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校园绝品狂神 透视之眼 三国第一军师 重生寻宝 都市小农民 完美至尊 三国之随身魔法塔 都市超级雇佣兵王 大神你人设崩了

第六章


    宋郎生说,韩斐,是原来的驸马。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我迎头截回牙关:“我和他成过亲”

    匪夷所思也该有个限度罢。

    宋郎生道:“韩公子是在与公主大婚之日逃婚的。”

    “逃婚他倒是胆大妄为,如何逃的,后来有没被抓到。”

    宋郎生斜眼,“这时候不是应该关心他为何逃婚么。”

    我点头摊手,表示不再打断。

    宋郎生说:“韩公子逃婚的理由,其实,我也不晓得。”

    我:“”

    “因为他从未解释过。”

    我想一想分析:“他会否和你一样也是被我胁迫逼于无奈才同意成婚,但因内心深处更有傲骨,宁死也不屈服强权,故而有此一举”

    宋郎生瞪着我没说话,脸上浮出一丝红意,约莫是气得不轻,苦于前一刻刚答应要“大气一些”,只得撑着抽搐的嘴角,从牙缝里崩出一句:“韩公子是在琼林宴时主动与公主示好,应是心仪的架势。”

    我不由讶然:“如此说来他是对本公主始乱终弃所以我一怒之下才把他拐到府内折磨他以泄心头之恨”

    宋郎生说:“公主大怒是真,不过当韩尚书领着韩斐求皇上赐罪时,亏得公主求情免于一死,这事才得以不了了之。”

    我摸摸鼻子,“我那时没事吧莫非是另有阴谋”

    宋郎生拉长着脸:“怎么公主似乎很希望自己心理阴暗么。”

    难道不是咳,当然不是。

    我望着窗外有些刺眼的朝阳,和蔼地道:“本公主是被自己的境界感动了,就如艳阳在空无限美好。”

    宋郎生将袖子抬到嘴边轻咳了一声,显然是被呛到了,我等了等,见他没回应,只道:“那后来,他又是为何入府做我的面首呢”

    “不得而知。”宋郎生道,“他先我进府,我对公主的事素来不多过问。”

    话题进展至此就没接下去了。

    其实我还有不少问题,诸如“韩斐平时在府中做什么”“我有没有招他侍寝过”此类,不过眼下这气氛确是难以启齿,日子还长,也不急于一时,姑且将疑问放上一放。

    宋郎生贵为大理寺卿自不能成日在屋里陪我聊这些情感问题,用过早膳便出府了。

    我闲来无事窝在书房里览阅那些看去翻得甚勤的旧书籍,熟悉一些今朝史料政事。那些密密麻麻的字迹只是走马观花的扫去一眼,竟记起七七八八,不免有些令人惊喜。

    传言襄仪公主殚见洽闻,斗酒百篇,看来此言流传的很是那么回事。

    我查翻了两本通鉴纪事,又随手捻起书架上一本红皮书,面上未见任何字迹,正奇怪时又听来了侍女急急躁躁的求见声。

    唉,为何公主府里的侍女成日都是一副如履薄冰的模样。

    竟是又有来客,来得还是宫里的公公。

    当这小哥儿穿着湛蓝色对襟长袍跨步入屋,我暗自喟叹这内侍不知入宫时是否净身没净干净,如此英伟的身姿只怕上战对敌都无不可,哪和太监沾上一丝边。

    不错,这正是侍奉我那太子皇弟的年轻公公,成铁忠,贴身又忠心。

    打我回府,时常能看到他的身影,前面说到我弟弟担心我担心的不得了,可他身为太子政事繁忙,最近貌似又被什么江浙水患烦的脱不开身,故而一有贡品补药就让成公公给我捎来,这一来二往,我对他也有些熟络了。

    所以他一进屋,我头也不抬的问:“太子殿下又送什么来了”

    成公公道:“高丽参。”

    我说:“本宫火头正旺,不宜食用过多补品,回去告诉太子,再把人参鹿茸往我这搁,我统统拿去剁碎了敷脸。”

    驸马说,这就是公主与太子说话的态度。

    成公公笑了笑:“公主说笑了。”

    我嗯了一声,兀自翻书,见他还不走,问:“怎么成公公还有什么事儿”

    成公公问:“公主凤体安好”

    我点头道:“无甚大碍。”

    他踌躇了一下,道:“公主若得闲,进宫看看太子殿下吧,他念叨公主的紧,却又搁不下手中的事儿,唉,打公主病起,太子殿下便愁眉莫展”

    成公公开始没完没了的阐述东宫太子的那点事儿,无非就是想劝我进宫,原本没有驸马相陪我是不大愿意单独见太子的,可转念一想,若是露出什么马脚顶多坦诚失忆,这本不是多大的事。

    “罢罢罢,本公主要再不进宫耳朵就该起茧子了。”

