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一手遮天,一手捶地 > 第三十七章 修完整

 推荐阅读:抗日之陆战狂花 打穿西游的唐僧 超品命师 天道美人黑化警告 美女的贴身兵王 我只有两千五百岁 漫游在影视世界 武道凌天 宠物天王

第三十七章 修完整


    我一度认为邀月楼与那些酒楼无甚差别,不料入内发觉楼宇宽敞明亮,天井式的围栏层层旋绕而上,虽少了几分靡靡之色,却别有一番大气雅致。看完美世界最新章节,去眼快杠杠的。

    二楼三楼皆是雅间,以不同绣样的屏风为隔断,放眼望去席间人影绰绰,想必慕名的贵客早已坐定等着好戏。

    白玉石砌的舞台边上设有两处案席,一处悬着层层纱帘,隐约可见帘后摆琴,而正对面的檀木桌上已摆好茶点及青铜香薰,正是为对曲者所设席位。

    来之前我自然命人清掉其他对曲对手,故而楼内小厮一见我们便伸手引我们入座,此刻楼中乐声起,舞姬登台献舞,一时气氛大盛,楼中俱是杯盏相碰言谈欢笑之声。

    我双手捧着茶盏来回滚着暖手,四顾场中舞姬妖娆酣舞,心中腹诽决计不能让宋郎生来这等场所,男人还是日出勤恳劳作日落早归没见识的好。

    想到这儿我把目光扫向聂然,以前在陈家村,煦方总能用箫声吸引许多村里的姑娘成群结队的来搭讪,后来有天他说,不如不捕鱼了,去邻镇上的红楼卖艺,赚的更快更多。我自然是竭力反对,嚷嚷着他见多了那些莺莺燕燕乱了心该如何是好

    同样的人,同样的场合,当年百般阻挠,今时千方怂恿,这算不算是物是人非

    察觉到我的眼神,聂然转头道:“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忽然想起个疑问,就这么脱口问了:“你的箫是从哪儿学的”

    他一怔,眼里似乎掠过一丝清寒,我摆摆手,“不回答也没有关系”

    “我儿时不会说话。”

    我诧然。

    他温雅的声音在这喧闹的场合显得格外平静,“寻常人家的孩子一两岁便能说话了,可我到了四岁连爹娘都说不出。所有人都为之忧心为之叹息,我亦然。一日日看着我爹对我从期许到失望,喜悦也好恐惧也罢,我都无从诉说。”

    “后来有了箫,它能替我说出我说不了的话。”他半敛下眉睫,修长的手指轻轻抚着箫,“我也记不得是如何学会,就好像这是我与生俱来就能做到的事一般。”

    两年前,和风也问过煦方,你明明失忆了,怎么会记得箫是如何吹的呢

    他挥着箫笑道:“我也不知,一拿起它,就觉得好像生来就会一样。”

