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一手遮天,一手捶地 > 第五十四章 真完整

 推荐阅读:校园绝品狂神 透视之眼 三国第一军师 都市小农民 重生寻宝 完美至尊 大神你人设崩了 三国之随身魔法塔 都市超级雇佣兵王

第五十四章 真完整


    是一张熟悉而又清俊的面孔。.yankuai.

    宋郎生回过头来,望见我一脸的诧异,问:“他是谁”

    我愣了半晌,轻轻踏下床走得近些,宋郎生沉声问:“该不会”

    我点了点头,复又摇了摇头,“不是大皇兄,但是严格意义上来说,也可以算是如果我没有记错,这位应当是我的大堂兄,父皇最大的一个哥哥的儿子”

    宋郎生蹙眉想了想,问:“就是数年前闹兵变的那个禹王”

    我点了点头,“禹王伏诛之后父皇念及亲情并未赶尽杀绝他的家人,只判了流刑,后来听闻大堂兄在服刑的路上就病死了,为此,大皇兄还难过了一阵子”

    “你大皇兄难过”

    我道:“他们俩年纪相仿,志趣相投,是一个太傅教出来的学生,也算是交情甚笃”

    宋郎生挑眉道:“如此,便能解释何以他能对你了若指掌,看来,他是遁死而伺机复仇或是想要走他爹的老路,夺取江山”

    我颇有些意兴阑珊:“也许吧”

    宋郎生揉了揉我的头发,“既不是你大皇兄,你当高兴才是,何苦沮丧个脸”

    我收回目光,道:“我只是觉得人生无常,有些人使劲浑身解数也不得所望,有些人日日夜夜盼着谢幕却又不得不扛下去”

    “你说的是风离还是你自己”

    我不置可否的叹了口气,猛地想起方才宋郎生所言,忙问:“你说父皇醒了,是真的还是假的”

    宋郎生轻轻一笑,“自然是真的,连太医都觉得不可思议,虽说皇上走得还不利索,但却毫不糊涂。我收到你的信后与赵首辅取得联络,本欲冒险进宫确认太子的安危,哪知刚道了宫门就被皇上传召进殿,太子亦在金殿之内。皇上当着内阁与几位大臣的面说清了我潜藏聂光的真正目的以及他的授意,并要我一一道来,彼时我已查探出风离祭天的预谋,本只希望皇上能派兵镇压叛军,孰能料想皇上忽然赐我佩印,任我为中军都督,情况紧急我也不便推拒,火急火燎的赶至此处,却不想你竟被风离所困”

    我摇头微微笑了笑,又萧索的叹了叹气,“父皇此举哪是刚醒只怕他装病是有一段时日了,五军营的都督们多是开国元勋,这些人未必信服于太子,而你临危受命立下大功,今后这中军都督的位置自然无人敢有异议,若非如此,历朝历代哪曾见过文官领兵的父皇这是在为太子一步步集权,他想换一换朝廷的血液,便选择了这个时机,待到聂光起兵谋反,父皇定会任你为主将,到时,要烦心之事可远比现在还多”

    宋郎生慢慢揽住我,良久,“你莫要思虑过多”

    我摇了摇头,只觉得有些心灰意冷,“上阵杀敌岂是那么容易的事不是武功高计谋好就能保全性命纵然你最终能战胜聂光,待班师回朝又要面对那样多的权谋争斗”

    他松开揽着我的手,弯下腰,眼底有笑意:“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也在你身边,此些种种何足挂齿。”这笑容太过好看,我看得心神一晃,咬了咬唇道:“我想要亲亲。”

    宋郎生怔了一怔,旋即一笑,苍白的脸色瞬间恢复了几分血色,他俯轻轻的在我唇上啄了一口,亲得我心挠如痒,“还想亲一下。”

    他眼睛晶晶亮亮地望着我,“阿棠,你想此刻就回宫去么”

    我伸手摸了摸自己臃肿的眼皮,想了半天,道:“父皇他老人家才刚醒,我现在这幅光景要是被他看到,还不知要气成什么样你要回去述职就先走吧,反正此处离玉龙山庄倒是很近,我去沐个浴更个衣待恢复点精神气再回宫去,你看如何

    宋郎生亲了亲我的额头,点了点头道:“不好。”

    我:“”

    他将我身上的被子裹的更紧一些,拦腰横抱而起,“我说过,从现在开始,你都要与我在一起。”

