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外挂太逆天了 > 正文卷 第三十七章 大战落寞

 推荐阅读:灭世医神 掌家小农女 重生之宝瞳 吃鸡之击杀升级系统 重生之花好月圆 桃运村医 秀才家的俏长女 武侠之长生路 欢乐神农

正文卷 第三十七章 大战落寞


    “走?你们一个都走不了!”

    一股冰冷的杀意瞬间将张日辉和张海烈给笼罩住。

    “这股气息,是半步筑基境强者!”

    张海烈浑身一颤,难以置信。

    显然做梦也没能料到,会有半步筑基境的强者掺和其中。

    在他的计算之中,九大家族最多也就只能请都动一两位练气境第九层的强者而已。

    九城郡毕竟归大锦王朝统摄。

    山门修士不可能冒险干预。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若不是张日辉曾在青山宗做内门弟子时,揭穿了宣红仙子卧底的身份。

    九大家族最多也只能请动下山虎而已。

    不可能请出即将筑基的暗魔城真传弟子毕曲尘。

    在这股杀意的锁定下。

    张日辉更是不不堪。

    冷汗瞬间流了下来。

    面色苍白如菜,在对方的杀意锁定下,张日辉只感觉心跳近乎停滞,呼吸都变得困难。

    仿佛坠入冰窟一般。

    “你们走!”

    来自雪狼佣兵团的黑衣冷峻男子,突然爆喝一声。

    右手狠狠一握,黑色的火苗融入到拳峰之中,凶猛轰出。

    这是一门极强的人阶上品武技。

    大日黑炎拳!

    一拳轰出,如同一轮黑色大日镇压而去。

    焚烧万物,周围的温度瞬间攀升无数,试图燃烧周围的‘毕都镯’释放出来的毒烟。

    对此,来自暗魔城的毕曲尘嘴角浮现一丝冷笑。

    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直到黑衣冷峻男子的拳头临近身体三尺时。

    方才一拳迎了出去。

    法器毕都镯瞬间涌现出无数浓郁的黑烟。

    拳头上毒烟直冒,拖曳出深邃的黑色光尾。

    顿时间,草木枯萎,青石崩碎。

    以不可一世的姿态狂轰了上去。

    “轰!”

    拳头与拳头结结实实地碰撞在了一起。

    黑炎与黑烟地光茫交织在一起。

    不断地碰撞炸裂,溅起一朵朵烟花般地爆炸气流。

    “不好!他是在利用王坤杨的拳焰,将毒烟扩散到整个张家!”

    张海烈脸色骤变。

    看出了毕曲尘的用意。

    心神一颤。

    一掌拍在了张日辉身上。

    想将他推走。

    “银老哥,带他去部堡郡!”张海烈神色交集的对银伯吩咐道。

    “不!爹!”张日辉神情近乎绝望。

    紧紧的拽着张海烈的手臂,“爹,要走一起走!”

    “走?你们谁都走不了!”毕曲尘冷笑,狂傲道。

    拳头猛然前推。

    嗖!

    只瞬息间。

    练气境第十层雪狼出身的职业佣兵王坤杨化为了一团黑雾。

    黑烟更是已经将整个张家笼罩。

    一些弱点的修士,已经开始全身渗血,身体腐烂了。

    “当日你害我的宣红妹妹,今日我毕曲尘便屠你张家满门!”

    毕曲尘神色狰狞,面露一丝残忍道。

    “宣红仙子?你是她什么人?!”

    张日辉大惊,不可置信的同时,又有些明悟。

    终于想通了为什么张家会招惹来一位半步筑基境的强者。

    原来是这个原因。

    “她是我什么人?我是她的爱人!爱人你懂吗!?

    而你却杀了她!

    不过,很快我就会杀光你们全家,为她报仇!”

    毕曲尘残忍道。

    说着,一步步向着张海烈父子走去。

    此时此刻,偌大的一个张家已然如同人间炼狱。

    毒烟蔓延,横尸遍野。

    事情更是已经成为定局。

    今天,谁都走不了。

    “一切都结束了。”

    张海烈面露颓废,紧紧握着张日辉的手。

    “爹,孩儿不孝,又给您惹麻烦了。”

    张日辉眼角含泪,愧疚道。

    若不是因为他,张家绝对不会招惹到毕曲尘这样的强者,也不会有今日之劫难。

    “错不在你,孩子。”张海烈摇摇头,闭上了眼睛。

    同时不忘将张日辉和银伯,以及幸存的族人护在身后。

    “不错,还知道放弃抵抗,既然如此,便让你们少点痛苦吧。”

    毕曲尘轻轻抬手。

    极为不屑。

    这样的仇人,抬手就能覆灭。

    实在是太没挑战性了。

    “死吧。”

    抬起的手掌微握,毕曲尘嘴角上扬。

    可就在张家所有人都闭目等死之时。

    “噗。”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

    下一刻,便是撕心裂肺的撕吼。

    “不!我的手臂!”

