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太一幻梦 改写人生 灵剑尊 大神你人设崩了 末世之三宫六院 末世之无限兑换 武统山河 我家后山成了仙界垃圾场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第十一章


    我维持着那盛气凌人的姿势看着众臣哆哆嗦嗦的身影。

    直到太子道:“今日就先退朝吧,滋事改日再议。”

    拖沓了许久后,赵首辅山呼千岁,百官也跟着大呼起来,待我和太子拂袖一走,众官才纷纷下殿而去,太子绕过拐角转身笑道:“皇姐,方才你那气势威振不凡啊,连我都给唬住”

    我在回廊下收了脚步,叫住他:“太子弟弟,你过来一下”

    太子疑惑退回步伐,我一把揪住他的袖子,“没大事,就是腿软了,让我撑一撑”

    太子:“”

    等到僵硬的四肢恢复点气力,我那如筛子般抖个不停的才止过劲来。

    还好得以瞒天过海。

    万幸事先早有防备。

    我是继续更新的分割线

    今日起早宋郎生给了我一沓纸。

    我瞅这每张纸上都绘有一个人像,并用小楷注明此人姓名官职及性情特质,“这是”

    宋郎生道:“早朝的官员大抵都在此,公主将此记熟,可在朝会上一一认出,不易出错。”

    我恍然道:“这是你画的”

    宋郎生负手而立:“不错。”

    我道:“画的真丑。”

    由于背对着我,我瞧不见他的反应。

    我又道:“你居然还把你自己给画上了,拜托我难道连你也认不出么”

    还是不晓得他是何神情。

    我继续说:“话说回来你是如何绘出你自己的莫非你平日躲屋里就是偷照镜子来着还是说你在画此像时搂着面镜子照着画的啧啧”

    宋郎生转身把那叠纸夺走信步离开,我只得跟着后头道:“好好好,驸马你笔工上乘惟妙惟肖”

    这倒是句大实话。

    这些画像虽比不上什么大家名品,至少神形皆足,想来若是看过一眼待见真人一瞅一个准,我趁早膳时笑吟吟看,只到末尾愣了片刻:“此人”

    宋郎生探头瞄了一眼,道:“此人乃是十三道监察御史,名叫杨睿林,有何问题”

    我嘴中有些发苦地道:“竟是御史言官,这下麻烦可大了”遂将路上撞倒老爷爷一事简单的说了一遍。宋郎生听罢问:“公主没认出他,他可认出了公主”

    我回忆了一下,道:“现下想想那时他起先是破口大骂,待看清我的脸确是噤了声,然我当时光顾着道歉,没注意到不妥”

    宋郎生搁下饭碗,起身道:“公主,随我来书房一趟。”

    到了书房,他指着书桌上散落着的奏疏问:“这些可是太子差人送来给公主过目的”

    我点了点头。

    宋郎生想了想,向我微微躬身:“不知公主可否让我一阅”

    我忙点头答应,又说:“多大的事,何必行这种礼,你这样我慎得慌”

    宋郎生看着奏疏道:“这本是越权,有时依矩行事方不会出纰漏。”

    我听的怪不是滋味,却又不知该如何反驳。宋郎生看了一轮,最后拣了其中一份杨睿林“改稻为桑”的奏疏,说:“这份东西只怕杨睿林是想不出的,他是赵阁老的人,此策应是赵庚年的意思,然而赵庚年的奏疏却对此策只字未提,反倒让个不起眼的御史去说,想来欲要在朝上给太子殿下和你一个措手不及,加之公主你未认出杨睿林一事,不论赵庚年有否起疑,都免不了对你的试探之心。”

    每每宋郎生滔滔不绝的说起这些朝中破事我都听的悬乎,这次更是被绕的可以,只得问:“你的意思是,一会儿早朝,赵庚年会有心让杨睿林为难我”

    宋郎生点头:“并非没可能。”

    我冷汗涔涔,“我记忆尽失,他若问起那些朝廷要事,我回答不利索,不就露陷了”

    宋郎生微挑眉:“公主对改稻为桑一事,有何看法

    ”

    “问我我我可什么都忘个干净”

    宋郎生说:“不妨说说看。”

    他这样问,分明我有心考我,我揉了揉隐隐跳突的额角,“我觉着不大靠谱。现今这个时期,天灾人祸不断,温饱尚未解决,还指望发展什么丝绸业充盈国库”