    第二更

    是以,在说完那句肉麻兮兮但我听着很是受用的话之后,宋郎生义无反顾的陪我去了玉龙山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打发那群中军营的士兵们的,反正等他抱我走出王府时,除了封锁现场的官兵,以及马车旁的修竹,府外是空旷一片。宋郎生让我放放心,现下四处都是我们的兵马,哪怕步行都能平安抵达。

    “所以,修竹居然是父皇派去聂光身边的”我在听完他们二人的描述后激动得几乎要从马车里跳出去,“那他怎么不早说”

    修竹道:“在我确定驸马爷是真心为皇上之前,我自然不便透露我的身份。”

    我瞠目结舌,“那么,如果宋郎生叛变你就出手揭穿他的真实身份,让他无法在聂光身边继续潜伏哇,搞了半天就不能有一件事不在父皇的计算之内么”

    宋郎生笑了笑,“皇上也是为了以策万全。”

    “于是当时在雪地里修竹阴阳怪气的和我强调你是夏阳侯的幕僚,”我踹了外头赶车的修竹一脚,“是担心我察觉到你的身份以免耽误正事”

    车外的修竹适时咳道:“请公主原谅我吧,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我翻了个白眼,“那么茂林呢”

    宋郎生道:“他起初是风离的人,不过最终还是弃暗投明了。”

    我连连摇头,“我是不想再听了,现在我看到一个人都恨不得先掐一掐,谁知道是不是本人”

    宋郎生逗趣的捏起我的腮帮子,说:“还不是你自己掉以轻心到处乱跑你哪怕有一次听我的话乖乖呆着,都不用我去收场。”

    我拍开他的手,道:“我决定了,待回宫去就让父皇下令民间禁止易容术这种邪术,否则,今日死了个凤梨,明日还会来个鸭梨,根本就防不胜防。”

    话题还未聊完玉龙山庄已近在眼前,宋郎生小心翼翼的抱我下车,让修竹先禀告父皇就说他因为和敌匪厮杀了一番受了点伤需要包扎,晚些再回皇宫去。

    修竹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风一样的策马消失在我们眼前。

    我搂着宋郎生的脖子问道:“玉龙山庄守卫森严,你都好好的送我到这儿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他一面抱着我一面往庄里行去,视跪着的一地侍卫奴仆于无物,待穿过长廊入了寝屋,他把我好好放在床上,问:“公主是想就在房内沐浴,还是去锦华阁泡汤泉”

    我原本只想简单的梳洗一番,脑海中乍然现出昨夜聂然伏在我身上那副上下其手的场景,心下一片恻然,忍不住打个寒颤道:“还是好好的泡一泡,洗净浊气好了”

    “好,你先换上衣衫,我去命人打点。”

    我在床榻上滚了一圈钻出被褥的围裹,顺手披了件锦袍,歪着头的瞧着驸马的背影:他今日是吃错什么药了,我说什么他都言听计从,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小别胜新婚

    玉龙山庄的锦华阁源于一个闻名遐迩的典故,大抵就是有一个皇帝在一处温泉盛地修筑了一处离宫,大兴土木,引泉入室,每每过冬便携爱妃游宴沐浴,说穿了就是嫌宫廷烦闷找了地方好给他谈情说爱,自此流传千古。

    父皇效仿该帝,也捣腾出那么一栋汤泉池,奈何他政务实在繁忙,后来身体也不好,就没那么多闲情逸致鸳鸯戏水了,此池便成了宫中姊妹偶来庄内调养生息之处。

    锦华阁四周群山掩映,进门处被屏风所挡,一入阁中可见泉水顺着石雕龙嘴潺潺流出,水面上热气蒸腾,人一近便感到湿润的热浪扑面而来,到处是烟雾弥漫,仿若腾云仙境。

    撒花瓣的宫女们一见到我便齐齐跪,我挥了挥手示意她们不用撒了,这寒冬之季有花瓣还不如拿去泡花茶,她们这才匆匆退下,留给了我一处清净之地。

    宋郎生手中持剑,一身铠装靠在门边,俨然就是个侍卫的架势,我觉得好笑,逗道:“你分明就是假借护我的名义想要偷窥我洗澡,登徒子。”

    他道:“我这并非偷窥,而是光明正大的瞧。”