    一个错眼,我几乎要把眼前这个人看成煦方了,这才伸指揉眉,一遍遍暗示自己他们是两个截然不同之人。

    此时楼内奏乐戛然而止,舞姬们也纷纷散退,我看向前方纱帘处,已有一人婉坐琴边,虽瞧不清真容,其宁雅姿态,竟莫名给人予妙曼之感。

    全场刹那静下,只余清风吹拂帘动,所有人俱在屏息等待拨弦。

    女子左手抚上琴端,在徐徐抬起右手时似乎往我们这儿一看,下一瞬铮然拨弦,弦弦声紧,骤然卷起一股风起云涌之势。

    琴声摇曳之中驰骋动魄,若为入阵曲,或能振奋军心,可在这种把酒言欢的风月之所奏起浩瀚沙场,就不怕惊吓着宾客咽不下菜肴么。

    重点是武姑娘你弹这种曲子是要让聂然怎么吹才能和的上。

    我揉了揉额,于是最终还是要动用公主的权利才能见上一面么

    曲风已渐转轻弦低音,聂然玉箫在手,缓缓举到唇边,顺着琴声凄肃之境,徐徐奏出一片沉远平旷。

    若要说武娉婷弹的是金戈铁马的厮杀,那么聂然吹的应就是战后的残躯遍野,箫声如吟如诉,悲凉惆怅。

    然而,萧索之后逐见平川策马,赤胆之心化为柔情,直待箫声渐若游丝,曲终弦收,余音不绝,一时间全场无声。

    一声叫好打破沉静,楼中又恢复了盛意,一个小丫头碎步上前对聂然道:“公子请随我到听梅轩静候片刻,我家小姐随后就来。”

    聂然不留痕迹的露出一丝笑意,我舒了口气,朝他点了点头。

    我们很快便见到了传说中的武娉婷。

    不得不说她是个极美的人,那张脸就像水墨画里描出来似的,一进门整间屋都让她衬的明媚动人。

    我和聂然站起身为礼,她淡淡扫了我们一眼,“你们谁才是与我对曲之人”

    我一怔,聂然摊开展心比着我道:“在下只是想沾一沾我这好友的光来一睹姑娘芳容,冒昧之处还望姑娘莫要见怪。”

    武娉婷神情浮出愠意,“我不见闲杂之人。”

    聂然道:“是在下唐突,如此就不再叨扰了。”又转头看向我,“白兄,我先去外厅等你。”说完安上门,只留我们二人在屋内。

    我笑盈盈的朝她拱了拱手,正待张口,武娉婷袖中突然弹出剑锋抵在我胸口,沉声道:“奏箫之人不是你。”又看向我的脖子,问:“女扮男装混入邀月楼有何居心”

    我颇为无奈的叹了叹,从怀中掏出公主玉鉴给她看,“我姓萧。”

    武娉婷瞧清后收了剑,警惕的往后退了一步,欠身道:“原来是襄仪公主,民女眼拙,方才无礼,还望公主宽恕。”

    我坐,笑了一笑,“不知者不罪。”

    武娉婷态度倒是恭谨:“不知公主殿下大驾光临是为何事”

    我不愿兜圈子,直言道:“不瞒武姑娘,我在查一宗旧案。这个案子与武姑娘有关。”

    武娉婷闻言一笑,“邀月楼打开门做生意,从未做过什么不法勾当,更未牵连什么案子”

    “我所指的旧案不是指邀月楼,而是尚威镖局。七年前的一夜灭门,武姑娘是唯一的幸存者,关于那案”

    武娉婷脸色微变,截住我的话道:“民女得以苟活至今已是苍天垂帘,往事不堪难以回首,还望公主体谅一二。”

    意料之中的态度。

    “原来武姑娘并不想找到当年害死你全家的凶手,”我道:“既如此,又何必以对曲为由头寻人呢”

    武娉婷倏然抬头。

    我笑了笑,“方才武姑娘一看到我那奏箫的朋友,眼中便黯了下去,难道不是在失望他非你所寻之人么”

    她的身影在灯光中沉默片刻,道:“公主以为我在寻找何人”

    我刷的一声展扇摇了摇道:“当年尚威镖局的灭门案从镖头至伙夫无一幸免,可死里逃生的你不仅不隐遁更大张旗鼓的开了这邀月楼,怎不令人匪夷所思”

    “直到听了武姑娘的琴曲我才幡然醒悟,原来武姑娘并非要躲人,而是要寻人,所寻之人是一个会奏箫的男子。”

    “所以我就在想,这个男子,会否与当年的灭门案有关”

    “七年前武姑娘正当二八年华,若是遇到一个能与自己琴瑟和鸣的男子,会发生什么事呢”

    武娉婷听到这儿突然眯起了眼,笑出声来,“襄仪公主果然名不虚传不错,我爹我大哥我的同门师兄弟皆是被他所杀。”