    宋郎生脸露笑意,示意我继续说。

    我硬着头皮道:“除非等大庆海军剿平了为祸东南的倭寇,肃清海路,打通与西域诸番往来的丝绸之路,那时将一半农田改为桑田,带动丝织、棉纺、水陆运输等行业发展,才是项真正意义上的有用国策,这些事总归是要循序渐进,事缓则圆嘛。”

    宋郎生抬眼向我眼中瞧了瞧,把奏疏朝书桌上一放,道:“看来是我多虑了。公主你这个脑子就算把我给忘了,都忘不了这些治国之道。”

    我揪住他的袖子,说:“你都没说我说的对不对,一会这么说行么”

    宋郎生嘴角微扬,扬起的嘴角噙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神色,“公主你只需要相信你自己,找回襄仪公主所属的气势,就没人能算计的了你。”

    驸马爷抛下这句看去高深莫测实则有说等于没说的话就走了。直到朝上杨睿林当真冲我发难,我才一个激灵虚张声势的豁出去了。好在,没砸了场子,虽说被吓的身子有些虚。

    太子扶着我走:“好在皇姐来了个下马威,昨儿我还顾虑如何驳了赵庚年这改稻为桑之策呢。”

    我抑郁的叹道:“算是兵行险招了,虽解了眼前之困,得罪那姓赵的,后患无穷。”说完我这才反应过来,太子昨日就看出赵庚年的主意,看来他这小脑瓜子不可小觑啊。

    太子道:“我本来还指望舅舅能帮忙说句话,谁晓得他那浆糊似的外表还藏着一颗同样的心腻腻歪歪,哪好沾往哪沾。”

    我笑出声来,揪着太子的脸扭啊扭:“什么叫浆糊的外貌,亏你还是东宫之首,这般口无遮拦。”

    这个捏脸动作浑然天成,做完以后我愣住,太子也愣了愣,随即笑了开来:“皇姐你好久没这样捏我了,以往我还总怕这张脸被你捏出毛病来。”

    我讪讪收手,转移话题道:“父皇近日身子如何了”

    太子摇了摇头,“还是老样子,大多时候昏昏沉沉,偶尔醒来也只能靠在床上说几句话,有时说要看奏折,我也只能挑着给,太医说他尚未调养好,不可操劳过度。”

    我拢了拢袖子道:“自你被册封,父皇的病就时好时坏,一直这么吊着也不是个事,就不能换换太医么这太医院的几个老臣,求的是安生保命,用的药亦是安分保守,总是不能根治顽疾的。”

    太子酸着一张脸道:“换太医可是了不得的大事,好了固然好,若是用错了药总之母后定是万万不肯的,要不,皇姐再去看看父皇,顺便同母后说说”

    我可不愿意去。

    失忆以来,我总共就去父皇寝宫探望他两次,两次都撞上母后,两次都被我那母后弄的神经兮兮。

    看来宋郎生说的不错,襄仪公主天不怕地不怕连皇上都可以无视,惟独有些惧母。本来失忆了谁都认不出,应是无知者无惧的统统无视吧,结果一瞅母后那张淡然到极点的脸,手持佛珠念念有词,我整个人都有些罩不住,最后还邀我陪她到佛堂跪一个时辰为父皇祈福,福祈没祈到没我是不晓得,总之和母后与佛像呆一块,也离往生不远了。

    我露出观音般良善的神情对太子道:“还是你去吧,你是太子,母后应该比较听你的话。”

    太子看了看天空:“天色不早,我猛然想起我还有许多政务未处理,先走一步”

    早朝刚结束啊皇弟。

    他走出两步又退了回来:“还有韩斐一事,速战速决,皇姐你懂得”

    我:“”

    回到公主府我踌躇了约莫大半日还是换了身男装出去了,我心中生了一计,横竖是得见见那个陆陵君。这种日子这个时辰国子监也没甚么事,去岳麓茶馆蹲点没准还能遇上他。

    可当我真在岳麓茶馆喝了两壶龙井听了一场子说书还没遇着人,这心才有些堵的慌。

    看来还是得另寻目标才能打入国子监内部啊。

    于是等我再温温吞吞的晃回去,敲开公主府的后门时,忽然听到身后有人道:“白兄”

    我一时没转过弯,回头瞧见一个熟悉的人影,咯噔一下,这家伙怎地忽然冒出来了

    陆陵君用一双疑窦重重的眼看着我跨入府门的脚,道:“何以白兄会在此”

    这个问题的确很难回答。我干笑反问:“陆兄又为何会在这里”

