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裁决 > 裁决 第一卷 第二十六章 越去越远

裁决 第一卷 第二十六章 越去越远


    箭如雨下。

    当当!

    一名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骑士侍从急速挥剑磕开了一支箭,随即一个翻滚,抓起落在地面上的骑兵盾挡住另一支箭。可还没容的上他喘息一下,接踵而至的第三支箭就以一道诡异地弧线从盾牌边缘钻入,洞穿了他的肩胛。

    “唔!”当一声痛楚地闷哼从这位侍从口中发出来的时候,他的另外三名同伴也正手忙脚乱地拨打躲闪着那几乎连绵不断的箭雨。

    嗖嗖嗖嗖.........

    天空中的白羽箭,发出尖锐地破空呼啸声,一支支首尾相接,连成了一条线,将四个斐烈军人完全压制在原地。三棱金属箭头撞击在盾牌上或长剑上时发出的清脆响声,掠过敌人裸露的头脸时刮出一条条血痕和洞穿**时的噗噗声,让人头皮发麻。

    除了那名武装骑士还略显从容外,三名没有战环的侍从转眼间就伤了两个。剩下那个还骑在马上的侍从,被角度诡异的羽箭逼得只能团团打转。

    雨果见过很多厉害的箭术手法。

    五箭齐发、六箭齐发、反弹琵琶、天降流火、左右开弓以及用一把弓急促速射同时连成多条线的美杜莎连珠箭等等

    可是那些人中,有边军中的猎杀者,有佣兵小队中的游侠,还有皇家卫队中的神射手.....无一列外,都是玩了几十年弓老家伙!

    他从来没有见过,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一个能把普通的木制猎弓玩得如此出神入化的十六岁男孩!

    对雨果来说,四支从天而降的白羽长箭,就像是悬崖上伸出来的一只手!如果罗伊出手晚上那么两秒钟,或者准头只要稍微偏上一点,自己都绝无可能在击杀一名斐烈骑士之后,还能毫发无损地从斐烈人的骑阵左侧掠过。

    看着被罗伊的速射一时压制住的敌人,雨果更不迟疑,后跟马刺一刺马腹,坐下雄山长嘶一声骤然加速,如同一颗黑色的流星,向斐烈人冲去。

    战马在奔驰,风声在耳畔呼啸,马蹄声疾如暴雨。

    雨果凝视着前方。体内第一星云催动的狂暴斗气顺着经脉充盈着自己和战马的血肉;飞速旋转的战环将斗气和天地能量融合到一起,化作附着于身上和枪尖的光芒;手中钢铁骑枪只轻轻一抖便弯曲弹动,发出抽破空气的啸声.........

    看着眼前飞速接近的对手,雨果脸上勾起一丝狰狞微笑的同时,脑海里忽然浮现了很久很久以前,自己还是一个小骑士时的一个雨夜!

    那天,他和几位同伴一同见证了一场身为皇家骑士却不但不能抓人干涉,还要帮忙收拾善后,事后更连一个字都不能提起的战斗。

    雨果很清晰的记得,当时,交战的双方其中一方已经快要溃败。他们的法师被对手击伤,高阶的骑士也倒下好几个。对手步步紧逼,眼看就要被赶尽杀绝。

    可是,就在这时候,一个后背有些佝偻的老人,手持长弓,出现在屋顶上。

    第一次张弓,他射死了一名骑士的马。第二次张弓,他射塌了一栋楼。第三次张弓,他锁定了黑夜中的一处虚空,连弓弦都没有松。

    然后,战斗就结束了。

    原本占据优势的一方二话不说掉头就走,几秒钟内就撤了个干干净净。

    后来雨果才知道,这个老人其实只是某个人的家仆,不属于交战双方的任何一方。他的出现,只不过因为他那位在幕后注视一切的主人觉得战斗进行到这种程度正好合适罢了。

    那是雨果第一次看见“权杖”。

    这里所说的权杖,并不是教皇或者皇帝手中象征权力的手杖,而是骑士世界里,对那种在战斗中不以击杀敌人为主要目的,而是通过各种各样的强力控制手段,增强己方的优势,捆住敌人的手脚,掌控局势的人的特定称呼。

    如果说帝王手中的权杖象征着皇权,那么这些被骑士们尊称为权杖的人所代表的权力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战斗中的控制权!