    我倒是怔住了。

    她脸上露出嘲讽的笑,“被我最为倾慕之人所杀。”

    七年前武娉婷还只是个纯良貌美的小姑娘,十六岁这种年龄正是春心萌动的时候,可镖局里都是喊打喊杀的大老粗,根本就没有人能和她好好交流一些细腻的小心事。

    某日某夜她独自在院落弹琴,墙的另一头忽然飘进箫声和上她的心曲,所谓知音难求,她一时心潮难掩推门而出,月下站着个俊朗不凡的男子朝她儒雅一笑,自此,孽缘起。

    武娉婷说这个男子叫风离,我一个没留神差点听错为凤梨,没有人会叫这种名字好不好。

    很可惜当年的武娉婷没能有我一半的智慧,在凤梨的甜言蜜语中坠入爱河,并把他介绍给自己的爹。凤梨说他是刑部官员,很有诚意娶他女儿。

    武娉婷她爹一听说对方是朝廷官员也喜不自禁,于是把他当成未来女婿一般常常喊他来镖局吃肉喝酒。

    这一来二往,关系自然更是亲近些。

    凤梨得知镖局的情况并不大好,有一天急匆匆跑来透露了一个内部消息,皇上要捉拿叛贼,若你们能替官府捉住他们,必定龙颜大悦,极有可能会将镖局封为皇镖。

    武娉婷她爹当然想赚这笔生意,可转念一想,连朝廷都抓不到的人,他们哪来那么大的能耐呢

    凤梨拍拍胸脯说不必操心,他已安排了一人打入叛贼内部,此人会跟着他们一路逃跑留下线索,你们只管埋伏擒住便好。

    听到这儿我下意识说:“叛贼是君锦之,奸细是采蜜”

    武娉婷大惊,“公主知道此人”

    “她曾是我的贴身宫女,不过自那夜起便没了人影。你先继续说。”

    于是当晚,武娉婷的爹同凤梨谋划了一番,最后决定兵分两路,一路由她爹亲自带着追杀君锦之,一路由她大哥带领追杀君锦之的儿子。

    万万没有想到,大哥这路被突围逃脱,而她爹那路直接就把君锦之给放了。

    这事态变化实在大出我料,我忍不住打断她:“莫非你爹不想做这笔买卖”

    武娉婷道:“我爹并非不愿做买卖,而是在遇到那君锦之后下不了手,而这一切,风离一早便算到了。”

    我一时懵了懵,这其中关键点似乎近在眼前,“难道你爹与君锦之是故交”

    武娉婷颔首,“他年轻时曾受惠于君锦之,虽十多年未见,却把他视作恩人。”

    我心中忽然想明白了,“换而言之,风离从一开始就知晓你爹与君锦之的关系,他接近你,故意让你爹一同参与,根本不是为了擒获叛贼,而是另有所图”

    武娉婷讶然看了我一眼,道:“公主果然心思敏捷。”

    那夜,武娉婷的爹认出了故友,这才知道,君锦之身上藏着一个惊天大秘密,这个秘密除了风离之外,天底下还有许许多多人都在虎视眈眈。

    而君锦之担忧这个秘密会随着这场追杀而消亡,那么就当真复国无望了。

    武娉婷的爹当机立断助他们逃至百里外。

    怎料风离忽然出现,君锦之不愿牵连他人,便砍了武娉婷她爹一刀,洋装是厮杀所伤,最终独自携妻逃走。

    风离自然不信,却未当场拆穿他们,甚至还假惺惺替武娉婷的爹留下了大夫,自己带着一拨人马继续追。

    我问:“你爹既带着君锦之的秘密,为何不找到他的儿子,将真相告诉他呢”

    她停了许久才道:“那时君锦之的儿子不知所踪,我爹只好先回镖局再做打算,谁料没过几日,风离就来了。他想从我爹身上逼问出秘密所在,我爹三缄其口。那夜,他命人杀光了镖局所有人,当着我和爹的面,连同我大哥在内。”

