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九品匠师 > 作品相关《十九-3.3》

作品相关《十九-3.3》


    第三章:人头

    那母羊说,如果赵狗带想不挪窝就躲过这次劫难,那么在正月初四一早,他当完祭品之后,就要快点儿跑到村东头的一座石桥边,去找一个人。

    在那里,狗带会碰见一位要饭的落魄乞丐。

    羊精吩咐狗带,看见那个乞丐后,不管如何都一定要抱住此人的腿,乞求救命,任凭那人提出什么样的非分要求,责难,他也要答应照办,只有这样,那人才会出手相救。

    到时候,只要此人出手,那么依仗那人的能力,赵狗带自然能安心躲过这次劫难,甚至还会枯木逢春,时来运转。

    母羊说完那些话之后,便不再言语什么,赵狗带想再问些细节时,那小姑娘却突然走出了祠堂,而后迅速消失在了雪夜北风之间。

    眼看着救命的走了,赵狗带自然想去追,可当他刚迈开腿,却又感觉背后有什么东西死拽着自己的身体,不让他移动分毫。

    对此,赵狗带本能的回头过去,却发现羁绊他的是那六个死孩子的人头

    那六颗裹蜡的头颅,不知何时跳出了暗匣,正紧紧的咬着自己的衣裤

    他们依旧僵硬的笑着,口中还不断央求赵狗带“加入他们”“留下来玩”。

    六颗干尸人头的话,吓了赵狗带一个踉跄,而后他挣扎着倒在地上,却再不省人事

    一早,裹着经幡的赵狗带被鸡鸣声从梦呓惊醒了,在那一场如幻还真的噩梦过后,他第一件事情便是按照母羊的说法,撬动信天翁家祠堂的第二块牌位,去寻找有没有那个梦中所见的暗格和六颗人头。

    而当牌位拿起,机关落地的一瞬间后,赵狗带面对着那六颗诡异微笑的头颅,便彻底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大年初四的一早,赵狗带从供桌上刚下来后,便谢绝了主家答谢的早点,以回老家探亲为由,急匆匆往村东头的石桥处跑去。

    在那石桥的桥洞之下,赵狗带也果然见到了一个乞丐。

    那位乞丐,五六十岁光景,人老面黄,却没有胡子,脸上自左眼至右颚有一道骇人至极的烧疤,换做平日,绝对能让小孩子看的哇哇大哭。

    此时的老乞,就坐在无雪的阴冷桥洞下避风,浑身上下衣着单薄,只抱着一个鼓囊囊的包裹发抖,他看着赵狗带,也是一阵诧异不解。

    这样来路不明又失魂落魄的人,怎么看也不像个“高人”,可事情到了要命的份子上,小狗带没有选择和怀疑的余地。

    于是乎,赵狗带见到那乞丐之后,便直挺挺的跪拜了下去,按照羊精的教导,一边磕头,一边冲那老人喊着救命。

    起初,对于赵狗带的哭喊,那老乞是意外而决绝的,他不停的摆手说“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高人,更不能救你的命”

    但后来,那老乞丐耐不住小狗带的央求,便又说“我救你的命可以,但你必须自断一手,以为报酬。”

    耳听着这老乞丐过分的要求,小狗带怔了一下,而后他猛然想起了母羊精的吩咐,便又狠了狠心,从地上拿起了一块石头,说话就要往自己的左手上砸去“明志”。

    眼看着赵狗带要废掉自己的左手,在千钧一发之间,那老乞丐却又突然变卦,出手制止了赵狗带的行动。

    而后,那老家伙带着令人揣测不透的笑容,说他可以帮赵狗带躲过这一劫,但是赵狗带必须要答应这老人两件事情才成。

    说话间,那老人告诉赵狗带,说自己是个撂倒汉子,无端惹了官司还被人追杀,急需落脚,所以救了赵狗带之后,狗带必须和亲爹一样供养自己,或两三月,或两三年,或一辈子

    当然,这期间老乞丐也不会亏待赵狗带,他也会教给狗带一门叫“梁学”的手艺,以发家糊口。

    第二,那乞丐又说自己罪大恶极,不愿再提起自己以前的名字,所以让赵狗带在未来的相处中,无论如何也不要打听自己的本名,互相之间,只以师徒相称,否则的话,稍有越制,他便会翻脸不认人,让赵狗带一家死无葬身之地。