    感到脸上微微一热,想到若换成是他沐浴,我应当也会无耻的围观,仿佛也没有什么立场去反驳他。我深吸一口气,这才背过身去,绕过屏风,除下锦袍,缓缓步入池中花瓣汇聚密集的地方,然后回转过身,若无其事的看向驸马。

    因屏风所遮,只能隐约望见宋郎生侧靠在墙上的半张脸,也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被蒸气给熏得,连耳根子都涨红起来,那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我的心何尝不是砰砰乱跳,光天化日之下当着一个男子的面脱的钻入水中,即使他是我的夫君,这也是要羞死人的,本意是想逗他,弄得自己比他还要紧张。

    我按了按额头,不就是洗个澡么,都老夫老妻了,怎么就像是对新婚夫妻洞房花烛似的。

    池水中汩汩流淌的热水,如摇篮般让人舒适暖和。我想我真的是晕乎了,要不然怎么会脱口而出道:“今日这温泉倒是温度适宜,要不你也下来一起舒服舒服”

    说完这句话后我才回过神来,懊恼的恨不能钻到水下去,本以为宋郎生会借机嘲讽我几句,谁料他慢慢转过头来,做出勉为其难得姿态道:“既然是公主强烈要求,我若再推拒,岂非太不顾念夫妻之情了”

    “呵呵呵呵其实我只不过是那么随口一说无需当”

    真。

    最后一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宋郎生已经利落的脱下上衣,一步步缓缓走来,露出挺拔的臂膀。

    我捂住胸口,惊惶的退了两步,此时才后悔没让宫女们多撒些花瓣,根本就是无处可藏嘛。

    宋郎生笑意斐然得看着我,虽说他的身体的线条和脸一样的好看,诱得人忍不住移开目光,可连裤子都滑落的时候,我终于还是禁不住捂住了双眼,结结巴巴地道:“你不要乱来啊”

    听到宋郎生踩下水的声音,我整颗心都七上八下的乱窜,只想着往后再退几步,哪想越退越往深处,一不留神足下一滑,就摔到了水里去。

    视野模糊不堪,我原本水性就不大好,摔得这一跟头扑腾了好几下都翻不直身,等到宋郎生赶到我身边,双手搂住我的腰,将我捞出水面时,那些仅有的可以勉强遮遮羞的花瓣早已被打散开来了。

    宋郎生替我拂去脸上的水珠,看着我呛个没完,忍不住笑道:“不是你让我一起的么瞧你吓得这样子”

    这样子,我们贴的这么紧,他的手停在我的腰际,而我钩住他的脖子,触着温热的肌肤,仿佛有热源不断从触碰的地方传向四肢,两个人看起来应该都是红扑扑的。

    我想要放开他,可是往后一转,发现身后是高高的池壁,他一手搂着我,一手撑在壁上,就这样把我框在他的怀中。

    伴随着旖旎的微风,心跳滚烫得在胸臆间回响。

    他一言不发的看着我,吞了吞口水,喉结滑动了一下,像是极力在忍耐什么似的,静了半晌,他松开了我,旋身靠在池壁上,缓缓道:“我知道,你还未从这几日中缓和过来,没关系,我会等你。”

    心头有处很软的地方被轻轻的触动了一下,我静静看着他,这个人,任何时候任何事都不愿我受半分委屈,永远把我的心情摆得比他自己还要重要的位置上。

    他是我的驸马,我的夫君,我从小到大心仪之人。

    宋郎生闭了一会儿眼,见我没有反应,又抬眸看着我,他的脸通红一片,神情却是淡淡的,“我只不过是被这汤泉熏得热了些,你不必这样瞧我,我现下什么想法都没有。”

    我问:“真的”

    “真的。”

    “哦。”我遗憾的叹了口气,“我本来是很有想法的,所以才邀请驸马同我洗个鸳鸯浴,既然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宋郎生倏然转身,因为弧度太大掀起了不小水花,“你你说的可是真的那那方才又”

    我抚着自己砰然的心,别过头去,喃喃道:“女孩子家总是会怕羞的嘛有时候说不好其实是好,说不想其实是想口是心非啊欲拒还迎什么的,哪能把想法都说出来你,你总不能如此不解风情啊”