    陆陵君道:“方才我在不远处看见一人身影像极白兄,便跟了过来想打声招呼,果然没有认错人,只是白兄为何在此又是为何要从后门进公主府”

    我站在门边不知如何作答,陆陵君眨着眼上下打量我,突然神情大变,颤着手指着我问:“你你是公主”

    我叹了一叹,终究是瞒他不过啊。

    “的新男宠么”

    我:“”

    陆陵君流露完全醒悟的神情:“难怪白兄说家住京城却不是读书人,又难怪每每说起公主白兄如此有兴致,原来你是替公主打听她在外的名声啊。”

    我:“”

    陆陵君春风得意地拍拍我的肩,很兄弟地道:“我说我与白兄怎么会一见如故,原来果真是志同道合之辈,白兄你瞒的我好苦啊。”

    我:“”

    他探过头来问:“你可曾与公主说起过我”

    我:“没有。”什么没有,我这算是承认自己是自己的面首了么这哪跟哪儿啊

    陆陵君左顾右盼了一下,索性拉着我,“这儿不是说话的场合,咱们换个地儿好好叙叙。”

    我被他拖到隔壁一间小酒馆里尝酒吃。

    上好的花雕,两坛。

    他摆出一张想要和我对饮到天明的架势,着实令我很是汗颜,不过令我感到奇怪的是,他难道不应该把我看做是他的情敌么陆陵君见我不大乐意的皱着眉,笑着和我斟满酒说:“白兄看来敌意很重啊。”

    我:“”

    陆陵君左手一抛扇子右手接住:“将来我们总是要同住一个屋檐下,熟络熟络感情也好。”

    我咳了一声:“陆兄说笑了。”

    陆陵君颇为暧昧的说:“我的心思白兄再明了不过,若有机会,以后齐心协力好好服侍公主便是。”

    他这话活活砸着我天灵盖冒出星碎儿。

    也许平日里听着还能当个乐子,可现下我才意识到这事儿的严重性。这哥们是真把入公主府当面首当成人生一大志向啊。人生苦短,若不及时掰回来,切莫毁了他一生。

    我清了清喉咙,道:“既然陆兄不怪我先前欺瞒,那我也当以诚相待。”

    陆陵君很是受用的点了点头。

    我道:“实不相瞒,其实在公主府里,并非陆兄所想那般逍遥。”

    陆陵君一怔:“喔”

    我顾作悲戚,黯然道:“当今驸马本已是容色天姿,陆兄,你可知公主又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招纳面首”

    陆陵君浑身一抖,“为何”

    我连连摇头苦叹:“我本不愿将这些说出来,但更不忍陆兄也堕入这万劫不复的深渊。罢罢罢,公主实则是个心理有重大缺陷之人。”

    陆陵君道:“公主有何缺陷”

    我骤然抬起头,阴森森凑到他耳边小声地道:“其实她放着驸马不要,只因驸马他不能满足公主的欲望。”

    陆陵君瞪大双眼,有些结巴地道:“你、你是说,当、当今驸马不举”

    “嘘”我装腔作势的将食指放在唇边,“此事万不可告知第三者”

    陆陵君咽了咽口水,“未、未曾想他看去仪表堂堂,竟是金玉其变败絮其中”

    我会意点点头,心中默念“此乃权宜之计驸马莫怪阿弥陀佛”

    陆陵君又问:“那也不需要那么多面首吧”

    我眯起眼:“本来一个也就足矣,可是,公主低估了驸马的醋意。驸马他唉我简直难以启齿,总之但凡是陪过公主过夜的,此生再无机会得享春宵之乐了”

    陆陵君眼直了,“白、白兄的意思是,驸马把他们都给阉了”

    我连连叹息,叹的陆陵君整张脸都绿了,“所、所以卫清衡、张显扬、方雅臣他们都都是”

    我点头:“不然他们为何至今仍未娶妻”

    心中继续默念,“此乃权宜之计诸位面首们莫怨善哉善哉”

    陆陵君的面色煞白,他的眼神瞟到我腰间,“那、那白兄你”

    我道:“我还未被公主宠幸过,不过就是今夜了。”

    陆陵君倒吸了一口凉气,恨恨地道:“这事公主都不管的么公主若不喜欢驸马,休了他便是,哪能如此”

    “陆兄。”我道,“这事一旦传扬开来,公主就会落万人笑柄,她又岂愿败坏自己的名声唯有明面上留着驸马,暗里养着男宠。驸马他,他亦是无可奈何,若是有面首让公主有了身孕,这公主府又怎会容得下他”

