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盖世双谐 > 卷一 少年英雄 第十章 巧言动贼心

 推荐阅读:万帝至尊 全球影帝 元娘 火影之木叶诡师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仙界网络直播间 超文明进化领主 美女的贴身兵王 重生之大明国公

卷一 少年英雄 第十章 巧言动贼心


    又是一杯酒下肚。

    洪威有些倦了。

    不是疲倦,是厌倦。

    这几天,他一直在这雨栖楼里待着,干的事儿呢,也无外乎吃喝嫖。

    作为杭州最高级的青楼之一,这雨栖楼的硬件和服务自然都不差,只是……像洪威这样的人,已去过太多类似的地方了,他对酒色的欲求都被拔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仅仅是“好”,对他来说是不够的。

    前文也说过,洪威就是因为已经不满足于用钱可以买到的刺激,所以才当的采花贼;如今他会往这青楼里钻,也无非是想看看杭州的青楼和他过去寻访过的那些有什么不同。

    结果,也没什么不同。

    于是他的歪心思又开始活动了……

    这会儿他手里端着酒杯,怀里搂着姑娘,心里却在想着:明天我可得出去走走,看看路上有没有什么对我胃口的、良家的大姑娘小媳妇,若是遇不到着好的,我就去打听打听哪里有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或者去尼姑庵探探也行。

    您瞅瞅他这念想……说实话,跟他一比,当年那西门大官人也得自叹不如啊。

    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二十五岁前一个只敢偷瞄女人的杂役,如今却成了个色中的恶鬼、花里的魔王;若那个把武功心法留在山谷下的高人知道自己造就了这么个祸害,怕是得气得从土里爬出来。

    “恩客,今日的酒菜……不合口味吗?”

    这雨栖楼的姑娘,也都是很擅察言观色的,看到洪威脸上那表情,便试探着问了一句。

    洪威闻言,回过神来笑了笑,并伸手在对方身上又捏了一把:“呵呵……哪里哪里,我只是在想些事情。”

    就在他们对话的当口,那妓院的老鸨刚好推门进来。

    一听洪威这话,老鸨就吊高了嗓子道:“哎哟~大爷呀,您这话说得……”她一边说着,一边就凑到了洪威跟前儿,“咱这儿的姑娘是哪儿不好啦~怎么美色当前,您还心不在焉的呢?”

    洪威朝她扫了一眼,勾起一边的嘴角:“呵……鸨母,你来得正好,我姑且也再问一句……”他是老嫖客了,不会跟老鸨绕来绕去的说什么废话,直接就道,“你这儿……还有没带来给我见过的姑娘吗?”

    巧了,老鸨这会儿进来,就是想找机会跟他说这事儿呢。

    “唷,大爷啊。”但她还是要拿拿架子,摆出一副不太高兴的神色,看了看此刻正陪伴洪威左右的两名姑娘,“这翠翠红红怎么你了?是说错话得罪了您呢?还是哪里伺候得不周到了?人姑娘还在你怀里呢,你就问我这个呀?”

    洪威见状,冷笑一声,态度还是很淡定:“她们……挺好的。”

    他的话就到这儿了,没有再说下去。

    那言外的意思,就等对方自己领会了。

    能当上老鸨的都是什么人呐?那个儿顶个儿的都是人精,属于在宫斗片里绝对能活到大后期的那种类型,能不懂他的意思么?

    “你们先出去。”一息过后,那老鸨的脸就沉了下来,并冲房里的两位姑娘道了句话、使了个眼色。

    翠翠和红红走得也快,毕竟能下班谁想加班呢。

    待两人出了屋、带上门之后,那老鸨才端着架子、一脸高冷地向侧方挪了几步,然后自说自话地就在洪威那张桌边坐下了。

    瞧见她这腔调,洪威非但没生气,还有点高兴,因为他明白,这老婆子摆出这种状态来,便说明她还藏着“好货”。

    “妈妈……”因此,下一秒,洪威就给对方换了个称呼,说话的语气也变得亲切起来,“……可是有什么不方便说的?”

    “哼……这方便不方便的……”老鸨说到这儿顿了顿,“……还不是看您吗?”