    话音未落,他反手拥住了我,抬起手将我的脸正过来,神凝的目光渐渐柔和,嘴角再也止不住笑意,偏头缱绻怜惜的亲吻着我。

    从轻柔的浅到缠绵的深,暖意从心头层层叠叠的漾开,又层层叠叠的覆盖,所有的不安在消散,呼吸是滚烫炙热的,明明紧张得不敢睁眼,却还怯生生的回着他的吻,逐渐融入这温存泉中。

    他的手指划过我背上的肌肤,引得我全身绷紧僵硬,不知如何是好,他的舌尖轻轻撩拨我的耳垂,让我与他贴得更近一些。

    迷迷糊糊中,那只手悄然而下,仿佛在探寻更为羞涩隐秘之境,我下意识蜷缩起来,汤泉的热气把我蒸得晕晕乎乎,整个人仿佛飘在水上,又仿佛沉在水底,好容易找到机会喘了两口气,温热的唇再度缠绵的吮了上来。

    酥酥麻麻的颤意化作一汪柔水与这温温的泉水融合在一起,我只觉得那股炽热烧遍全身,还需要贴的更近一些,让心更满足一些。

    直待迷迷糊糊中,腰际被缓缓托起,伴着一刹那的剧痛,心底最后一处空虚也被填得满满的,从未有过的痛意与快意交织在一起。

    龙头的嘴不断喷出细流,溅在水面上发点点声响。

    而缠绵的姿态在水中发出更大的哗哗声。

    艳阳从雕镂的窗漏了进来,所有的所有,都随着荡漾的水纹,开始晃动了起来。

    他俯来舔着我的泪,我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连呼吸失去了节奏,唯能以一声声低吟回应。

    不知过了有多久,直待心痒如麻得连意识都要抽离而去,一切才逐渐静了下来。

    事实上,驸马到底是怎样把我抱出池子擦干水珠又是如何替我更衣抱我回屋,这些我统统都不愿再回想第二次。

    只是当神智逐渐找回来的时候,我除了把整个人埋到被子里羞愧到不能自己外,什么也做不了。

    宋郎生坐在床边,幽幽地道:“阿棠真的有那么疼么”

    我恼羞成怒道:“要不要我找根棍子捅你试试我不是让你先出去么”

    他闷闷地道:“是你说女子素来口是心非你让我退出去难道不是欲拒还迎的意思”

    我崩溃:“我说要慢一点的为什么不听我的”

    他道:“那,不是快一些的意思”

    我:“”

    这一刻,我总算是切身体会到何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我更深层的意识到找一个一点风情也不解的夫君是一件多么惨烈的事了。

    宋郎生见我痛不欲生的在被窝里颤抖,道:“那是我不好我答应你,今夜我不会再如此莽撞了”

    今夜

    我忍无可忍的掀开被子,“什么今夜谁答应你今夜了”

    被吓到的宋郎生:“好好,有什么明日再说”

    我拿起枕头丢他,“明日也不行食髓知味,你分明就是头恶狼”

    驸马稍稍褪去的面色又红了起来,“诚然我确是饿了许久”

    大哥哥,我想说不是那个“饿”

    他看着我,面不改色:“但若不是你,我宁愿饿死,也不会另觅他食。”

    我怔怔看着他,问:“这么难等大雅之堂的表白是出自你的口中真令人难以置信。”

    他拉过我的手放在他的手心里,嘴角含笑,“所谓的闺中私语,唯有夫妻方能心领神会。”

    我抽出手,扭头:“哼。”

    宋郎生起身:“好吧,那我还是去另觅他食吧。”

    我扑腾捞住他的手臂,忿忿道:“你这个人,哄女孩子怎么才不到一炷香功夫”

    宋郎生瞬时坐回床榻之上,一把将我搂在怀中,“在至关重要的事情上远远超过一炷香就好”

    我:“”

    床上的另一个枕头又被我砸了过去。

    在玉龙山庄待到日落时分,宫里的父皇终于忍无可忍,派人来勒令我们回去。

    第三更

    回去的路上坐在马车上的宋郎生频频回望山庄,道:“原本只觉得此处不过是寻常避暑之地,如今看来,还是清修的好去处。”

    “”清修

    我枕在他的腿上,看着轿顶摇晃,“我早上一直想问你,你原本不是说,你有说服太子的方法此次是父皇醒了真相方能大白,若父皇依旧不醒,你意欲如何”

    宋郎生道:“反正是有办法的”

    我坐直身子,皱起眉头,“所以是什么说说看。”

