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官道天骄 灭世医神 桃运村医 霍少的闪婚暖妻 拳镇山河 重生之权力 拼夫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异界火影战记

第52章


    凌晨4:30。n市。

    “我要走了二喵。”

    “喵喵”

    “我真的不能带你,你在家要听话,这样才会有肉吃。”

    二喵不吭声,黑暗中睁着一双明亮的眼睛渴望的看着夏初。看的夏初非常非常舍不得。但是……

    “我是偷跑,不能带你,他们不会亏待你的,听话。”夏初抱起二喵,狠狠的在怀里搂了一会儿。

    大院里一片寂静。昏暗的路灯撒着微弱的光芒,夏初打开房间的窗户,看了看四周的情况,确定没有人经过,做了一个深呼吸,轻轻攀上窗户。夏初站在窗户上,和二喵挥手再见。二喵很乖的不吵不叫,也不跟着,只是端坐在地上,仰着小脑袋,睁着圆圆的眼睛看着夏初,像是在说,“主人主人,你一定要回来接我。”

    夏初依依不舍的关上窗户,踩着窗棂,慢慢蹲下,右脚往下踩上空调的室外分机,直到整个人站在空调上。看着眼前黑乎乎一片的窗户,夏初小心翼翼用手撑着空调,脚蹬着墙壁吃力的慢慢下移。在军校学的那点儿攀岩本事终于派上了用场,虽然已经非常的不熟练。

    脚终于踩到了一楼窗户的窗棂,双手已经被空调外沿磨得生疼,松开手,跳下窗棂轻轻的落地。拍拍手站起来,夏初对着窗户喃喃自语道“爸、妈,我知道你们舍不得我,但是不看见他完好无损的样子,我如何也不能放心,请你们体谅,对不起。”夏初对着窗户深深鞠躬,马上警惕的看看四周,在凌晨微弱的光线中撒腿就跑。

    一路不停歇的跑出大院,门口放哨的战士开门让她出去,不自主的多看了她几眼。夏初匆匆穿过马路,米谷坐在马路对面的出租车里,开着窗户对她挥手。

    “怎么这么慢?”转而对司机师傅说“麻烦去机场,谢谢。”

    夏初钻进车里,呼呼的喘着气,“警卫都在,我我,我从后面跳窗户出来的。”

    “跳窗户?”米谷吃惊,“夏初,你可真豁的出去,就不怕再也回不来?”

    “不可能,知道我这叫什么吗?”

    “哼,恃宠而骄。”

    夏初笑的灿烂,“答对了。赏你一块巧克力。”说完将刚剥开的费列罗塞进米谷嘴巴里。

    两个人定了6点的机票飞g市。夏初一刻也不能等,头天晚上刚刚得知梁牧泽安全回来的消息,当时就和夏将军商量要回g市,可是领导说什么也不同意。任凭夏初怎么说好话也不为所动。从头到尾说的最多的就是“不行,没商量。”

    迫于无奈,夏初只能偷跑了,她打算看完梁牧泽,就回来认错。

    夏初和米谷一人捧着一杯热可可,坐在候机室里候机。

    “你就这么走行吗?你妈好不容易盼到你可以休假。”

    米谷喝了一口烫嘴的可可,“没什么不行啊,反正她已经习惯我常年不回家了。”

    “其实,你没必要跟我一起走的,你在家多陪陪阿姨和叔叔才对啊。”

    米谷耸肩,盯着可可,半天不再说话。过了好久,夏初站起来,将两个空杯子扔进垃圾桶。米谷憋了近一个星期,终于忍不住的问夏初,“裴俞,他到底怎么了?”

    裴俞。这个名字一直压在夏初心里。这两天没日没夜的胡思乱想,甚至做梦梦到裴俞对着梁牧泽开枪,让她从梦里尖叫着惊醒。

    “不知道,我不愿意相信他是坏人,米谷。”

    “会是坏人吗?他笑的那么好看,那么温暖,怎么会是坏人?”米谷眼看着玻璃窗外雾气弥漫的天空,喃喃的说道。

    夏初沉溺在自己的想法里,完全没有注意到米谷此时是一副如何落寞的神情。

    准备好早餐的兰梓玉,上楼叫夏初起床,可是敲了半天都没有动静,推开门发现被子叠的整整齐齐,没有赖床不起的夏初,只有一只猫咪,伏在被子上慵懒的眯着眼睛。

    兰梓玉手里拿着一张纸,慌慌张张的从二楼跑下来,嘴里一直喊着“坏了坏了,老夏,坏了啊!”

