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阴阳鬼妾 > 第十五章 时空置换(十)

 推荐阅读:灭世医神 秀才家的俏长女 桃运村医 红色官途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官道天骄 都市少年神医 权路迷局 官途匪路桃花运

第十五章 时空置换(十)


    空间再次出现了变化,像是一件不为人知得往事一般,在不经意间,妖儿施展了术法,一切变得模糊起来,像是一段奇怪的记忆穿梭一样,而上官若晴却是在其中扮演着不一样的角色。

    “那你倒是救它呀,呵呵呵!”铁头瞟了他一眼,这个才十二岁的黄毛小子,连一杆铁枪都还拿不起,一个人都没杀过,甚至连真正的战场都没上过,居然在这里充当善人,要他放了这只狐狸。

    这顶军帐之中,铁头是老大,下面十来个小兵,个个对他言听计从,原因只有一个,铁头年龄最大,力气也最大,不听话就得挨打。

    但是,这个小鬼的到来多少打破了规矩。他只有十二岁,是这里年纪最小的兵。他不太听话。铁头喜欢捕鸟捕兽,他做了一把弹弓,被他看上的飞鸟没有一只躲得过,他还擅长做各种捕兽的陷阱,每次去林子里从没有空手而归的时候,落到他手里的鸟兽最后都变成火堆上的烤肉,他心情好的时候会分几块给旁边馋得要死的小兵,但条件是小兵们得扮成猴子以及一切他觉得好笑的动物的模样给他看,他高兴了,就赏肉吃。最近天寒,军粮短缺,大军又扎营在拿了银钱都买不到吃食的不毛之地,如今能有肉吃,扮猴子也没什么。

    可是,小鬼从来不扮猴子,把干硬的饼子往热水里泡一泡就是一餐。

    这是铁头不喜欢他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是小鬼的出身,他跟这里的小兵不一样,他的父亲是某地军使,将门之后,他小小年纪被收入军中据说是“上头”的意思,但究竟是何缘故,铁头这种等级的兵士无从知晓,只知“上头”有令,此人无需冲锋陷阵,留在后方做做杂事即可。

    铁头妒忌他。除了不用上战场,他倒也没有别的特权,所以铁头也没有太多忌惮,平日里少不得给他找不痛快,别人挑水只需挑两桶,他要挑四桶,明明已经刷洗过的马圈,铁头总要他再刷一次,军帐中他的床褥是最薄的,夜里总是会冻醒。

    他们还有一个任务,就是掩埋从前方运回来的兵士的遗体。

    两军交战,血洒疆场,太多人站着出去,躺着回来,许多人连个全尸都保不住。铁头欺他年少见识少,总是把最血肉模糊的遗体交给他去处理,铁头希望从他的恐惧中寻开心。

    在军令上,他从不违抗铁头,好几次他独自用板车拉着残缺不全气味难闻的遗体去林子里指定的地方掩埋,每次他的手都是抖的,但每次他都会把这些曾经的同僚们埋葬得妥妥当当。夜里,铁头故意在军帐中讲一些吓人的传说,他假装听不到,半夜里却不敢出去尿尿,硬憋到天亮。

    毕竟,现在的他只有十二岁。

    他从来不跟铁头他们起正面冲突,但这次不行了,因为这只狐狸确实有点古怪。

    它是昨天被铁头从林子里带回来的,装在他用铁条做的笼子里,脖子上还紧紧套着一根麻绳。大家都说没见过这种颜色的狐狸,白的,红的,黑的都见过,就是没见过半白半黑的,从鼻尖到尾尖,一条清晰的分界线,它的眼睛也奇特,灰的,像弥着一层浓浓的雾,透着淡淡的光。

    有人开玩笑说,这一定是从哪个懒人画师的画里跳出来的狐狸,画师本来想给它画成黑色,结果画一半就懒得画了。

    它蜷缩在狭隘的铁笼里,对外界的戏弄毫无反应,只偶尔会动动蓬松的大尾巴。

    这次,铁头不打算把它烤来吃,他说难得抓到一只狐狸,颜色虽然怪了点,难得皮毛还光滑,尤其尾巴特别漂亮,干脆把它献给夫人吧,前些时候听夫人身边的侍女说夫人一直想要一条漂亮暖和的狐尾围脖。

    夫人是王爷娶的第三个妻子,善歌舞音律,王爷宠她,连外出征战也要将她带在身边,若能得夫人欢心,何愁没有晋升之路。

    馋嘴的家伙们说既然只是献上狐尾,何不就地宰杀,先烤了它的肉来吃,再将尾巴献给夫人。铁头拒绝,说最好的皮毛是要在狐狸断气前取来,他要当着夫人的面断了狐狸的尾巴献给她,这才显得用心。

    他们讨论这些的时候是非常开心的,狐狸睁着灰色的眼睛,从铁笼的缝隙里望着这群为它定好命运的人。

    “没有围脖,夫人也是冻不死的。”角落里,有人这样说。

    讨论戛然而止,铁头拨开人群,看着这个坐在角落里默默擦着头盔的小鬼:“你再说一次?”