    他的声音徐徐入耳,“自然不是什么沁人心脾的好办法,事情都过去了,何故再去回想那些”

    我一琢磨,觉得颇有道理,也不再追问,只叹道:“我只希望经此一役,太子弟弟能够看得开一些,不要再因为你是瑞王的儿子就针对你了。”

    “皇上金口已开,文武百官皆是信服,太子深明大义,自不会再难为我了。”

    “那是因为他还只是太子,”我摆了摆手,“算了不提这些扫兴事,大不了我们远走高飞,过我们自己的好日子,什么国啊民啊的,再也不操这份心。”

    他嘴角微微一扬,笑着挑起我的下巴,“说得正是。”

    这话原本也只是说个痛快,毕竟我与驸马都不是那种能够眼见战祸缭乱而躲起来闲云野鹤的人,风离虽除,却还有势力更大的聂光,而如今竟得知聂然才是嫡系的前朝皇嗣,宋郎生回到朝廷之后,只怕天下旧朝余党便会齐齐聚往聂家。

    真正的战争才要开始。

    进宫前,我反反复复告诉自己,见了父皇切不可哭哭啼啼,得让他安心宁神慢慢调养为佳,可一踏入父皇的寝宫,望见龙榻之上坐卧的父皇深陷的双眼,所有抑制的情绪轰然崩塌,我热泪盈眶的跪:“儿臣参见父皇”

    父皇朝我招了招手:“襄仪过来给朕瞧瞧。”

    我抬袖擦干眼泪挪到父皇床边,他伸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是瘦了”

    我被看得心头再一热,哽噎道:“父皇如今醒了,襄仪很快就会胖回去的”

    父皇被逗得一笑,岁月无情的在他脸上刻上一道道深深的皱纹,可他笑起来的模样仍有几分风采,“这么久以来,苦了你了”

    屋内侍奉得人都知情识趣得默默退下。

    父女两人促膝长谈了许久许久。

    大多数是我在说,父皇在听,朝事国事家事还有琐碎的儿女情长,说到后来,我甚至觉得像是回到了儿时,依旧是我滔滔不尽的说,父皇耐心的听。

    父皇说他醒来有几日了,我问他何不召我来见他,他道在他醒来的时候成公公奉太子之命前来探望,恰好几位太医也在场,都觉得成公公面色有异,一查之下才知他是中了毒。

    成公公是父皇一手出来的内监,连他都在不知觉中中了奇毒,不由让父皇疑心东宫有鬼。故而父皇勒令在场所有人决不能将他醒转之事传给任何人,而他就趁此机会派人顺藤摸瓜。

    我恍然,“原来父皇比襄仪还要更早一步查到真相,那之后也是太子弟弟配合的将计就计”

    父皇微微颔首,“朕确实未料想他们真正的意图是引你上钩,若非如此,朕也决不让你涉险其中”

    我道:“万事皆有两面,我若不入虎穴,风离与聂光也不会掉以轻心,暴露京中所有势力与兵力能一举扫平这最大的隐患,即使日后打起战来,也会省下不少兵力。”我自然没提及自个儿差些被那什么,否则,还不知父皇得气成什么样。

    父皇淡淡一笑,“能平安最是难得,朝中诸事交予太子,你也勿要操太多的心。朕听闻你与驸马此前闹决裂,连朕赐的府邸都炸了”

    “那,那权是我与太子中了风离的计”我把眼神瞟向别处,不过经此一提倒想起了另一个问题,“父皇,您让驸马只身周旋于敌方阵营倒也罢,可弟弟毫不知情,若非您醒的及时,只怕太子最后会把驸马当作是反贼给处置了。”

    父皇沉吟道:“太子情性温和,处事优柔寡断,如他知悉真相,必会处处留情,反叫人看出端倪。至于驸马朕早在此前赐给了他一道旨意,若太子真要动手,此旨能保他平安。”

    我诧然,“那他怎地不告诉我害我白白担心了一场。”

    父皇皱了皱眉,淡淡道:“或许驸马有他自己的想法事情都过去了,不必追根究底了”

    这话听着甚是耳熟,我那夫君几时与父皇会如此的口径一致,配合默契的

    我耷着脑袋百思不得其解,看父皇的样子是真的乏了,我也就不敢久留,恋恋不舍的交待了几句,请了安这才缓缓退下。

    一出寝宫见太医署规规矩矩站了一排,遂上前询问父皇病况,他们相互交换了一下神色,道:“皇上能醒来已是天之鸿福,臣等自当竭尽全力。”