    我无法去想象心上人杀光自己至亲的画面,然则武娉婷说起这段的时候越是语调平平,容色淡淡,就越是触目惊心。

    “你最终又是如何逃脱的呢”

    武娉婷似笑非笑,“我爹将他所想知道的附耳说予我听,说完了,就自断经脉而死。而我,便成了世上唯一知道秘密之人。”

    我默然:“原来如此。风离既然如此想知道秘密所在,自不会伤你性命。”

    这凤梨谋人步步算计,手段狠辣而利落,品格更是缺德无良,想到将要与他为敌,我忽觉遍体生寒。

    武娉婷见我不吭声,道:“公主怎么不问他为何不将我抓起严刑逼供”

    我摇了摇头:“他深知你恨他,越是逼迫越会同归于尽,若我是他,倒不如放你一马,再暗中派人跟踪你,或许还能从中获取线索,否则,他就算挑断你的手筋脚筋,你也不可能泄露半句。”

    武娉婷闭上眼,“这些年,我爹同我说的地方,我一回也没有去过,而他,一次也未曾出现过,但我知道总有一日,他会亲自来找我,那时,我会杀了他。”

    我不敢戳穿武娉婷就凭你怎么可能杀的了这样可怖之人。

    不过武娉婷道尽所有后思路很快转回刚才的问题:“公主方才说,采蜜是你的贴身宫女,这样说来,风离与公主或是有所瓜葛”

    我叹了叹,“所有有可能性之人都想过了,实在没有头绪。”

    “那么公主为何费尽心思重查此案”

    我瞟了她一眼,“当年你是否把犬粮给了那个采蜜,一路追踪君锦之之子”

    武娉婷坦然道:“不错。”

    我犹豫须臾,合上扇面,“武姑娘,我说了你可莫要冲动。采蜜几日前出现了,这些年一度诈死,我想,均是那风离公子一手策划的。”

    武娉婷冷若冰山的面孔终于绷不住了,“她现在何处”

    我道:“你放心,她正安然住在公主府内,暂时未有动静。不过武姑娘,恕我直言,那风离诡计多端,且在暗处不动声色,即便找上门去,只怕也问不出半点他的消息,若想引蛇出洞,为今只有一计。”

    武娉婷凝住眼,“公主请说。”

    我起身,走近她一些:“请君入瓮。”

    窗外孤月寒鸦,我将我的计策和盘托出。武娉婷听完后很久没有说话,可即便再艰难,她终究还是做出了抉择:“好。”

    我深深盯着她,“也许会死。”

    她淡淡的笑了笑。

    “公主可曾体会过绝望当老天将所有一切慢慢夺走,你却无能为力时,便会明白,未知生时痛,何惧死后苦。”

    这种反问比拟句听得我寒毛莫名其妙的竖起。

    一点残月入屋。

    我瞧着天色更浓,想着今日也只能到此为止。

    临走前想起一事,遂问她:“你可知君锦之藏起来的东西究竟是什么能让风离如此紧张,令你爹到死也不肯透露”

    武娉婷飘飘然道:“谁知道呢但他既为前朝皇族,所藏之物应当不容小觑。”

    我的心漏跳一拍,几乎以为自己是幻听,“你、你说谁是前朝皇族”

    她见我手抖的脸扇柄都握不稳,颇有些困惑不解,“怎么,公主莫非不知君锦之乃是前朝瑞王么”

    烛火啪嗒一声响。

    多日以来,萦绕在心中的迷雾忽然被剥开,我倏尔抬眼,自武娉婷的眼中望见了惊慌失措的自己。

    君锦之是前朝瑞王,宋郎生是前朝瑞王之子。

    如果是这样。

    当真是这样。

    父皇害死的不仅仅是宋郎生一家,更是赶尽杀绝毁了他的所有。

    于君锦之而言,所谓的谋逆,从来只是想夺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

    那么,我与驸马之间隔着的,远不止是家恨。

    更有国仇。

    第二更,前更也修

    “公主可是有何不妥之处”