    洪威一听这话,就更来劲儿了:“哦~明白,明白……”

    说话之间,他的右手已伸到了怀中,迅速掏出了两锭银子,随手就搁到了桌面上。

    这两锭,都是个头儿较大的整银,是他前两天拿着碎银子去找银匠兑的——是的,您没看错,在他收完孙哥钱的第二天,他就去找过银匠了,也就是说,其实他早就暴露了。

    “嗯……”那老鸨斜眼看了看桌上的银子,却没去拿,只是沉吟一声,接道,“爷啊,我可不是这个意思。”

    “哦?”见她还在卖关子,洪威就有点不高兴了,他如今当恶人当惯了,耐性变得很差,经常就是几句话一说就翻脸,“你是嫌少?”

    “哎~”被这么一凶,老鸨那态度又软化下来,“爷您听我跟您讲嘛……”说到这句,她才装模作样地伸出手去,把桌上的银子收进了怀里,“这事儿真不在钱多钱少……”

    洪威一看对方把银子拿了,心中就定了不少,脸上也再度浮现了笑容:“呵……我懂。”他立即凭借自己这半年来高强度逛窑子的经验,推测出了一种可能,“是不是有那种‘清高’的姑娘,不乐意随便见客呀?”

    他这个推论很靠谱。

    在大朙,有很多青楼,尤其是上档次的那种,贼喜欢搞这一套。

    其中有些是真的,但更多时候……并不是姑娘真不乐意接客,而是老鸨子故意造那种清高人设,搞饥饿营销,以此哄抬价格。

    “唉……”不料,眼前那老鸨,却是叹了口气,“她不是不乐意‘随便见客’,而是根本就不见客。”

    “啊?”洪威挑眉道,“妈妈,这你可把我当外行了吧?”他微顿半秒,接道,“进了你们这地方,还由得她吗?只要你想,会没有办法逼她就范?”

    他说的对,除了庶爷那种特殊情况外,正常来讲,哪个窑子会养闲人呢?

    开青楼的真要逼迫某个女子去接客,那办法多得是,除非你真有胆量一头碰死、一了百了……但那种人,毕竟是极少数,如果多的话,那青楼早就都倒闭了。

    “爷,这您就有所不知了。”那老鸨说着,顺手就拿起桌上一杯方才姑娘喝剩的酒,饮了一口,再道,“这可不是一般的女子,老妈子我干这行也几十年了,像成色这么好的‘瘦马’,我也是头回见……”

    “等等等等。”她这话才起了个头,洪威就把她给打断了,“闹了半天,就一‘瘦马’?”

    他会有这反应也很正常。

    什么叫瘦马?说白了就是由专门做“瘦马买卖”的人贩子养大的女孩。

    这种人贩子,通常并不偷拐,而是直接出钱从穷苦人家中收购面貌姣好的女孩,买回后教她们歌舞、琴棋、书画等等,待女孩长大后,人贩子便按姿色才情将其分为几等,“上等”的就卖与富人作妾,“中等”的则作仆婢或通房丫头,而“下等”的,才会卖入秦楼楚馆、烟花柳巷。

    因此,此刻洪威听到“瘦马”二字,其第一反应就是能进青楼肯定是下等货,故而有些失望。

    “您别着急,听我说嘛。”那老鸨也不生气,撇了撇嘴就接着言道,“虽是‘瘦马’,但可不是因为差才会被卖到我们这儿的,是有因由的。”

    “什么因由?”洪威也是抱着姑且再听听的心态应了一句。

    老鸨这才娓娓道来:“这姑娘,本是被人重金买下,欲赠给户部右侍郎万大人为妾的;谁想到……她人还没过门儿呢,就被那侍郎夫人给撞见了,夫人一看她美貌惊人,岂能容她留下?但又怕把她送回去,日后还会被送来,所以便悄悄差人把她从府中送出,再次远卖,这才辗转到了我这里。”她说到这儿,又喝了口酒,“您可别看她是‘瘦马’,老婆子我买她,花了整整二百两……就这价,我还觉得是捡了个便宜呢……也莫说是你们男人,这丫头,我见着都动心。”

    听到这里,洪威那心里可就躁起来了,他也不管自己是客人身份,顺手就拿起酒壶,给老鸨斟了杯酒:“妈妈,此话当真?她真有那么好看?”