    “什么坏了?大清早的。”夏将军坐在餐桌前,没有回头,继续翻看着报纸。

    “啪!”兰梓玉把信拍在桌子上,“都是你,非摁着不让她走,现在好了,偷偷跑了,你满意了?”

    夏将军放下报纸,拿起信纸看了看,气愤的扔在桌子上。“哼!”

    兰梓玉无神的坐回椅子,喃喃的说“她现在翅膀硬了,会反抗,会离家出走,老夏,你说,她会不会不要我们了?”

    “她敢!”

    从机场出来,夏初说要先送米谷回家,自己再回特种大队,可是米谷说什么也不同意,非要跟着她一起去特种大队。夏初拗不过她,只能带着她一起。可是夏初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米谷一定要去特种大队?她这一路都神情恍惚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夏初忽然发现,对米谷的关心太少。这些天总是担心梁牧泽,每每打电话见面总是三句话不离梁牧泽,完全没有注意到米谷那种不自然的笑。她在想什么,在担心什么。作为米谷的好朋友,她竟然完全回答不上来。实在是,太过分了!

    “对不起,米谷。”

    米谷收回看向窗外的眼神,茫然的问夏初“为什么道歉啊?”

    夏初搂着米谷,“这些天一直想着梁牧泽,完全把你晾在一边,彻底忘了你也是因为危险才被送回来的,对不起,对你的关心太少了,我错了。”

    “傻瓜,说的什么话。”米谷扑哧笑了出来,推着她的脑袋说“梁牧泽执行任务,你担心是应该的啊,没工夫我也是人之常情,再说,我也没事啊。”

    “真的吗?那你为什么总是一副想哭的表情?”

    米谷摸着自己的脸,不自然的笑说“我的表情看起来,很想哭吗?”

    夏初点头。“你看,你连笑都特别假。”

    “哈哈,哈哈,你想多啦,哈哈……”

    “现在更假,米谷,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没什么。”米谷摇头。

    “是裴俞吗?”

    “不是。”米谷快速而有些慌张的回答。

    夏初不说话,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米谷,似是要看穿她的心一样,盯得她感觉越来越别扭。“好啦好啦,我只是觉得,裴俞不像坏人,即便是,我想,也应该有苦衷的吧。”

    夏初拉着米谷的手,紧紧的握着,她们想的是一样的。但是没有人给她们答案,只能自己乱猜,猜来猜去不敢确定,却又怕是真的。

    出租车将她们送到山下。付了车费后,夏初对米谷调皮的笑笑说“米谷同学,很久不爬山了吧。”

    米谷指着弯弯曲曲的盘山路,一脸的不敢相信。“你可不要告诉我,剩下的路要走上去?”

    夏初摊手。“很抱歉,你又猜对了。”

    “不要吧……”米谷忧愁的大喊,走上去,大概会走成傻子的吧。

    “走啦走啦,是你自己要来的,就当锻炼身体好了。”夏初坏心眼的没有告诉米谷,这里经常有巡逻车出现,巡逻车会把她们带回大队。

    果然,走了没多长时间,就有一辆敞篷越野由远及近,待车上抹着油彩扛着抢的战士看清来人是谁后,赶紧敬礼说“夏军医,您回来了,上车吧,中队长昨天刚刚回来。”

    “谢谢。”夏初笑着点头,拉着米谷一起上车。

    车子启动,颠簸着前行,米谷一颠一颠的说“你早就知道吧,故意不说。”

    夏初对着米谷抛了个媚眼,而后问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战士,“这次没有人受伤吧?”

    “嗯也有,不过都不严重,都是轻伤,不碍事。”

    “哦哦,还好,呵呵。”

    “夏军医放心,中队长没伤,皮外伤都没有,完好无损的回来了。”

    夏初特别不好意思的笑笑,又继续问“对了,任务结束了,现在能说到底是什么任务了吗?”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中队长和其他执行任务的兄弟们这会儿还没放出来,估计要到明天了。”

    “又关?”

    米谷听得糊里糊涂的,拉拉夏初的袖子,“关什么?”

