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官道天骄 桃运村医 灭世医神 霍少的闪婚暖妻 拳镇山河 重生之权力 拼夫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异界火影战记

第41章


    挂着g特牌照的怕罗杰被小区的保安拦下,车窗降下,保安看见了副驾驶的梁牧泽马上升起挡杆。

    董志刚看着窗外的花园建筑,对房价他实在没什么概念,但是他可以肯定,这小区房价一定不便宜!!踢了踢副驾驶的椅背,“你小子动作够麻利啊,已经打入内部了。”

    梁牧泽不说话。车子在他的指挥下停在了大厦下面。大厦的管理员透过玻璃门看见了梁牧泽,笑盈盈的把大门打开,董志刚皱起眉头。

    站在自家的大门前,梁牧泽摩挲着钥匙,最后还是选择摁门铃。

    开门的是兰梓玉,门口是位穿着军装的年轻人,眉宇间英气十足,身材高大,恭恭敬敬的对她说“阿姨好。”

    “牧泽?”兰梓玉有些惊喜,咧着嘴巴开心的笑,眼角出现几丝鱼尾纹。

    被梁牧泽挡住的董志刚眉头皱的更深了。琢磨着梁牧泽不仅打入内部,还把未来丈母娘拉回了自己阵营,目前这状况已经是2比1完胜夏副司令……

    “这是我们大队长。”梁牧泽让开一步,介绍说。

    董志刚立正敬礼,“嫂子,我是董志刚,夏副司令是我以前的老领导。”

    “哦小董啊,快进来快进来。”兰梓玉眉开眼笑的迎着两个人进门。跟在最后面的司机搬了一些礼品放在客厅,敬个礼离开。

    梁牧泽进了屋就四处看,董志刚“啪”一巴掌拍他脑袋上,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即又对忙着泡茶的兰梓玉说“嫂子您别客气,白开水就行。”

    “那不行,回头老夏知道我没有好好招待他的老战友,肯定批评我。”

    兰梓玉泡茶的手法比夏初更娴熟,味道纯正。梁牧泽品着这杯味道更胜一筹的龙井茶,却不似夏初泡的那样让他欲罢不能。

    “夏初不在家?”董志刚问道。

    “她今天值班,一大早就去医院了,唉。”兰梓玉叹气,她来了这么多天,夏初每天都上班,根本没时间陪她。

    “医院的工作是很辛苦。”

    兰梓玉点头,而后看这梁牧泽说“前几天刚和你妈妈通过电话,还说起你来着。”

    董志刚端着紫砂杯子的手顿住了,疑惑的盯着梁牧泽,又看看兰梓玉。

    “她说,等正月过去,就来看看。”兰梓玉看着梁牧泽沉稳不爱说话,自信,却又不是张扬跋扈,真是越看越喜欢。

    董志刚越琢磨越觉得,这事有点儿不对劲。怎么这双方家长还认识?既然认识老连长为什么还这么反对?

    兰梓玉看着董志刚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笑着解释说“牧泽的母亲和我是朋友,认识很多年了。”

    董志刚点头笑,微微转头瞥了梁牧泽一眼。瞒,就你能瞒!!!

    “夏初来g市的时候,无依无靠,就把这房子借给夏初住,牧泽,多谢你这半年对夏初的照顾。”

    “噗。”董志刚一口茶全喷了出来,直直对着梁牧泽的脸。

    梁牧泽条件反射的闭上眼睛,看不出喜怒的脸上挂着水珠。

    “嫂子,你说啥?”

    兰梓玉有些犯愣的看着两个人,怎么想都觉得自己没说错啊?“我说,谢谢牧泽照顾夏初……怎么了?”

    “嫂子的意思是,夏初住的房子是梁牧泽的?”两个人住一起?住一起?同居?难怪老连长这么生气,换成是我,生扒了他的皮!!!绝不轻饶!!!

    “阿姨,我去洗把脸。”梁牧泽瞪着董志刚,冷着声音说。

    气氛很尴尬,董志刚不理梁牧泽,梁牧泽也不待见董志刚。他们只留了20分钟左右就离开了。一路上,谁也没搭理谁,车里的温度能降到冰点,司机一路战战兢兢的开着车,一句话也不说,生怕说错挨骂关禁闭。

    夏初不想让兰梓玉走,她也舍不得女儿,只能把夏将军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扔在n市,任凭他每天打电话催她回去,她也不为所动。

    终于到了夏初休息,三天时间,她带着兰梓玉在g市和周边的景区转了转,拍拍照,尝尝小吃,三天时间如流水一般哗哗流过。之前盼着放假的日子是多么难熬。可如今,美好的时光总是飞逝。