    老仆和他手中的弓,是那场战斗中的权杖。

    第一箭,他射死了对方最强骑士的战马,使得对方完整的骑阵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第二箭,他射塌了一座小楼,让原本已经被逼得走投无路的弱势一方,重新赢得了可以突破对方拦截,直接攻击敌人骑阵缺口的空间。

    雨果不知道老人没有射出的第三箭瞄准的是谁。

    不过无论是谁,那些人想必也明白,自己若是想要乘胜追击的话,那么,屋顶上的佝偻老人完全可以凭借他手中的一张弓将局面完全逆转过来。当优势不复存在,当战斗的局面完全被老人控制的时候,聪明人只会选择撤退。

    因此,战斗其实在老人出现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

    那曾经是雨果脑海中最深刻的记忆。而现在,当他策马冲锋的时候,身后的悬崖上,有一个少年,成为了他的权杖!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轰!奔腾的战马,直接撞进了斐烈人群中。

    当一位躲在盾牌后面的侍从被雄山撞得口吐鲜血凌空飞出的时候,雨果手中吞吐着黄色气芒的骑枪,也刺入了那名斐烈骑士的胸膛。

    斐烈骑士,怒目圆睁地看着自己胸膛的血喷上眼前的枪杆。

    他原本可以将圣索兰帝国骑士的骑枪格挡开的。只可惜,当他的注意力被以雷霆万钧之势冲锋而来的雨果吸引时,一直被他格挡在外的羽箭终于找到了一个空隙,在他挥剑格挡骑枪突刺的一瞬间洞穿了他的手腕。

    当斐烈骑士直扑扑地倒在地上时,他圆睁的瞳孔中映出的,是最后一名同伴在那圣索兰帝国骑士凌厉的枪术下,无力招架,被一枪挑穿下颚的惨烈景象。

    ..............

    ..............

    战斗结束了。

    皇家骑士们冲到艾蕾希娅身旁,把她团团护住。红了眼眶的苏珊和爱伦夫人一左一右搂住艾蕾希娅,将她手中的长剑拿开。

    这一刻,每个人的心里都对山顶上的少年充满了由衷的感激。

    谁也不敢去想象没有罗伊那几箭的后果。只要一想到公主横在脖子上的剑锋,一想到雨果单人独骑迎上敌人骑阵的场景,大家就觉得冷汗直冒,手脚冰凉。

    当看见大头男孩走下山头时,苏珊策马飞奔过去,还没等马停下就跳下来给了他一个狠狠地拥抱,然后捧着他的脸使足了劲儿亲了一口!

    随后围上去的是雨果和七位皇家骑士们。这些不善于表达情感的汉子们,显然知道自己的拥抱对男孩来说实在比不上苏珊那么吸引人,因此,他们一一走到罗伊面前,在他肩膀上拍了一掌,然后在他胸口上捶了一拳!

    这是皇家骑士团的传统。每一个正式的皇家骑士团的骑士,都曾经在宣誓加入皇家骑士团的那一天,被老骑士们拍过肩膀,捶过胸口。

    虽然罗伊不是骑士团的成员。可这一刻,骑士们还是毫不犹豫地做出了相同的动作。

    对他们来说,罗伊的恩情实在太大了。

    大到他们根本无法用别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感激。

    而这个动作代表着,从此之后,八位骑士不再当罗伊是一个普通的平民小孩。他们承认他是这支皇家小队中的一员,是可以托付生命的同伴!无论罗伊是不是皇家骑士,小队中的每一个骑士都将和他荣辱与共,生死相托!

    “干得漂亮!真他妈漂亮!”

    “好样的,伙计!”

    “那几箭真神了!小子,你怎么练出来的?”

    “你的箭怎么能拐弯,别跟我说我眼花了,看见的可不止我一个人!”

    骑士们七嘴八舌,搂着罗伊的肩膀,揉着他的脑袋。把他手中的猎弓抢过去翻来覆去一脸稀奇。

    对于罗伊那几箭,每一个人都赞不绝口。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和平时打猎一样。”罗伊抬起眼睛,正迎上艾蕾希娅纯净如水的盈盈目光。

    男孩的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容,看起来完全就是个被夸奖得有些手足无措的老实孩子。

    雨果熊一般的手掌使劲一拍罗伊的肩膀,恶狠狠地搂住他的脖子道:“小子,别跟我们面前装老实。你要是真老实,那几箭绝对不会那样射!”

    骑士们深有同感,纷纷点头。

    说实话,罗伊的箭术虽然厉害,可他终究是个没有斗气的孩子。

    他可以猎杀乔治的剑虎,也可以猎杀狂暴熊。可他手中这把狩猎用的弓和他本身的力量,甚至还达不到军中一个中级射手的水平。别说射杀全副武装且运起斗气的骑士,就只是杀那几名身穿铠甲的侍从也不是简单的事。

    能够在瞬间做出决断,利用手中的弓通过射熊射马破掉对方的阵形,只求骚扰破坏,不求击杀。全力为雨果营造有利环境.......这他妈是一个呆头呆脑的孩子能干出来的事情?