    大抵是我出神的太久,武娉婷亦然不安,我摇了摇头,再也无心作别,就这般步出厢房。

    我曾问过宋郎生,仇报了么那时他回答:算报了。

    我不明所以。

    何谓才算报了仇

    他是否知晓自己的身世

    若知,是怀着何种心做这个驸马,何种情承认自己喜欢上我

    若不知,若是始终不知那么在揭穿真相之时,又会如何抉择

    猛地想起那晚,他对我说:“我只是有些害怕,又要有什么人什么事让我们分开。”

    当时,我想掏着心窝回他一句我也是。

    正因我们惧怕离开彼此,才会隐瞒彼此。

    然则,记忆总会有复原的一天,真相亦会有水落石出。

    何苦要等到山穷水尽之时,让上苍决定我们何去何从

    聂然见我下了楼,紧步跟上前来,道:“谈好了”

    我呆呆看着聂然,脑中瞬时划过不少事,顿了顿,方微微点头,想说就此别过,改日再叙。但刚踩出一步,视线竟莫名糊了糊,一阵眩晕让我险些站不住脚。

    聂然眼明手快扶定我,问:“公主可感有恙”

    我勉力定神揉了揉眼,“无恙,近来偶尔如此,应是身子骨没养好。”

    聂然不由分说的将我搀上马车,坚持送我回府,我咂了咂嘴,没好推拒。

    待到了公主府前,刚跃下马车,聂然便没头没脑地道:“若公主不介怀,这支箫,我想收下。”

    我回首,他的容色在灯下有着淡淡的暖意,不知从何时起,他好像与初时那冰冷的聂然已有所不同。

    方才我在邀月楼彷徨不知何处时,正因看到了他,想起了与煦方的过往,才拨开了心底的云雾

    倘若那时的和风能以更勇敢的方式同煦方一起面对,而非被动的躲在客栈等待,那么最坏也不至在形同陌路前连一句道别也无。

    今时不该重蹈覆辙。

    哪怕宋郎生真是前朝皇族,哪怕阻挠在我们之间的是无可磨灭的千愁万怨,至少也应他瞭解真相,瞭解我的心。

    我对聂然说了声好,回过身去找驸马。

    可踏入府邸,柳伯见着我便火急火燎地跺脚道:“哎哟我的公主殿下,您究竟上哪儿去了,驸马爷可找了您大半日”

    驸马找我

    我一怔,“他现在何处”

    柳伯慌的连话也讲不清,“他他他走了啊。”

    我心头一跳,“走走去哪儿”

    柳伯茫然晃着脑袋,“似乎是大理寺的公事,又似乎不是,驸马爷让我同公主说,他暂且离开一段时日,撑死了个把月,公主安生呆在府里等着他,万事不必过于忧心,待他办好事便即赶回与公主相聚。”

    我头懵的有点晕。

    究竟发生何事能让宋郎生不告而别连去向都无从明说

    我一时委屈一时气极,喘得胸膛剧烈起伏,“他走了有多久”

    柳伯吓傻了,“一、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快马加鞭,命人分往离京三条官道追赶,没准还能赶上。

    我一挥袖,正想吩咐下去,不知是否因为之前就心绪烦乱,如此一搅和更觉得一口气闷在胸口喘不过来。

    我握住衣襟竭力想把气熨平,然而呼吸通畅之时肺部竟刺痛起来。

    心底蓦地觉得不对,喉头有股腥甜味道涌上,眼前发黑阵阵,只听柳伯一声声叫着“公主”,好像还有阿右“快扶公主回房”“请周太医来”的声音混杂在一起,然后,支撑不住闭目昏去。