    是毕曲尘在撕吼!

    顿时,张海烈等人心里一惊,猛然抬头望去。

    却见到了终生难以忘记的一幕。

    只见深邃的夜空中先是一道道雷华显现。

    伴随着电鸣声。

    一轮雷霆大日显现世间。

    紧接着,无数仙辉弥漫开来。

    遍地金莲,祥瑞弥天。

    像是有一位仙人神情淡漠的俯视着芸芸众生。

    而之前不可一世的毕曲尘,则精神萎靡的匍匐在地上。

    刚刚抬起,用来引爆毒烟的手臂,已经离体,成为了一团焦炭。

    突然,天上的仙人动了。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张家所有人,包括张海烈皆感受到了一股恐怖而又摄人的压力倾轧而下。

    所有人法力停滞。

    呼吸急促。

    心脏剧烈跳动。

    “不!这怎么可能!这里怎么会有金丹强者!”

    毕曲尘脑海中掀起了滔天巨浪,心神都在崩碎的边缘。

    如此恐怖的气息,他根本就闻所未闻,就连他那个筑基境巅峰的师父,也没有如此恐怖。

    在他看来,只能是金丹境强者。

    可金丹境强者,又怎么会出没在说世俗之中呢?

    就不怕引起大锦王朝的不满?

    “噗通”

    一声轻响传来。

    毕曲尘腿脚一软,不顾手臂的疼痛,跪拜了下去。

    “恳请金丹大能,饶我一命!”

    他是真的恐慌了。

    回答他的却是一道叹息声。

    紧接着粗如水桶的雷霆,径直劈落了下来。

    几乎瞬间,强大无双,作恶多端的毕曲尘凭空蒸发。

    化为了灰烬。

    而张家笼罩的毒烟,也尽数消散。

    “金丹?大能?”

    张海烈神情呆滞,仍旧沉浸在深深的震惊之中。

    张日辉和银老更是一个劲的咽口水,腿脚发软,不知所措。

    若不是张煜使用法力托着他们,他们早就已经跪了下来。

    “铲除魔修,我辈修士的职责所在,尔等无需大惊小怪。”

    张煜淡漠开口道。

    这一刻,他是真正知晓何为仙凡之别,如同天堑不可逾越了。

    这还只是筑基境中期,借助一门地阶上品武技和妖宠的法术神通,便已经有了如此神威。

    将来成就金丹甚至是元婴。

    那岂不是可以搬山覆海?

    “多谢前辈!!!”

    张家众人齐齐拜去。

    张煜摇了摇头。

    抬头看向上空。

    浓郁的毒烟笼罩,隔绝一切生机。

    张煜眉头微蹙,一指点出。

    运转驱毒术。

    顿时,浩瀚的法力,化作雷霆,如同潮水般激荡而出。

    雷蛇游走,电弧闪烁,仿佛雷泽再现人间一般。

    将张家上空笼罩的致命毒烟尽数驱赶。

    府邸内的众人震惊到了极致。

    这就是金丹强者吗?

    果然强大的离谱。

    居然随意点了一下手指,就化解了宛如梦魇般的毒烟。

    事实上,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金丹强者的手段如何,只是听毕曲尘高喊了对方金丹,便也在心中呼喊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后,张煜低头,落在了不远处的诸葛黑铁身上。

    此刻的诸葛黑铁,面庞漆黑,七窍渗血,如泥一般的瘫软在地上。

    若不是诸葛黑铁,走的是炼体的路子,体魄强大,犹如钢铁,此时早就化作一滩血水了。

    张海烈和张日辉注意到张煜的目光。

    同样也望向了诸葛黑铁。

    面露悲伤痛心之意。

    “前辈,能救救他吗?我愿意献上我张家的所有财富!”

    张海烈眼眸红润,忐忑的对张煜道。

    他之一生,经历了无数劫难,却从来未有如此痛心与紧张过。

    若不是有张煜拖着,此刻他甚至愿意跪下来。

    拿张家的所有财富去换诸葛黑铁。

    因为,这么多年岁月的相处,张海烈早就将其当作是了自己的新生手足兄弟。

    一旁的张日辉和银伯,以及其他幸存者,虽然微惊吗,却并没有太多意外。

    显然对于张海烈的为人极为清楚。

    “不太好救。”

    张煜摇头,眼眸深邃。

    听到这话,张海烈心中咯噔一下,面上神色暗淡下去。

    “不过,能救。”张煜道。

    张海烈骤然抬头,眼睛中闪过一道亮光,激动道:

