻底化成一锅“糊糊”的时候,赵晨星忙不迭的将他先前备下的精细碳坯倒了进去,而后用力搅拌均匀

    随着那些炭素的扩散,原本琥珀色的驴皮胶迅速变的乌黑起来,空气中驴皮的刺鼻味道也渐渐夹杂了檀木的苦香和沉香的宁静。

    那种味道,让人闻着有些上瘾,仿佛是什么人在用这些鼎好的木材蒸煮驴肉的感觉。

    赵晨星说,这熬胶制墨的过程叫“挂旗”。

    挂旗的过程持续了有两个多钟头,期间赵晨星一直盯着这锅。

    他适时的加水,加碳灰,偶尔还把一块块的猪尿泡以及甘草沫扔进去微调粘度和颜色。

    当那一锅黑如沥青,香如胭脂的混合物浓稠到能用筷子乃至棍棒能拉出旗帜一般的浓丝时,赵晨星果断撤了火。

    而后,他才用勺子和筷子摇着将那些驴皮煮出的液墨挑进事先准备的松木磨具中冷却,中途又加了一回蛋清。

    在完成这一切之后,赵晨星看了看表,而后非常释然的说道:“剩下的,就交给时间和机缘了”

    虽然赵晨星已然漂亮的完成了一切,但是光老板对于这些沫锭能不能发出五色的光泽还是非常怀疑的。

    因此,他忍不住问赵晨星道:“晨星,这墨黑是黑但是看不出来五色呀能不能让咱们看看掌掌眼”

    听着光老板的猴急,坐在大殿里歇闲的赵晨星无奈摇了摇头,而后他伸出手,指着其中一方墨锭道:

    “看那里你能看见五色凝结的过程”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九品匠师章节列表https://www.biquger.com/biquge/9394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