    话音方落,屋内的侍奉内监传召太医,我来不及多问一句,他们便匆匆踱了进去。

    怔忡之际,东宫太监奉太子之命传我过去一趟,左右无事,我便随之前往,未料一跨入书房发现宋郎生也在,他与景宴正神情肃穆的盯着桌上的木盒。

    我不明所以,“怎么了”

    景宴见我来了,用指节轻轻点着桌面,“皇姐,大事不妙,当日你从万坟岗的地窖带回的前朝兵符,竟然有假。”

    我微微一惊,“怎么可能”

    宋郎生捻起一块兵符,“前朝兵符乃为鱼形,君主与将领手中各持一半,合则为一可率万军。乍一看去这几个兵符并无不妥之处,可我幼时曾见过父亲把玩这兵符,符的底缝所刻之字与此并不相同,应当是有人伪造的。”

    我端起来细细看了一番,知他所言非虚,“可我当时确是从瑞王的秘地中取出,岂会有假”

    宋郎生道:“这兵符刻纹尚新,不似被尘封数年,十之是后来被人给换了。”

    我看向景宴,景宴摇头道:“从皇姐你带回宫时,这兵符我看了百次千次,就是眼前的这几个,再者,此物事关重大,我当即藏在一处极为隐秘之处,不可能会给别人任何可乘之机”

    我大惑不解,宋郎生忽然问我:“公主从地道出来后,这兵符可有转过他人之手”

    他人之手

    当时我被风离追杀,到了崖边跳崖自保,然后

    “是聂然”我终于回过神来,“那时我被树枝扎得浑身是伤,几欲晕厥过去,后来聂然出现救了我,可那会儿我根本无暇顾忌什么兵符,待我清醒了,聂然就把兵符还给我”

    景宴猛一拍案,“果然是奸诈之徒,他分明已换走了真的兵符,却还惺惺作态把所有人都给骗了”

    宋郎生慢慢道:“聂光让聂然留在京中让我们掉以轻心,利用风离在京城兴风作浪让我们无暇顾及于他,而他们只怕早已用那几个兵符暗中联络忠于旧朝的藩王,集结更多的兵力蓄势待发”

    景宴沉着脸道:“最让人难以料及得是那聂然竟是前朝皇帝的子嗣,聂光隐藏他身份那么多年,利用驸马与皇姐取得瑞王的兵力,随后定会为聂然正名,打着复国的旗号公然起兵呵,他果然是前朝的好臣子”

    宋郎生道:“眼下当务之急是增大追捕聂然的兵力,聂然身中软骨散,应当跑不了太远,若能及时将其擒获,聂光欲行此事,便是出师无名,纵有那前朝兵符,也未必能号令群党。”

    景宴连连点头,起身与宋郎生商议起调兵遣将之决策,我偏头看了锦盒之中的兵符,想起聂然为了救我把解药给我服下,而他明明应当连夜逃走却为了守住我在禹王府待至天明,若他当真被捕,父皇与太子必然会杀鸡儆猴,以除后患,可那时,我真能狠得下心肠么

    “阿棠”宋郎生拍了拍我的肩,“你在想什么,一直走神”

    我回过神来,这才发现我们已然从东宫走了出来,今夜无雪,却依旧是天寒地冻,我道:“只是在想父皇和我说的话”

    宋郎生替我拢了拢袍子,拉着我的手道:“太子还是希望能由我亲自领兵去追捕聂然,毕竟我在聂光身边已久,对聂家一干护卫的惯行路线较为熟悉。”

    我点了点头,笑了笑,“你这就要走你不是说要寸步不离的守在我身边”

    “所以我才想问你要不要与我同行”宋郎生望着我,见我有些为难,“是我疏忽了,你应当不愿见到他阿棠,反正公主府还未修葺好,你就留在宫中,好好陪着皇上,我争取十日内赶回来陪你”

    他的眉眼间蕴着笑,叫人移不开眼,我忍不住搂住他把脸埋在他胸前,“你还记得”

    他轻轻抚着我的头,“我们成婚的日子我岂会忘”

    我鼻头一酸,抱得更紧了,只听他道:“那年我被你硬虏到府中,成婚当日我告诫自己勿忘今日之耻”