    “恳请前辈救他!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张煜点点头,走到诸葛黑铁前。

    他其实完全可以早点出来,避免诸葛黑铁和张家遭此劫难。

    却没有出来。

    因为,他想要看看是否还有其他人在埋伏。

    毕竟,此事真若牵连到当初夺取张日辉灵根的那人。

    自己筑基境中期的修为根本就不够看。

    贸然跳出来,只有死路一条。

    唯有在确信周围的确无人后,方才出手。

    不等张海烈几人反应,从怀中取出了一枚大还丹。

    霎时,浓郁的药香布满整个府邸。

    张煜以法力将大还丹的药力炼化,一点点的打入他的心脉,护住他的心脉。

    同时,施展驱毒术为诸葛黑铁驱毒。

    这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很快就结束了。

    片刻之后,

    “咳咳”

    躺在地上的诸葛黑铁,突然动弹了一下,嘴角咯出一丝黑血。

    场上,所有人都心神一颤。

    生怕诸葛黑铁有什么三长两短。

    张煜却收回手掌,面色平静,淡漠道:“他需要多疗养。”

    张海烈瞳孔微张,脸上的肉激动的抖动了一下。

    接下来则是无比的欣喜。

    “前辈,他好了?”张海烈兴奋的颤声道。

    “对。”张煜笑道。

    言落,右手微抬,毕曲尘的身体和他手上的毕都镯,尽数悬浮在空中。

    “作为代价,毕曲尘的尸体和法器,归我了。”

    说完,不给众人开口的机会,身形一闪,化作一条青色游龙,离开了张家。

    “这......”

    张海烈愣愣的看着张煜的背影,久久无言。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人很眼熟。

    很像他的儿子张煜。

    不过,这荒诞的想法,一经产生,便被扼杀。

    原因很简单,在他看来,张煜才二十岁而已。

    二十岁,成就筑基境,就已经是传说了。

    可以载入史册!

    更不要说是金丹了!

    根本就不可能!

    “大哥,我……怎么又活了过来?”诸葛黑铁面色虚弱,迟疑道。

    显然想不明白,一只脚已经迈入鬼门关,他却又苏醒了过来,体内的致命毒素也消散一空。

    “遇到了一位正义之士。”张海烈欣慰道,同时关切开口:“你感觉怎么样?”

    “没事,一切都很好,甚至心脉之中还不明不白的多了一股强大的生命力量,我或许能借此突破到炼体境第十层!”

    诸葛黑铁先是摇了摇头,随即面露诧异,然后神情激动道。

    “借此突破到炼体第十层?因祸得福?”

    张海烈愣了下。

    这一结果,他是真的没想到。

    这就是金丹真人的强大吗?

    不仅保住了诸葛黑铁的性命,还令诸葛黑铁因祸得福,打破了一直以来的瓶颈,即将突破!

    “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

    张日辉神情向往。

    曾经,他也有望成就金丹真人。

    且可能性极大。

    随即,他摇了摇头,笑了起来。

    连遭两次大劫不死,如此人生已经值了。

    ……

    之后,张煜又在张家府邸附近,守足足小半个月。

    确保张家足够安全。

    这期间,张海烈毫无犹豫的选择了搬家。

    去往了更安全的部堡郡。

    投靠到了部堡郡郡守的麾下。

    虽然,张海烈极为讨厌寄人篱下的处境。

    可为了张家上下的安全,却也只能如此。

    因为,毕曲尘身后是一座山上魔门。

    很容易招来暗魔城的报复。

    纵使大锦王朝有法度规定,山上宗门不得插手山下事务。

    可山上宗门真要插手,大锦王朝该给面子还是要给的,多半会选择睁只眼闭只眼。

    与此同时,张海烈还在张日辉的建议下,分给了九大家族一半的利润。

    这令九大家族极为不解。

    就连向来聪慧伶俐的王妙音也一阵纳闷。

    半月前的交手。

    明明是张家完胜才对啊!

    可张家不仅没有任何反扑的举动,反而还让出了一半的利润,更是举家迁移到了部堡郡。

    “按理说,张家取得如此胜利,肯定是要狮子大开口的提条件的才对,怎么会主动让利于我?”

    王妙音想不明白。

    对此,张煜欣慰点头。

    这一结果,自然是他渴望的。

    他有外挂辅助,将来即便是成为列仙也不无可能。

    他什么都不缺,只缺时间。

    只让他悄悄发育十数年。

    他就可以纵横大锦王朝!

    那时候,张家自然无需寄人篱下。

    张海烈显然也知晓这个道理,所以才会如此痛快的投靠部堡郡郡守。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还是见识了金丹大能的神威。

    给他造成了深深的震撼。

    让他知道,大锦王朝的绝对不可能为了一个小小的玉授城大财主,而得罪金丹真人!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我的外挂太逆天了章节列表 https://www.biquger.com/biquge/146282/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