    这皇宫比想象中还要大些。

    下了马车还坐了好一会凤撵都没能到东宫,我索性停了轿出来舒展舒展筋骨,慢慢闲逛御花园。这一路上百转千回凭着直觉走,倒真没乱了方向,大抵是这路段太过烂熟于心,脑海中还遗存着几分方向感。

    晃到东宫时看到不远处成公公的身影,他先我一步进宫回话,此刻正守在房门边,我刚走近就听到里头有人一声爆喝,隐隐夹杂着奏折落地的声音。

    “赈灾银两被劫筹了三个月,半个江淮十万多口灾民等着救命,现在你们以为通报一句灾银被劫,就可以用来敷衍本王”敢在东宫大呼小叫的应该就是东宫之主了。

    成公公见我来了,正要进去宣告,我朝他打了个噤声的手势,站在门外听了起来,只闻有人道:“官银是在淮东一带被劫,扬州和淮安知府已全力追捕,当日押运官银的宋将军与军士亦押入大牢等候处决,与此案相关人等”

    听这话的语气应当是处理这桩案子的主审官员,有可能是江浙一代的浙直总督,也有可能是刑部尚书,不过眼下既然已是水深火热的阶段,总督当留在江浙镇守才是,所以刑部尚书的可能性大一些。

    “何尚书,本王现在不是要你们砍人,如果砍人就能解决问题的话何不将你们一并砍了”太子已经震怒到口不择言了。

    “太子殿下。”另外一个声音道,“当务之急是尽快重筹灾银,差人到附近未受灾害的州县借粮,稳住民心,若然激起民变,局面只怕更难收拾。”

    屋内一时寂静。说这话的人敢驳刑部尚书的语意,品阶自是高上一等,应是内阁首辅大员,又在太子发飙时出声劝诫,我猜十之八九是我舅舅李次辅,宋郎生说赵首辅城府极深,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发话落人口实。

    太子沉默一下,道:“李国舅此言得之。”

    我琢磨着这时气氛缓和些许,朝成公公点点头,他会意的喊了一声:襄仪公主到

    喊毕,我不疾不徐跨入书房,太子起身向我迎了上来,我瞧着那明黄色的身影,心底浮出一丝暖意,这便是那小我四岁的亲弟弟萧景宴,那眉眼神情虽还年少,但也瞧得出日后必出落得俊俏非常,不知那时又该引起多少后宫美人尔虞我诈。当然,只要能登上皇位,幔帐幕帘下的女人照样为他斗智斗勇,即便他出落得像个猪头。

    厅中乌泱泱小半厅人,朝我行完礼后神情紧绷,我不由奇怪太子明明降了火,他们还瞎紧张什么,等人给我摆了个正位坐下后我才恍然,让氛围再度升温的人正是本公主。

    宋郎生说,在朝臣面前,襄仪公主不发狠的时候还是比较和颜悦色的。

    我端起茶杯用瓷盖拨了拨茶叶,道:“你们继续,无需理会本宫。”

    他们这才将视线重新移回太子身上,继续讨论政事。我一面品着这东山碧螺春,一面思考在我失踪这期间,假公主定是无法堂而皇之的坐在这儿参与政务,想来找个借口搪塞过去,次数多了,那些臣子会当公主有心让太子独揽政事。所以今日,只怕个个心中惶恐是否事态严重才让公主再度出山。

    国舅爷又道:“眼下应派遣一人将所筹物资送往江淮,辅佐浙直总督张显扬处理紧急事宜。”

    太子沉吟片刻,问:“众位大人可有举荐之人”

    于是又陷入一片沉默。

    我不由自主的撇了撇嘴,这可是份苦差,莫说艰难险阻无数,稍有差池,也是人头落地的事。不过,若是让内阁推举的人去做倒是份肥差,打着赈灾的旗号筹集银两,借朝廷的名义以权谋私,这其中有多少肥水自是不言而喻,如今父皇卧病在床,太子势单力薄,真要追查怕只怕是无头公案。

    果不其然,大部分的官吏一脸为难默不吭声,李次辅见状道:“臣推举一人,户部侍郎陈庸,曾授淮安推官,对淮江一带民情所知甚深”

    我瞅着太子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这是理所当然的事。让户部那群管账的人搀和这烂摊子,还不要黑个底朝天,舅舅您没事吧,贪污不要贪的这么明显好不好,真的,早晚会被.干掉的。

    太子听完后,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把在场官员的脸扫了个遍,最终落到一人身上:“赵首辅可有什么合适人选,不妨说说看。”

    原来这个看过去就快要睡着的老头就是当朝首辅赵庚年,他听到太子呼唤的声音张开眼睛,慢吞吞的抬起头,道:“老臣”咳了两声,“老臣”又咳了两声。

    老臣果然是老臣,如此老成持重的说话速度,不得不令人钦佩。

    我淡定的饮茶。

    但听赵首辅缓缓地说完:“老臣推举,夏阳侯世子,聂然。”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一手遮天,一手捶地章节列表 http://www.biquger.com/biquge/4606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