    我:“”

    见我怒目而视,他俯身在我耳边,轻道:“好在今日在玉龙山庄时我已一雪前耻”

    我手中一用力,捏着他的腰。

    他嘴角一抽,“过几日回来,我会再雪前耻,公主记得等我。”

    “你可以走了,不送”

    接下来的几日,我如他所言乖乖的留在宫中,陪陪父皇,见见母后,找找嘉仪,散散步,倒过得安逸平静,辗转而过。

    父皇身子有所好转,亦能上朝议政,但他更多时候是让景宴处理朝政,把诸多大权交予景宴手中,满朝文武但凡不是瞎得都看得出他已有了让贤之意。

    经祭天大典之后,景宴行事也愈发有了王者作风,再加上内阁赵首辅与李次辅一力支持,他未来的帝位已是固若金汤。

    虽然令我略感不安的是他的身体因繁重的政务更弱了些,除上朝以外的时间暖炉不离身,日日以汤药奉之,夜深露重咳嗽不止,太医皆说太子体弱,应多加休息切勿过于操劳。

    我想,父皇始终面有凝色,若太子不堪重负而倒,那才真是前景堪忧。

    这就是父皇开始考虑太子娶妃的原因,得让皇室尽快添加子嗣。

    原本景宴就有个心仪的女子,后因家世平平只是个六品同知的女儿,纳为良嫔,这两年来亦无所出,太子妃之位悬而未决。

    赵首辅千金赵嫣然自然是一个理想的人选,父皇听闻赵庚年此前应允了这桩婚事,本是颇为喜悦,谁知赵庚年匆匆进宫哭诉道:他的女儿被叛贼聂然所绑架了,求皇上与太子派兵前去营救。

    赵嫣然被聂然给拐了

    我觉得颇有些荒唐,不过见赵首辅那般焦虑痛心,又觉不似作伪。

    父皇安慰赵庚年,说太子早已派兵去追,若真见到令千金必然会把她平安带回来。

    我在一旁揉着眉毛想,只怕见到了令千金,也未必能将她带回。

    果不其然,下了朝之后,赵庚年前来我长乐殿,道有要事与我相谈。

    我屏退众人,还未开口相询,赵庚年便跪,颤颤巍巍道:“老臣恳请公主救小女一命”

    我连忙搀他起身,“赵阁老何出此言本宫既视嫣然为友,自会救她”见赵庚年摇头苦叹,我问:“是否,并非聂然虏走嫣然,而是嫣然自己跟他走的”

    “当日公主同老臣一番言辞,令老臣苦思良久,终向小女道破,若她不愿嫁予太子,老臣不会强迫,只要老臣忠于皇上忠于太子,赵家也不会受到牵连”赵庚年垂下眼,“小女得闻后自是开怀不已,谁知京中没几日便传来通缉追捕聂然的消息,当夜她便留书出走,说是要确认聂然的平安再回来”

    我轻叹道:“嫣然啊嫣然,她是何等的聪明,本宫以太子婚事为胁答应留聂然一命,如今聂然逃出京城,她料想我未必还会遵循诺言,故而才亲自前往,若她能到聂然身边,便是一个很好的人质,纵使追兵追上,看在赵府千金的份上也不敢赶尽杀绝,她不是去确认聂然平安,却是去保聂然平安的”

    赵庚年正欲张口,我道:“以我对聂然的了解,他不会为难令千金的,若是嫣然要走随时可以回来,可她的心在那儿,只怕我也是无能为力”

    赵庚年沉默半晌,终道:“正因如此,老臣才前来求公主相助也只有公主你,才能带回小女啊”

    “这”

    “公主,”赵庚年往后倒退一步,再度跪,“老臣只有嫣然这一个女儿,若她有什么闪失,老臣”

    我终究还是应允了赵首辅。

    他确实是老谋深算,知晓我与聂然素日的那些恩怨,只消我能让聂然对赵嫣然说出什么绝情的狠话,嫣然自然会死心离开。

    可如此一来,我就要再一次面对聂然了。

    就在我离京三日后,青州传来消息,宋郎生已擒获叛贼聂然,现押于牢中。

    我所距离青州不远,赶了一夜的路,终于抵达了所在。

    本章完

    作者有话要说:留言越多,更新越快哦~~~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一手遮天,一手捶地章节列表 http://www.biquger.com/biquge/4606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