    不知有多久,也许并未太久,几乎是倏然而醒自床上坐起,第一眼便看到了在为我低头施针的周文瑜,还有焦急守在屋里的柳伯与阿右。

    没有宋郎生。

    “驸马”我喃喃开口,发觉嗓音哑的不像自己的声音,“驸马走多久了”

    柳伯颤颤巍巍道:“两个多个时辰了殿下,你先躺好,莫要操劳过度老奴已派人进宫告知太子殿下去了”

    两个多时辰,怕是追不回了。

    这时周文瑜已然收针,我卷下袖子,无力道:“你们都先退下罢,本公主是真倦了,一切待太子来了再说。”

    “公主。”周文瑜忽道:“老夫有话想要单独同公主说。”

    柳伯与阿右退下后,我回身将软枕垫高,见周文瑜由始至终埋头不敢看我一眼,问:“何事”

    孰料下一刻他跪,抬起头,眼中竟蓄着泪,“公主公主是老夫无能”

    我看他这般,心中沉了几分,“你此话何意”

    周文瑜几乎每说一个字都在颤抖:“公主之所以晕厥非过度疲倦,而是毒毒发”

    我茫然,“毒发什、什么毒”

    “忘魂散,是忘魂散啊公主曼陀罗毒发之时,周身经络会逐渐变紫”周文瑜语无伦次的嗫嚅着,“不是天山曼陀,而是曼陀罗怎么会是曼陀罗呢”

    我脑中嗡的一声,双手几乎下意识握紧棉被,“你是说,本宫中的,乃是必死之毒曼陀罗所制的忘魂散”

    周文瑜艰难的点了点头,复又不可置信地抬头,“当日,当日公主与师弟设好圈套不是分明是说公主中了于性命无碍的天山曼陀,又、又岂会”

    我掀开衣袖,这才发现腕上经脉渐呈青紫,想起近日来几番异常的晕厥,恐惧寒意倏如千万条细虫游遍寸寸肌肤。

    太子给宋郎生的忘魂散确确实实是不让人致命的忘魂散。

    虽然那时他假意投毒,我也记得我未曾服下此毒。但这么久以来,看着宋郎生始终不愿告知真相,我一度以为是后来发生了什么,他又给我服下了忘魂散。

    所以他才会在听说药有变故时火急火燎的赶去康临府上暗查。

    可是萧其棠,你怎么就忘了,韩斐还在之时便告诉了你,宋郎生的药丸早就被你掉包了。

    他那手中的药根本就只是普通的面团。

    真正不致命的忘魂散不已被你收入囊中了么

    我骤然想起今晨收拾书房时在矮柜里看到的木盒。

    不顾周文瑜阻挠,掀开被褥,光着脚,一步一个趔趄挪到了书房,找到了那半尺见方的紫檀木盒。

    打开,一颗褐色的药丸安静的躺在盒子里。

    看来我所中的,就只有可能是会夺人性命之毒了。

    周文瑜亦步亦趋的跟了过来,我木然的盯着药丸,问:“本宫还能活多久”

    “公、公主”

    “说”

    周文瑜碰上我的眼神,又赶忙避开,“至多一个月或不足一个月”

    一个月难道我至死都不能再见驸马一面么

    我用力闭上眼,“毒发时会如何”

    他的声音说不出的苍凉,“四肢八骸疼痛难忍,五脏六腑溃烂不、不过老夫会尽力减少公主的痛楚可施针、可用药、可”

    “你出去罢。”我漠然睁开眼,盖上木盒,“不要将此事告之任何人。”