    “他们执行完任务回来,都要关个一两天,美其名曰是怕他们杀红眼闯祸,其实都是特种军人了,谁还没个自控能力?要我说,这关人就是多此一举。”

    “行啊夏初,这中队长夫人还没有走马上任呢,到开始抱怨特种大队的规章准则了,够气魄。”

    前面两个战士在偷笑,被夏初清楚的听到。夏初佯怒推米谷,“严肃,这是严肃的地方。”

    “我没有不严肃啊。”

    夏初和米谷到了特种大队,正好赶上梁牧泽紧闭结束,夏初站在门外。看见太阳下的梁牧泽,迷彩袖子挽起,露出一截小臂,衣领随意敞开着,脚上的军靴连鞋带都没有系好,邋里邋遢叼着烟卷,从禁闭室大摇大摆的出来。一副痞子样,看着就不像是什么好人,可是却帅的惊心动魄。夏初的心,一下子跳漏了好几拍。

    他身边还跟着一人一直在喋喋不休的说话,梁牧泽一直低着头听着。那人说的正兴奋,一抬头看见不远处的两个人,愣愣的拉住梁牧泽,指着前方说“那不是,夏初?”

    梁牧泽似是不相信,慢悠悠的抬头,眯着眼睛看着前方,好半天脸上才绽放出一抹难以这遮盖的笑容。笑容是那么的灿烂,夏初的眼睛几乎要被灼伤一般。

    梁牧泽扔了烟头,迈着大步走向夏初。她的眼泪在他的一步一步中,如断线的珠子一般,滑落不止。几乎以为,他已经不在了;几乎认为,再也见不到他了。知道他平安无事的瞬间,她如被一只手紧紧扼住早已失去正常律动的心脏,又恢复像往常。迫不及待的想看见他,想亲眼确认他没有伤,没有流血。

    看着那个身影越来越近,夏初想说些什么,可是张张嘴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一片阴影压过来,他就那样,毫无顾忌的,在特种大队的大院里,紧紧的抱住了他的夏初,把她的头摁在自己胸膛。

    “你回来了,太好了。”

    “夏初,我答应过你,绝对不会食言。”

    夏初泪如雨下,说不出话,只能不住的点头。

    米谷双手插在牛仔裤口袋,脚下踢着小石子,嬉笑的看着“久别重逢”的言情戏码,顺便看看周围战士们那种兴奋的神情。第一次进特种部队,感觉,还真和想象的不太一样。想象中,这里应该是不苟言笑,每个人都应该是神情木然,整个大队像是被一片乌云遮盖,到处阴郁,甚至会很血腥。

    “怎么回事?”

    忽然一声打雷似的喊声,吓得米谷一个激灵,就看见一人黑着脸站在不远处,掐着腰,穿着常服,肩膀上是四颗星,看起来就一副不好惹的样子。

    梁牧泽有些不甘愿的松开夏初。董志刚还站在远处不动,继续骂道“你赶紧给我滚,别在这丢人现眼,一回来就不消停。”

    整合梁牧泽心意,拉起夏初就走。夏初则是有些茫然,大队长居然没有冲过来把他俩捣腾散伙?

    “大队长怎么不找你麻烦?”

    “你爸那关都过了,他还能说什么?”

    “对了,我爸都跟你说什么了?私刑了吗?动手了吗?”夏初越问越激动,恨不得跳起来的样子。

    “还好,比较,嗯,客气。”

    “夏初,你不要我了吗?你真的真的不要我了吗?”

    米谷的声音,幽怨的传进夏初的耳朵。太激动,她几乎把米谷给忘了,赶紧松开梁牧泽的手跑到米谷身边,一脸的忏悔,拉着米谷,“我错了,真的错了亲爱的。”

    “喂,你喊她什么?”一句亲爱的彻底戳中了梁牧泽的死穴,都没有这么亲热的喊过他,居然可以叫一个不相干的女人,亲爱的??!!!

    米谷揽着夏初的肩膀,仰着脖子挑衅的说“怎样?不乐意啊?”

    夏初扯扯米谷的袖子,轻声说“行了行了,先回去再说。”

    梁牧泽就用那种特别不善的眼光,恶毒的瞪着米谷。说实话米谷心里有点儿颤,但是有夏初在身边,她也不怕他什么!

    回到夏初的小房子,米谷放下行李钻进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正听见他们两个在客厅的对话。

    “现在能说吗?”

    “他不是坏人。”

    “真的?我就知道。”夏初的声音里透着丝丝喜悦,米谷吊着的心也终于放下,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他受伤了,在医院。”

    “什么?裴俞受伤了吗?严不严重?有没有危险?在医院吗?哪家医院?”米谷就那样焦急的冲出来,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梁牧泽和夏初都被她突如其来的作为给搞懵了,惊呆的看着她气喘吁吁的模样。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军装下的绕指柔章节列表 https://www.biquger.com/biquge/9121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