    “瞧您这话说的。”老鸨子那态度是胸有成竹啊,“这我能骗您吗?若是假的,您到时候看一眼不就穿帮了?”

    “对对对……”洪威脸上那笑容都已经快绷不住了,“那……您说她不接客,又是怎么回事儿呢?”

    “唉……不就是那么回事儿吗……”老鸨一脸不快地应道,“那丫头说,她虽是瘦马出身,但至今仍是处子之身……本来呢,能嫁与侍郎为妾,她也就认了,可如今流落到我这儿,坏了她一场富贵。

    “她是聪明人,知道今后还想嫁到个好人家去,就不能在我这儿接客,于是她就跟我商量,说她不见客,不过也不会让我老婆子白养她,只要有人舍得为她赎身,她就直接跟人走,赎身的银子全归我,她分文不要。

    “我琢磨着呢……她这样儿的,就算我有法子逼她就范个一次,那一次也赚不出二百两那么多啊,万一第二天她性子来了,摔个盘子拿瓷儿把脖子抹了,那我可亏惨了,所以……”

    老鸨话到这儿,其实意思已经差不多了,其他的,洪威也不关心。

    “妈妈,这姑娘……真还是黄花儿大闺女?”洪威听了那一大堆,最后注意力也无非是落在这句上。

    “呵……这我又干嘛骗您啊?”老鸨道,“是不是的,若您和她真能成了,您自己不会看嘛?”

    “哦哦……”洪威点点头,“好,好……”他念叨了两声,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诶?那我什么时候能见她?”

    “这个嘛……”老鸨道,“让她直接见您是不行,她说了不见客嘛,不过……我能让您偷偷瞧她一眼。”

    “偷偷瞧一眼?”洪威念道,“怎么个瞧法儿?”

    “那倒容易。”老鸨回道,“今儿是晚了,明天我找个节骨眼儿,趁给她送饭的时候叫她一声,到时候您就在房外往里瞅一眼。”她说到这儿,露出一脸的自信,“不是我老婆子自夸,这姑娘……就这一眼,您看完了,绝对搁眼里拔不出来。”

    “嚯~”洪威笑道,“那我倒真要好好瞧瞧了。”

    “不过,爷啊……”老鸨道,“这瞧完了,您也满意的话……”她抬起手来,做了个搓钱的手势,“您打算出多少给她赎身呢?”

    “这个嘛……”洪威想了想,“您觉得多少合适呢?”

    “啊呀……”听到这个问题,那老鸨当即开始装模作样地端详自己的指甲,说话的口气也变得矫揉造作起来,“这妮子要是肯接客,那可是棵摇钱树啊……别看花了二百两的本钱,凭她那姿色,估计半年光景就能给我挣回来,之后就算她年纪上去点儿,姿色褪了、身子也松了……也能再风光个十年八年,怎么着也得挣出个千八百两的吧。”

    “呵呵……”洪威面带笑容,“十年八年的事儿可不好说吧,这眼摸前儿嘛……人我还没看见呢,也不能把价说死了;不过,等明天瞧见了,若是我觉得好,那我起码出这个数……”说话间,他便伸出了五根手指,“……不知妈妈意下如何?”

    老鸨一听,眼珠子一转:“嗯……容我也想想。”

    “好。”洪威接道,“我们都想想……”

    两人说到这里,似是达成了某种默契般,各举酒杯,干了一杯。

    其实呢,洪威不会“再想想”了,他都已经想好了——今晚就直接去“采花”;至于银子,他是一文钱都不会再给的,眼下说个数出来,也不过就是要稳住对方而已。

    “啊——”烈酒过喉,洪威畅快地哈了口气,随即又道,“对了,说那么久,那姑娘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住在哪间房……您都还没告诉我呢。”

    “哦~好说。”老鸨等这个问题很久了,这才是今天她到这里需要回答的最重要的一个答案,“她也没大名,就叫‘枝儿’,今年十八,就住在二楼西厢。”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盖世双谐章节列表 http://www.biquger.com/biquge/4697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