    他要不是个肚子里满是坏水的小狐狸,怎么能把这种恶心人的勾当干得如此娴熟飘逸?

    恐怕那几名斐烈军人临死的时候最恨的不是直接杀了他们的雨果,而是这个站在山头一箭又一箭往他们最难受的地方扎的黑心大脑袋!

    劫后余生般的短暂庆贺之后,众人纷纷上马,准备往波拉贝尔城堡进发。

    可这时候,罗伊却摇了摇头。

    ..................

    ..................

    “爷爷!”罗伊纵马飞快地穿过峡谷,驰向山坳中的小木屋。身后,雨果和另外两名骑士,领着七八名士官紧紧地跟随着他。

    一冲上小木屋所在的山坡,罗伊就懵了。只见垮塌了一半的小木屋前院,一名斐烈帝国的骑兵倒毙在地。鲜血从他被割断的喉咙流出来,淌了好大一滩。

    身体里的血一下子涌上了头顶,罗伊跳下马,发疯一般冲向后院。

    “汪汪!”

    在奥利弗的狂吠声中,罗伊看见,原本宁静祥和的后院,已经变成了一处修罗场。枝叶葱郁的大树被砸成了碎片,院子里横七竖八地躺着斐烈帝**人的尸体。数一数,至少有十几个人。其中有四个竟然还是武装骑士。

    而那个罗伊无比熟悉的身影,却不在其中。

    “爷爷!”罗伊飞速的奔跑着,寻遍了整个山坳,却一无所获。那个病恹恹的老人,似乎一下子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罗伊!”当罗伊和奥利弗再度回到木屋后院时,雨果一把拉住了他。

    “他们全都是一招毙命!斗气化形,是虎形!”

    雨果指着他检查过的尸体身上那如同被老虎撕咬的大洞,骇然道:“你爷爷是荣誉骑士?斗气化形只有等级在荣誉以上的骑士才会。”

    “我......我不知道。”罗伊摇着头。从小到大,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爷爷出手。虽然他老是吹嘘他是公正骑士,可包括自己在内,谁也不相信他。

    “如果这里只有你爷爷一个人,这些人又是你爷爷杀的的话,那你就别担心了,他要想走,谁也拦不住他!至少这些斐烈人拦不住。”

    雨果说着环顾四周,叹了口气道:“不过,恐怕我们要赶紧离开了!”

    “为什么?”罗伊心急如焚,四处张望着。可是,这个小小的山坳只要站高一点就能看完全貌,却哪里有爷爷的影子。

    “斐烈人里面,有魔法师!”雨果说着,脸色已经变得异常严峻。

    尽管早已经从满地落石和小屋坍塌的部分看出了端倪,可当雨果说出答案的时候,身后的骑士们脸色都同时为之一变。

    所有人都知道,单纯的骑士部队并不算可怕。骑兵的强大在于野战冲击力。就攻城来说,还不如同等数量的步兵。波拉贝尔男爵城堡虽然小,却还算坚固,依仗城堡的高墙坚壁,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支持到援军赶来。

    可若是进攻波拉贝尔的敌军中有魔法师,甚至是一支魔法师小队........那事情可就麻烦了。波拉贝尔男爵的城堡,是绝对无法抵御一支拥有魔法师的军队的攻击的。

    骑士们忧虑的神色,让罗伊心头也为之一跳。

    刚才从猎区过来,一路上已经碰见了好几波斐烈骑兵。都是身为勇敢骑士的雨果打头,仗着马快枪利硬冲过来的。

    这个时候想要在山林中寻找爷爷威廉,绝无可能。

    或许,爷爷已经去了城堡!

    不管怎么样,只要自己身上的这条项链没有反应,那就证明爷爷还活着!

    想到这里,罗伊再不迟疑,和雨果等人一同翻身上马。

    骑士们陆续纵马下了小山坡。走在最后的罗伊把这栋自己住了整整五年的小木屋看了又看,手指一弹,将一个火球射入木屋的墙壁缝隙中。

    大火瞬间熊熊燃烧起来。

    火光中,少年一踢马腹,战马人立而起,随即如同箭一般射了出去。

    脚边,一只黑白色的狗紧紧跟随着。

    越去越远。

    。

    。抱歉,这四千一章写起来实在是难受,申请还是两千一章,一个是数据好看点,这是裁决现在最需要的。另一个,写起来也觉得顺一些。有不喜欢两千更新的朋友,其实完全可以每天早晨起来看一次啊。

    。1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裁决章节列表 http://www.biquger.com/biquge/4830/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