    对于这两个要求,赵狗带没的选择,所以在老人说完之后,他根本没过脑子,便一口咬定了下来。

    就这样,赵狗带请动了老乞丐,而后那乞丐微笑着缠开了自己抱着的布包,并且告诉赵狗带,说他的性命与转机,就在那布包之内

    说话间,老乞丐已然将手伸进了布包,而后从里边拿出了一具木偶

    这一具木偶,小半人大,被老乞丐折叠一团,放在其中,老乞将那木偶震颤开之后,赵狗带这才看清,这木偶由某种深淡红色,散着微香的木片做成。

    此物机关链接,精巧非常,五官四肢一应俱全,可以说是鬼斧神工之做。

    而且尤为特殊的是,在这木偶心脏的部分,还有个单独镶嵌的凹坑,凹坑里边有块鹅卵大的蓝色石头,依稀上还刻着些字,显得古谱明艳,神秘非凡。

    纵然赵狗带是个文盲,可是当时,在那蓝色石头和周遭的禁锢上,他还是依稀辨认出了“十九”,这两个他勉强能够看出的小字。

    刻着“十九”的木偶被老人拿出之后,迅速被老人披上了一件鲜红色的衣裤,而后那老者在寒冬天气中伸出手,嚼破自己的中指,冲那木偶的心房处滴灌了几滴鲜血

    说来怪极,就在那些血液渗透进木偶的衣物和“心房”之中后,那偶子便“唰”的一声立了起来,披着红袍,直挺挺立在地上,连着机关的双眼也慢慢睁开,黑瞳直勾勾盯着一脸惊愕的狗带。

    眼看着木偶“活了”,受不了这刺激的赵狗带“哇”的一声摔倒在地上,接连喊着“闹鬼,闹鬼”

    在赵狗带叫喊的时候,那位始作俑的老人却是淡定的很。

    他只是平静的告诉赵狗带,这叫“断木炼偶”之术,是机关术,不是什么阴邪鬼魅,让他不用惧怕,况且赵狗带那劫难的具体解决,还得仰仗这只木偶的。

    老人的话,让赵狗带的心镇静了三分,也让他对于老头子所说的梁学有了三分期待。

    在那种莫名的期待里,赵六明按照老乞的吩咐,静静的围着那木偶,于桥洞里等“时机”。

    就这样,二人一偶,如木雕般坐着,直等到月上三竿,风阴冰硬的时候,那只木偶才在那老乞诡异的微笑中,再次移动,带着“格吧格吧”的关节响动声,消失在了凄凉的夜中

    那一夜,赵狗带未曾合眼。

    第二天,信天翁家传来了噩耗,据说昨晚不知何时,那老恶霸全家一十九口,都被挖了心肝,就连只有三个月大的孙子也没被放过。

    后来又有传闻说,在那天晚上三更,有人看见在信天翁家的屋顶上,有红衣女鬼挑梁而笑,踏着雪线,缥缈阴森。

    当然,传闻只是传闻,真正的情况赵狗带也不知道,更不敢知道。

    在之后,赵狗带履行自己的诺言,与那老人回了自家的村子,拜了师父,如亲爹一般供养,期间几年学艺,从没问过那老人的真名,而那老人,也如约教导了赵狗带所谓“梁学”上的手艺。

    至此,赵狗带便算是有了门傍身的手艺,从而走上了一条与赵家楼村民族亲们,截然不同的道路。

    些许年后,那一脸烧疤的老人不辞而别,只给赵家留了一卷鲁班经作为念想,而赵狗带在老人走后几年,也因为战乱流离,被迫离开了鲁南老家赵家楼。

    后来,赵狗带一路靠着手艺走南闯北,又经过了许多风雨,人过半百之后,才凭借着一点儿积蓄,于冀中,易县,向天山下的灵应村,买媳妇安顿了下来。

    解放后,赵狗带有了两个儿子,分别叫赵金武和赵武斗。

    赵家第二代后生中,老二赵武斗比较能生,又有了三个儿子和两个闺女,老大赵金武则比较悲催,过了中年,方才有了一个宝贝疙瘩。

    老大家宝贝疙瘩出生的那天早晨,赵家上下一片热闹,这个时候,又天绛异像,有几颗流星从老赵家的天空中划过。

    那流星通红泛绿,带着犀利的尾音,照亮了每一个人道喜之人的笑脸。

    看着那六颗明亮的流星,当时已经九十多岁的赵狗带同样兴奋,于是乎他一拍脑袋,决定给自己的孙子起名叫“赵晨星”。

    不过在第二天,赵家人听说,那天早上划过夜空的很可能并不是什么流星,而是村东头老李他爹发丧时,打到天上的窜天猴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九品匠师章节列表https://www.biquger.com/biquge/9394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