    陆陵君望着我道:“那你为何不离开”

    “公主的眼线遍布京师,根本无处可逃。”我凄凄惨惨的仰望远方,努力挤出泪花,“过了今夜,我白玉京也不再是个男人,呵,便算是飞黄腾达,此生亦不会再感到快乐,所以陆兄,我偷跑出来,就是为了告诉你一声,今后经过公主府一定要离的远远的”

    “够了”陆陵君截断我的话头,“白兄如此重情重义,我委实不知当说什么好”

    我郑重其事地拱了拱手道:“陆兄,趁我还是个男儿时能同你吃酒,倒不失为一件憾事。时候不早,我得回去了,一切珍重。”说罢目光定了定,拂袖转身就走。

    待我拐回府里,安上门,方才吁了一口气。

    不晓得方才胡诌的那些话能否打消陆陵君荒唐的念想。料想他是个懂分寸的人,不拿着到处说就好。就是我这么扯了半天,似乎就没一句扯到正题上,兜了一圈,怎就忘了找陆陵君的初衷。

    我荡在回廊里,穿过层层院子,荡到一人影跟前,一抬头望见宋郎生那双清清亮亮的眼,笑着打了声招呼:“驸马,你回来了”

    宋郎生瞧着我这身行头,问:“公主又扮了男装去见谁”

    就路上撞见个人和他闲侃两句公主府秘闻来着。我自然没缺心眼到说真话,支吾了一句,“不过是嫌闷附近转上两圈。”

    宋郎生眉睫一动,“白上闹的那一出,赵党派回去没准就开始琢磨些新法子来对付你和太子了,看来公主倒安乐得很,半点也不操心。”

    我笑了笑,“这不有咱驸马爷撑着嘛。宋郎生,我发现你真挺料事如神的,当初你还同我说什么持政斟酌短长持法不枉不纵,如今看来你是二者皆备,实在不凡,不凡。”

    宋郎生闻言忽然变下脸来,捏住我双肩道:“你想起来了”

    我怔住,想起什么了啊,是了,此前回忆起的那个片段,并未同他提起。

    我道:“一点点而已。”

    宋郎生眼光跟刀子似的,“一点点是多少”

    我被他瞅得莫名其妙,索性挣开他,“一点点就是一点点,为何要告诉你再说,我想起过去你不是应该高兴么,这算是什么反应。”

    宋郎生欲言又止又止欲言,结果还是板着脸不吭声,我耸耸肩绕过他回到屋里,心想还是换回公主的装束再好好说话罢。

    谁知这脸上的胡子刚卸下来,就听到门外一个声音冷冷道:“说白玉京在哪儿”

    我的小心肝瑟缩地抽了一下:这声音

    然后是宋郎生不咸不淡的语气:“这里没什么白玉京,刺客你窜错门了”

    我扒开窗户一丝缝往外望去,只见一蒙着黑巾一身夜行衣打扮的人持着一把明晃晃的长剑架在宋郎生脖子上,冷冷道:“少装模作样,你这个驸马令人发指的诸多劣迹我已有所耳闻,今日我也不想计较,把白玉京交出来否则”言罢将剑身往驸马脖子上靠了靠。

    宋郎生若无其事的用手指了指剑,好心提醒道:“剑刃在另一边,你拿反了。”

    刺客:“”

    我无语凝噎的看着身旁的墙,有种想要一撞见苍天的冲动。

    要命的陆陵君啊,我还是低估了你的勇气以及高估你的智商了。

    宋郎生嫌眼前这位刺客不够热情,添油加醋道:“既然你认得出我,看来你没找错地。这白玉京我确是不知,不如你说说他的特征,我不妨帮你找找看。”

    陆陵君哼了一声,“他是公主新收纳的面首,你岂会不知”说完还真把我男装的特征生龙活虎的描述了一遍。

    他每说一句,宋郎生脸便阴郁一分,终于在最后牙缝里崩出一句:“你要找的人现正在公主的房里。”

    我肚里叹了一口气,可怜见的,我是何苦来着,这回全露馅了。

    陆陵君朝我这方向大声喝道:“公主你在里面吗”

    自然是在的。

    正当我把手搭在门框边准备推门而出时,陆陵君又道:“我知道今日擅自闯府是大罪,但是人命关天,我也是情急之下才出此下策。公主还记得我么可还记得你小时候与我的约定现在,我拿这个约定来换出白玉京,你可答应”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一手遮天,一手捶地章节列表 http://www.biquger.com/biquge/4606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