    周文瑜不敢拂我意,他一走,我全身气力像被掏空一般,整个人软软的瘫在座椅之上,憋了很久的眼泪还是一滴滴滚了出来,滚到脖子上,滚到胸口里。

    夜风自窗外呼呼吹进,我居然庆幸自己的嗓子哑了,如此,抽噎之声才能为风声掩盖,不必惊动任何人。

    本以为自己并不那么畏惧死亡。

    可以在被人抛弃后寻死,可以在刺客如林中挺身挡箭,可以在漫天大火中听天由命。

    但为何时值此刻,在得知自己大限将至之际,心会恐惧的如此分明

    朦胧泪眼中,我发现书案上用镇纸压着的一封信。

    信封上“公主吾妻亲启”六字赫然而现。

    确是驸马的字迹。

    我回过神来,用手背抹净眼泪,拆封展信。

    信曰:

    阿棠,因事发突然,勿怪我不辞而别。恐信遭他人所阅,故难明事由。

    我曾数番想说出真相,不想在下定决心之际寻遍京城也寻不到你。

    不能亲口告之,我心甚憾。

    或待我归来,你的记忆已然复原。

    不知那时,你会为此痛楚,还是遗忘。

    眼下,我只有一愿。

    盼你不论记起何事,都能信我如初。

    宋郎生自钟情萧其棠那天起,心便未曾动摇过半分。

    不论处境如何,不论经历如何,不论身世如何。

    除此以外,别无所求,唯愿你平安。

    宋郎生书。

    我反反复复看了几遍,直待纸上的字被泪水晕的模糊不堪。

    信无声,泪无声,仿佛连呼吸也无声。

    只余下一室空寂。

    本章完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文章更得慢,前情大家可能忘很多,未免看不懂,这里解释一下。

    先说忘魂散。

    大家还记得这篇文第一次提到忘魂散是周神医告诉失忆归来的公主吧。那时候公主觉得这个药很奇怪,为什么要先让人失忆再让人死。所以她问周神医有没有一种可能性是可以不致命的,结果一问,真有。有两味药,一味是叫曼陀罗有毒,一味叫天山曼陀没毒。而据周神医说,当今世上会做这个药的人只有他师弟康临。所以公主就去找康临查证。而康临表示,这几年确实做了两粒药,一粒有毒一粒没毒。所以公主后来就让康临传出风声,说无毒的那个药引有问题,然后把宋郎生给引了出来。。。。。。。这时候周神医、康临也因此以为,公主中的毒是不致命的。。。。。

    但后来回忆篇公主想起来了,当时驸马其实是没下毒的,所以关于公主最后为什么还是中毒了,这个谜一直没有解开本来公主是以为最终还是驸马下毒,如果是驸马下毒,肯定不会致命这点她还是对驸马有信心的。结果没想到,自己中的是致命的毒。这时她才想起,在韩斐篇的时候她掉包过用面粉团掉包驸马手里的那颗不致命的药,换句话说,她中的一直都是致命的毒。

    这样说大家理解没

    再说关于瑞王。

    上章提过瑞王是前朝的一个比较得民心王爷,算是谋逆案的头头,化名君锦之,宋的爹。因为造反失败,所以连夜逃跑,但他手中还握有很重要的东西有可能是非常丰富的宝藏又或许是兵符之类的,所以凤梨为了拿到这个东西,就利用武娉婷的爹去问出那些东西的下落。因为瑞王非常信任武娉婷的爹,自己有可能就要死了,所以把秘密告诉可以信任的人再让他告诉自己的儿子结果武娉婷的爹找不到宋,这时候风离又杀过来了,为了保住女儿,就把秘密告诉女儿。。。。。

    这段我觉得写很明白了不懂为什么大家嚷嚷着看不懂这段然后这样解释完还有没有不懂

    最后如果你们一直说的不懂指的是不懂宋郎生去哪儿了他怎么了之类的那些我还没写啊下章你们就懂了~~

    最后的最后请留言有疑问的更要留言我会回答,最重要的是,如果确实是我没写明白,我得改正啊

    最后的最后的最后感谢一下上章丢霸王票的小灰灰和简爱~~谢谢~~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一手遮天,一手捶地章节列表 http://www.biquger.com/biquge/4606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