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校园绝品狂神 透视之眼 三国第一军师 重生寻宝 完美至尊 三国之随身魔法塔 都市超级雇佣兵王 都市小农民 大神你人设崩了

第二章


    我在客栈内过了两天以泪洗面的日子。

    当然,哭累了会歇息,歇饿了会吃饭,吃饱了会睡觉。所谓以泪洗面利用的是正常作息以外的时辰。

    然而这绝不表示我不够难过。事实上那晚我当真悲痛欲绝,一个没想开关上屋门解下腰带悬梁自尽去了。

    然后把房梁整塌了。

    此后饶是我费劲唇舌的将责任归咎于木梁的材质上,掌柜还是让我赔了三两银子,他显然认为主要是我太重了。

    我心疼欲绝,索性破罐子破摔,将大把大把的银两花在美食上。

    总归要死,也当做个饱死鬼。

    哪知这家客栈虽不大牢固,菜肴却是上佳,吃着吃着竟忘记见阎王这档子事了。等到想起时我大致度过了绝望期,神智也逐渐恢复正常。

    我不由反省自己怎么总是一冲动就去自尽,虽然我已记不得年前是为何事跳崖,但默默吊死客栈绝对是个愚蠢的行为。

    死有重于泰山,太过低调的死法一点人生意义也没有。

    我琢磨着来场轰轰烈烈的牺牲,譬如吊死在聂赵两家举办的婚宴府邸上。

    想到这儿我再次以泪洗面。

    我如此思念煦方,念着如何为他死,可他却要娶另外一个女子。

    一年前他们的婚礼出了意外,一年后他们再续姻缘。一年的空白也许他并不在意,可对我来说,那是记忆里满满当当的全部。

    我觉得我不能坐以待毙,应该鼓起勇气去抢亲。诚然我坐在客栈里不会被毙,去抢亲的话大抵能够得偿壮烈牺牲的夙愿。

    首先我没有喜帖,没有办法光明正大的走进去,然后我没有武功,没有能力畅通无阻的闯进去,最后就是聂府的围墙实在有点高,若是架着梯子爬上去再往下跳那就是出师未捷身先死。

    思来想去我放弃了这种太过激进的想法,认为还是约煦方出来好好谈谈比较稳妥。

    如何约他出来又是一大难题。若然时间充裕,我许会考虑死缠烂打抑或全天跟踪等法子循序渐进,只可惜,他们后日便要成亲了。

    我写了两封信。

    趁着赵嫣然逛布匹时用糖葫芦诱惑一个路人甲孩童,将其中一封信交予她。

    通常这种时候赵嫣然在看完信后会发问:“小弟弟,这是谁给你的呀”而那孩童立即摇头说不知道然后跑开比较符合逻辑,谁知她只看了那信封一眼就面色绯红的笑逐颜开,并赏了小弟弟一锭银子,着实令我觉得十分惊悚。

    好在她拆开信后神情大变,随即骇然的东张西望,最后提着裙子匆忙跑开。

    这才是正常人的反应。

    我背着包袱从死角里走出来,慢悠悠沿着街面晃荡两圈,晃到聂府门口时将另一封信递给看门护卫,顺手把从小弟弟那儿抢来的银子塞给他,方才心满意足的去赴约。

    约会的地点是城郊竹林,约会的对象是赵嫣然。

    约她并非是因为我被煦方抛弃所以移情别恋,即使我真要移情也不至于移到她身上,虽然不得不承认她算是个大美人。

    美人此刻独自倚立竹林境中,那娇柔温婉的身躯被风刮得颤颤巍巍,显得弱不禁风。我悄无声息的走近她身旁,亲厚的说:“赵姑娘穿这么少,小心着凉。”

    赵嫣然见来人是我,倒退两步:“你你怎么才来。”

    她大约是恼我不够守时,我歉然道:“路上有事耽搁了,有劳赵姑娘久候。”

    她又开始慌慌张张的左顾右盼,直到确认现场仅余我们两人时,从衣袖里掏出那封我给她的信,咬牙切齿地问:“为何要用然哥哥的字迹写这封信”