    兰梓玉要走了,夏初不敢哭,怕老妈担心,笑嘻嘻的楼着她的肩膀开玩笑说“如果不是因为领导同志离不开你,我就不让你走了。”

    “g市就那么好吗?苦也吃了,罪也受了,特权也没了,该回去了吧?”兰梓玉抹着眼泪说。

    “你别这样妈,才半年,善始善终,最起码够一年才能走啊。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兰梓玉叹气,不再说什么,接过行李上了飞机。

    飞机刚开始滑行,夏初嘴一咧就哭了出来。分别的时候总是有太多不舍得,总是会很难过很难过。

    节后七天假期过去,夏初回到医院,第一件事儿就是被主任喊到办公室。

    “借调?调哪儿?”

    “特种大队。”

    是不是梁牧泽的主意?是不是?不可能啊,他没这么大的本事把她从军区医院借调到特种大队……

    “主任,我能问,为什么要借调吗?”

    “小夏啊,”主任叹气说“你要知道,这特种大队是军区直属,特种就是特殊、特权,他们要人是不需要理由的,提名点姓的让你去,那里的条件虽然比不上咱们医院,但是军人就要服从组织安排。更何况,你的男朋友不是也在特种大队吗?平时分多聚少,这是多好的机会啊。”

    “那要多久?”

    “不清楚,要看他们那边怎么说。”

    夏初垂着肩膀走回办公室,总觉得这事儿不简单,为什么要借调?从没听说过特种大队借调医生,而且那么多医生为什么偏偏借她?

    “嗨,说是组织安排,谁知道是不是她自己的主意呢,人家有权有势,男朋友是特种军人呢,这么着急见面,直接结婚不算了?丢人。”

    “你声音小点儿,万一被她听见了。”

    “听见怎么了,就是让她听的,有什么呀?切,我就说了,她能怎么样?”

    夏初翻翻眼皮儿,推门进去,办公室里瞬间无声了。夏初走回自己的座位开始收拾东西。林欣瞟她一眼,又瞟一眼,接二连三没完没了。

    “有事儿吗?”夏初停下手中的动作,盯着林欣说。

    林欣摇头,眼看向别处,“没有。”

    夏初不想和她计较,继续收拾东西。领导说,今天就要去报道,大队有车来接,她的行李还没有整理,还要回家收拾行李,还要带着二喵,带着猫粮、茶叶、书、电脑好多东西,还要给米谷通报一声,免得她回家吃饭却吃到闭门羹。好端端的来什么借调,生活全乱了。

    把桌子上要带走的东西收拾干净,夏初脱了白大褂穿上军装,走到门口还是觉得有点儿憋屈,又拐回来走到林欣身边,似笑非笑的说“羡慕我呢你就明说,我不会介意,嫉妒也可以明说,我也不会在意。但是你背后说坏话,我会很介意。既然你这么不服气,去找领导说啊,换成你就行了。”接着,夏初有故作吃惊的继续说“哎呀,好像不行呢,你没有男朋友在特种大队,也没什么权利和势力,估计应该不可以吧。”

    特种大队在大门上拉了红布条,写着“欢迎夏医生莅临指导”。夏初看着这几个字哭笑不得,她算什么莅临指导,还不是他们大队领导一句话,她就麻利儿背着没囊一秒都不敢耽误的跑过来,连为什么都不知道。

    车子直接把夏初送到医疗室。门口站了很多人,夏初傻了。不至于吧,拉个红布条意思意思就行了,还真来这么多人列队欢迎啊?

    夏初从车里下来,赶紧整理身上的军装,带上帽子,立正敬礼。“领导……这……”

    董志刚看着她紧张的样子,赶紧安慰说“别在意啊,也别紧张,他们都是来凑热闹的,我说来接你,这些人脚底抹了油一样都跟了过来,这荒山里的部队啊,就爱看热闹,就想过来瞅瞅姓梁那小子的小对象。”

    夏初把头埋得低低的,小声说“上次体检不都见了吗?”

    “没说吗,就爱凑热闹。哈哈。”董志刚不管夏初还不害臊,扯着嗓门喊道。

    “小夏,别不好意思,如果这梁牧泽以后欺负你,咱大队绝对不饶他。”一个上校,脸很黑,嗓门很大。

    接着大家七言八语的说着,个个都说要做夏初的娘家人。梁牧泽站在最后面,夏初在车上就看见他,一脸的不高兴,现在是脸色更臭。自己来了他就这么不高兴吗?装的高兴一点儿也不行吗?又不是为你来的,摆什么臭脸?!!

