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九品匠师 > 作品相关《十九-3.2》

作品相关《十九-3.2》


    九品匠师:先导篇

    第二章:祠堂

    烛火缥缈的祠堂冷夜里,赵狗带独自一人和猪头,牛首齐坐在供桌上。

    到了下半夜,那祠堂外的阴风更甚,天上乌云滚滚,还飘散起了雪花,雪花夹杂在呼啸的北风中,透过祠堂的大门和缝隙,直吹进赵狗带的脖子,吹的他嘴唇子发紫发麻。

    到底不是那些死透的牺牲和木头的牌位,在“北风爷”面前,小狗带很快于那供桌上坐不住了。

    阴冷中,赵狗带跳下了供桌,找了个背风的角落,裹了一张抄满佛经的“引魂幡”,避开风,打着抖,瞌睡了起来。

    在混混沌沌的睡梦间,赵狗带半饥半饱,睡也睡不踏实,也不知过了多久之后,他还做了个噩梦,梦见那些祠堂里信天翁家的木质牌位,都变成了一个个绿脸婆娑的小人

    那些人,瞪着他笑,露着红色的獠牙和舌头,互相交头接耳,在商量着吃他身体的那个部位

    眼看着有鬼要害自己,赵狗带挣扎着猛然从混沌中惊醒,而后带着满头毛汗,心有余悸的望向那祠堂的牌位和供桌

    紧跟着,他发现那些木质的牌位依旧是牌位,可是原本应该有猪牛牺牲和各类贡品的桌子上却多了一个略微与他等高的白色人影

    鬼怪的噩梦连带着白色的影子,这样的刺激让小狗带的神经瞬间崩溃了,这小家伙在四下无人的祠堂里大喊了一声“鬼呀”,便不顾一切的爬起身,往祠堂外跑去。

    亡命夺路,如风似箭,可就在赵狗带即将跑到大祠堂的门口时,却发现那只影子不知道何时,又堵在了祠堂的门口

    这一下,赵狗带进退无门了。

    前边是甩不脱的“白鬼”,身后阴气森森的牌位,赵狗带被夹在中间,瘫爬在地,颤颤巍巍,既不敢抬头,也不敢闭眼。

    不过很快,在那烛火微光和雪夜反影之下,赵狗带由下到上,还是看清了那影子的真身。

    紧跟着,他愕异无比。

    原来此时,立在小狗带面前的,并不是什么绿脸的死鬼,而是一个与他年龄相似的,十岁女娃。

    狗带所见,这娃娃穿着布底草鞋,麻裤麻衣,略显单薄的身上还反套着一件白皮的坎肩,显得非常暖萌。

    女孩子一张小脸,更是生的白净,眉黑眼圆,自带可爱,丝毫看不出想象之中的鬼气。

    可爱的女孩,让赵狗带的忐忑心思略微平静了一些,而后他撞着胆子问那女孩道:“你是谁”

    对问,女孩微微的笑着,却反问赵狗带说他们朝夕相处,为什么见了面反倒认不出来了直把赵狗带搞得云中雾里,不知所以。

    眼看着赵狗带一脸懵逼的样子,那女孩也不卖关子,她径直告诉赵狗带说,她就是赵狗带于腊月风雪里放丢的那只母羊,今天是来报恩的。

    “母羊”赵狗带闻言愕然,一脸的狐疑。

    而后小狗带带着十二分的不解,问那自称母羊的小女孩,说她明明是个人,怎么说自己是只羊呢况且就算是羊,他也只是在风雪中,走丢了它而已,又何来什么恩情呢

    对问,那母羊笑着解释说,自己是来阳间渡劫的精怪,原本注定是要在信天翁家的牌位前当做牺牲,挨上一刀的。

    可没曾想阴错阳差,赵狗带代替自己当了牺牲,受了这一劫,因此她“以人代劫”修成正果,现在才有了人形,今日出来,就是来感谢赵狗带的“代劫之恩”。

    母羊的话,十岁的赵狗带听的懵懵懂懂,不过“报恩”这两个字的含义,狗带却也还是有自己的理解的。

    打很小的时候,赵狗带便听村子里那些说书人讲过关于妖精报恩的种种神奇,像什么许仙救白蛇,柳毅救龙女,王太常救狐仙,每一个故事的结尾都会是一个大圆满的结果。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似乎救了妖精的男人最后都会得到超出他们预计的回报,金银美女不在话下,明显是一件低风险高回报的美妙事情。

    现在,这种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竟然降临在了赵狗带的身上,这怎么能不让他感觉莫名兴奋呢