    我一怔,无怪她在看到信时流露出那种神情,想来以为是她的然哥哥写给她的情信,我笑了笑:“我曾与他亲密无间,便是会写他的字,又何足为奇”

    赵嫣然气急败坏的盯着我:“你这么说,他也不会信你。”

    “赵姑娘既然来了,便是担心纸包不住火,”我无所谓的摊手:“你若是不怕,那我们何必再谈”

    她犹豫片刻,从衣内取出一叠银票,塞给我:“一千两,一文不少,东西呢”

    我瞬间有些无语凝噎,不禁感慨这大小姐是否太过单纯,竟连“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道理也不懂。我取下包袱,往她身后一瞄,谨慎问道:“不知赵姑娘武功如何”

    赵嫣然顺着我眼神的方向慢慢回头,有些害怕的说:“我,我不会武功啊,怎么了”

    我松了一口气,淡定的掏出包袱里的麻绳:“那就好。”

    赵嫣然瞠目结舌的盯着那根麻绳,结结巴巴地道:“你、你要做什么”

    我说:“你放心,我也不会武功”

    她也舒了一口气。

    我只是话没说完:“但是力气蛮大,应该打得过你。”

    赵嫣然:“”

    等我把她五花大绑绑的严严实实后,她总算是骂累了:“我要是少了一根头发,然哥哥绝不计会放过你。”

    我俯下身,伸手拔了她一根头发:“不如把这发丝给你然哥哥瞧瞧,让他心疼心疼”

    她大约从未见过我这类绑匪,哽了好半晌,那娇滴滴的模样着实令人怜惜,我叹了叹:“我不会害你,只是有些事,想当面与他说。”顿了顿,“其实你是知道我的吧,你应该也知道他是为什么忘了我。”

    她默默转过头,没有答话,似乎是在伤心,我想我猜到她为什么伤心,却委实不愿多想。

    煦方来的时候整好是月沉时分。他在看到我们时,那双漆黑的眼睛里,酝起沉沉怒气:“你究竟是谁”

    我愣了半晌才明白他是在和我说话,方才因嫌赵嫣然聒噪,已用布帕堵上她的嘴,此刻看去果真是挟持的样子,我索性将袖中匕首露出,抵在她的脖颈旁:“你再靠近一步,休怪刀剑无眼。”

    他冷冷看着我,终归退了一步:“你有什么目的”

    没有目的,只是想和你好好说话,煦方。

    我没有这么说,而是将写给赵嫣然的那封信掷给他:“你知道为什么她会来么因为我告诉她,我有你这一年来在陈家村生活的证据,还有一张当日夏阳侯寻你的告示,用这些,换她一千两银票。”我把银票撒在他面前,“你看,她居然真的给了。”

    煦方皱着眉头看了信与告示:“你”

    “我的目的,就是告诉你真相,虽然我不知你为何会一夜间忘了这一年以来的事,但我不希望你在没弄清真相前,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和她成亲。”

    赵嫣然无助的想摇头,又唯恐被匕首伤到,只得睁着泪汪汪的眼睛,委屈的呜咽着。

    良久,煦方放下信,声音听不出情绪:“姑娘是想告诉我什么呢告诉我这一年来,变成另外一个人可这与我要娶她又有什么关系”

    我不可置信地道:“你、你不好奇这一年发生了什么事么你怎么知道经历了那些事你还愿不愿意娶她”

    朦胧月色下,煦方一瞬不瞬地看着我:“莫非,姑娘是说我在这一年中变了心”

    我心头一紧。

    他说:“我原本就与嫣然有过白首之约,若当真如姑娘所说,岂非做了负心汉上天既然让我忘掉这段记忆,我又为何要执着想起蒙嫣然不舍不弃,我就更当对她全心全意的好,不是么。”

    不是么。

    我看到赵嫣然潸然泪下。

    原来,从一开始就是我错了。当日,他们这对苦命鸳鸯被迫分开,是我趁虚而入。如今,他们就快要终成眷属,又是我搅局添乱。

    我紧紧抿住唇,克制自己不要哭出声来。煦方死死盯着我拿匕首的手:“还不放了她”