    李政委看着夏初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赶紧制止说“行了行了,开会开会,小夏啊,这是军医小薛,这段时间你就跟着他吧,你们应该认识了吧?”

    夏初点头。偷瞄了一眼梁牧泽,还是臭着一张脸,眼睛牢牢的盯着她。领导们都走了,原地只留下三个人。军医看看左右形势,一声不吭转身就走。

    董志刚走了老远,一回头看见梁牧泽还站在原地不动,张嘴就要喊,却一把被李政委拦住。“都快走了,你就让他放放风吧,他这两天脸臭的跟茅坑一样。每个人都跟他有仇一样,搞的整个大队人心惶惶的。”

    “老李,你是了解我的,我可没有棒打鸳鸯,我是为他好。”

    “你是欺软怕硬吧?!”

    董志刚听了立马炸毛,恨不得吼破嗓子,“老子天不怕地不怕,老子行得正站得直!!”眼瞪得跟牛似的,眼珠子恨不得破眶而出。

    看着人都走远了,方圆内没什么人影,夏初走到梁牧泽面前,从她下车到现在,他几乎没有动。

    “你怎么了?”

    “没事。”声音干脆,气息不稳,不是生气就是恼火。

    “不是我自愿来的,我也是今天到了医院才知道要借调过来,谁知道你们大队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夏初皱着眉头,声音有浓浓的不高兴。

    “他神志不清。”

    “……”

    梁牧泽长出一口气,对着医疗室的大门喊“夏初借我用一会儿!”

    “随梁中队便。”薛军医的声音传出来,可是没一会儿又赶紧跑出来说,讨好的笑着说“那什么,别让大队长看见,我这不好交差。”

    梁牧泽拉着夏初绕过医疗室,医疗室是大队最偏西的地方,后面是一片林子,空空的还未开发,是个约会的好地方。但是这大队上,貌似也没什么人可以约会。

    踩着干枯的树叶,发出吱呀的声音,林子里除了这个没别的声音。梁牧泽忽然转身,没抬头的夏初一脑袋撞到他的下巴,特别实在。

    “你到底怎么了?我没惹你吧?”夏初揉着脑门,看着他冷若冰霜的模样,觉得特别委屈。

    梁牧泽神色缓和了一下,拉开她捂着头的手握住,另一只手抚上她的额头,轻轻揉着,温柔至极。“我待会儿要走。”

    “走?”夏初吃惊,“走哪儿?”

    “空降师,老董把你借调来,把我借调走。”

    “为什么?”

    “别问为什么了,我不在的时候,好好照顾自己,不过这大队不是你们医院,没人敢欺负你。给你分了一套房子,等会儿有人领你过去。空降师离大队不远,有事情就给我打电话,我马上就能回来。”他一面交代着,手劲儿更大的拉着她的手。

    “你们,这是唱的哪出戏啊?”夏初茫然,无缘无故把她调来,她就不明白自己一个心外科医生,来特种大队有什么用?跟交换一样,她来了,把梁牧泽换走了,这明显不想让他们俩在一起嘛,既然不愿意为什么把她借调来?难道……“是裴俞吗?”

    “没有。”梁牧泽低下头,拉近脸与脸的距离。

    “别,这现在也是我的地盘了,我怕丢人。”夏初身子往后撤,可是他的手揽住她的腰,她根本无处可躲。

    梁牧泽压低了声音,“跟我在一起丢人,嗯?”

    “你不是要走吗?我送你,走吧走吧,嗯嗯。”夏初才不愿意在特种大队这个到处按着监控摄像头的地方和他卿卿我我,万一被拍到,真的没脸见人了。

    梁牧泽站好,微微侧着头往右上方看。夏初心里一沉,该不会……转向他目光所在的方向,眨着眼睛找了半天,也不明白他到底在看什么。

    “看什么?”

    梁牧泽挑起一边嘴角,看着树杈,“信不信,老董正看着咱俩。”

    “什么?”夏初震惊了,这这可怎么办?想挣脱他的钳制,可是他的手牢牢握住她的腰,不松分毫。脸上的神情有得意,也有炫耀,似是在挑衅的对那枚隐藏很好的针孔摄像头说,随你怎么折腾,我们就是不分开,死也不分开,看你能怎么样。

    监控室里,董志刚快要气炸了,旁边一个小战士实在憋不住噗哧笑了一声,声音已经压得很低,可还是被董志刚听见了。

    “越野10公路,准备。”

    “是。”小战士哭丧着脸,跑着出门。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军装下的绕指柔章节列表 https://www.biquger.com/biquge/9121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