    带着期待,年小的赵狗带直问那母羊精能给他什么好处,是几十锭金子,深藏孤山的异宝,还是当他的夫人,回去生娃。

    对于赵狗带的期问,那母羊淡然一笑,只是回答道:“我能给恩公你的只是让你活”

    “让我活”狗带十二分不解道:“可我活的好好的。”

    听着狗带的不解,母羊冰冷的回道:“恩公不自知么你马上就要死了,信天翁选你当接引童男就是为了要你命的。”

    信天翁要赵狗带的命,这样的话,可是惊破了一个十岁孩子的想象。

    面对着一脸不解的赵狗带,母羊用迫切简单的言辞,向他讲了的信天翁家,所谓生人当祭品的“真相”

    原来,沂蒙山中让活人小孩当祭品供奉的风潮,其实是信天翁这个恶霸,一手策划出来的。

    信天翁这个老家伙,极端迷信不说,前些年还得了很重的肺痨,在医药无救的情况下,便不知道从哪儿得了一个续命的鬼法儿,每年要杀掉一个孩子,用他们的人血做成一种药膏,和在大烟里吸食续命。

    也因此,每年正月,当他的人血烟膏告竭的时候,这家伙便又会找一个孩童残害致死,往复循环。

    当然,老这么平白无故杀童男,难免会引起十里八村的怀疑和愤怒,所以老奸巨猾的信天翁便编造了一个祭祀生人会损阳寿的幌子,散布四方。

    这样以来,他找活人明祀,而后又在暗地里把人家的孩子搞死,便有了挡箭牌,而且孩子死的越发诡异,便越是证明他布置的那些谣言所言非虚。

    几年下来,信天翁得血续命的事情无人怀疑,可是那些凶险的传闻,也终究是越来越凶,越来越恶。

    所以到了今年,终于彻底没人愿意把孩子交给信天翁,去做什么“接引童男”的工作了。

    也因此,这信天翁才会在万般无奈之下,引诱赵狗带当了这份差事。

    而在当完童男之后,等待狗带的,则一定是一个离奇的,被人抽干了血的死法而已

    说完这些,那母羊又特别指点道:“我和恩公说的话,句句属实,如若不信,你将这信天翁家,祠堂左数第二个牌位移开,便能看见些东西,证明我的话了”

    遵循着母羊的提示,赵狗带颤颤巍巍,走到信天翁家的牌位前,将那左数第二个牌位移动开。

    紧跟着,他听见自己面前的供桌下发生了一些响动,仿佛是什么机关被释放出来的动静一般。

    那一阵响动过后,赵狗带怀揣着好奇,低头下去,望向帷幔覆盖的供桌下边

    在那帷幔的下边他看见了六颗人头

    这六颗人头,被人藏在一处供桌下的暗格里,从东至西,依次排列,都是八九岁孩儿的脑袋。

    这一颗颗人头,裹着蜡,上着白装,被人为的塑造成僵硬阴森的笑,仿佛雕刻一般。

    那六颗小孩脑袋的笑容,和赵狗带脸上的惊恐形成着清晰的对比。

    这时,母羊又低声告诉狗带,说这六颗人头便是信天翁残害致死的六个孩子了,因为信天翁过分心虚,才将他孩子的孩子偷偷用蜡做成“干尸”放在暗格子里供奉起来,以平息冤鬼的愤怒。

    母羊精的话,听得狗带脸都白了,于是他急忙下跪,求问化解的办法。

    对问,母羊告诉狗带说,这信天翁作恶多端,但命不该绝,她道行低微,也拿这种恶人没有办法,赵狗带要想活命,就趁着这月黑风高大雪夜,赶紧跑路吧。

    对于母羊的话,赵狗带听的是欲哭无泪的。

    想他个十岁的娃娃,能跑到什么地方去呢而且他家里还有个瞎眼的母亲,又能去哪里呢

    综合下来,赵狗带自知自己就是那种“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的存在,纵然知道了即将到来的危机,依照他的能力,却也是没有能力与决心去化解的。

    也因此,十岁的小狗带无奈冲母羊卖起了难处,只求她看在渡劫的情面上,无论如何帮他想一个躲过这阴灾的安稳法子,保全自己和瞎眼老母的性命。

    赵狗带求的恳切,小母羊便也真动了心思,在沉默中思索了瞬间后,那十岁的女娃深叹了一口气,冲赵狗带又说了一个法子。

    一个连母羊精都没有十足把握的法子。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九品匠师章节列表https://www.biquger.com/biquge/9394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