    “放了它吧,怪可怜的。”他继续擦头盔。

    一杯凉水泼到他脸上,铁头把杯子一扔,恶狠狠地瞪着他:“你再说一次!”

    杯子四分五裂,狐狸的身子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他拿袖子蹭了蹭脸,央求的说道:“请放了它吧。”

    铁头硕大的拳头骤然捏紧,所有人都以为乱说话的小鬼要遭殃了,但铁头最终松开了拳头,不怀好意地笑道:“那你倒是救它啊,呵呵呵。”

    闻言,他放下头盔,起身便朝笼子那边走。

    一条粗壮的胳膊拦在他面前,铁头冷笑:“你以为走过去打开笼子就可以了?”

    他看着铁头,冷声喝道:“不然呢?”

    铁头一口气噎住,气急败坏道:“打赢我,狐狸就归你,否则,就别怪我了。”

    众人噗嗤笑出来,这种比试根本毫无悬念啊,铁头随便一拳就能把这个纤瘦的孩子打成肉酱。

    他这才站定,一脸坚定的望着铁头,缓缓地开口说道:“好,我打,但是,我们不能在这里打。”

    凸出的尖地像一颗兽牙,下面是不见底的深谷,寒风吹过时会发出呜呜的声音。

    他拿了一根小棍,在离尖地边缘不到三米的地方划了一条长长的线,扔掉木棍,他站到线里,对铁头道:“就在这儿打,摔下去的,或者踩出线外者,算输。”

    众人簇拥着铁头站在线外,面面相觑,这小子不要命了吗?这还有什么悬念?

    装着狐狸的铁笼作为奖品,放在旁边的大石上,狐狸睁圆了眼睛,一直盯着那个孤身站在寒风中的少年。

    铁头皱了皱眉头,嘴里说好,脚下却始终没挪动一步。

    他们管这里叫棺材谷,因为下头的深谷太深了,谁掉下去都是没有活路的。

    他又从怀里扯出一根布条,把自己眼睛蒙上,这才继续说道:“我们蒙着眼睛打。”

    铁头一愣,脱口而出:“小兔崽子你这是疯了吗?”

    他活动了一下手腕脚踝后,说道:“你打还是不打?不打也是认输。”

    “大哥,你可得留神,摔下去可不是开玩笑的。”有人在铁头身旁小声说。

    “但是大哥你不去的话,不就是承认输给小鬼了?传出去会被笑话吧?”也有人这样说。

    铁头一跺脚,说:“行!我就跟你打!我堂堂铁头大爷还能输给你这小鬼!”

    “好!还是大哥有气魄!”

    “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臭小子!”

    身旁的人就在这个时候沸腾起来。

    铁头大步走到他面前,一咬牙也拿布蒙上了眼睛。

    一大一小,两个身材跟体力都大大悬殊的人在一块危险的范围里动起了拳脚,铁头每一招都蛮力凶猛,他打起架来什么都不想,只想赢。但今天的小鬼跟往常不一样,不管他怎么用力都碰不到他的身子,每次循着他的气息扑过去,总是一个空。

    观战的人也是今天才知道,这个平日里沉默寡言的小崽子的身手居然如此敏捷,他没有铁头的力气,但他有铁头没有的灵巧,左闪右避,并能适时还击,没多大会儿工夫,铁头已经挨了他好几脚。

    就在众人大声给铁头加油的时候,他突然高高跃起,一脚踢在铁头的心口上,力气虽不能说太大,也足够让这大块头连退几步,眼看着一只脚就要踩空,身子也不由自主地向后倾斜。

    “大哥!”众人惊叫。

    一只手突然拽住了铁头的手,他用力朝反方向斜过身子,硬是稳住了铁头的平衡。

    铁头猛摘下布条,回头一看,惊出一身冷汗,没有想到对方这么强。

    他保持着这个姿势,对铁头道:“你输了。”

    铁头慌忙朝里头挪了好几步,脚一软,差点跪在地上。

    他喘着粗气,摘下布条,回头看了看目瞪口呆的众人,一言不发地朝铁笼那边走去。

    几个人跑过来扶住铁头:“大哥你没事吧?”

    铁头回过神来,没好气地冲他们吼:“我能有什么事!滚开!”

    “但是那狐狸已经……”他们望着这个小鬼的背影。

    铁头咬牙,恨恨道:“当我是赏给他的,我们走!”

    一众人灰溜溜地离开,中间是铁头呵斥的声音:“今天这事谁都不许说出去!否则老子拧掉他的脑袋!”

    他瞟了一眼他们的背影,松了口气,拎起铁笼,费力地朝林子深处走去。

    狐狸在摇晃不止的笼子里抬起头,仔细地看着这个满脸汗水的少年。

    上官若晴不知道这到底是怎样一个寓意,不过,事情到了这一步只能静观其变了,毕竟,这是妖儿让她看到的场景,她也是无从选择,也只能勉强接受了。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阴阳鬼妾章节列表 https://www.biquger.com/biquge/14133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