    我没有放手,我还是不甘心。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那天,煦方嘱咐我不可黯然离开,如今,我除了离开,还能做些什么呢

    我甚至没能好好的和他告别。

    我将腰间玉箫取下,看着他:“你可以为我奏一首乐曲么”

    他冷然:“你还想玩什么花样”

    我把玉箫丢在他脚边,说:“那首曲子叫煦风和月,你吹完,我便放了赵姑娘。”

    他说:“我从未听过这个名字。”

    是啊,煦风和月,这是煦方为和风编的曲子,他已经忘了煦方,又如何会记得。

    他曾说,若他变心,就让我用玉萧狠狠敲他的头。

    可我终究舍不得这么做,只说:“那我唱一句,你吹一句,可好”

    他没有拒绝。为了保护他的嫣然,他怎么敢拒绝。

    月光下的竹林,一名女子轻声哼唱,一名男子林中吹箫,此情此景何其美好,一如和风与煦方还在乡间的那段岁月般。

    吹出的调子,吹箫的样子,从容而静谧的姿态,他是我最喜欢的煦方。

    可这些都是假的,是我抢来的。

    我忽然唱不下去了,箫声亦戛然而止,煦方维持着举箫的姿势,平淡的表情蓦然一动:“姑娘是否寄情于我”

    我一呆。

    他定定地看着我,眉间隐隐流露出我熟悉的神色:“寄情于过去一年里的我”

    我不知所措的一颤:“你、你是否想起什么了”

    正当我跨出半步想要靠近他时,眼前的黑影携风掠过,肩上着着实实的挨了一掌,刹那间仿佛听到什么碎裂的声响,煦方已抱着赵嫣然远离我几步以外。

    荒草随风摇曳,我跌坐在其中,迷茫的捂着心口,不禁奇怪为何这一掌明明打的是在肩上,这里却撕心裂肺的痛呢

    煦方解开赵嫣然身上的束缚,确认她并未受伤后,方才对我道:“你可知劫持丞相之女犯得是什么罪”

    我没有回答。是什么罪,都无所谓了。

    许久,他道:“你走吧。”

    赵嫣然讶然开口:“然哥哥,你怎么可以就这么放她走”

    他没有答她,又对我说一次:“你走吧。”

    我还是没能走成。

    下一刻,眼前出现一道道皓皓白光。

    一瞬的怔愕间,周围不知何时突然出现许多持刀的黑衣人,他们的目标是煦方,这群黑衣人训练有速,狭长的刀影收放自如,即使煦方身手不俗,但他进攻之际还要分心护住赵嫣然,自然处处落于下风。

    许是先前他们看到煦方对我出手,认为赵嫣然才更具备威胁的价值,故而忽视坐在地上的我,招招逼向她,此时我若是趁机逃走,大抵亦不会有人分心追上。

    可惜我又犯了一回傻。

    当其中一名眉疤狰狞的黑衣人将袖箭的箭尖指向煦方时,我下意识的扑身去挡,然后成功挡到了。

    这种时候剧情的发展通常是我瘫软在他背上,他震惊的转过身扶住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我喜欢你”“你、你这又是何苦”“你不要内疚,今后好好和赵姑娘一起,白头偕老”“不和风我都记起来了,你别走”然后我就完满的死在他怀里。

    然而戏如人生,人生不如戏。

    就在我感受到后背被那阵利刃穿刺而过时,煦方一个奋不顾身的掠身,搂着赵嫣然急急的躲过一阵刀光剑影中。

    他压根没有发现我替他挡了一箭,他满心满意顾念着的还是赵嫣然。

    我不晓得那支箭是否在我的背上穿成窟窿,只是当尖锐的剧痛传遍周身,身上的痛竟远没有心中的痛甚。

    真遗憾,没能在那瞬间死去。

    黑衣人不敢相信这世上还有我这种傻缺会为人挡箭,重点是挡了还被那人无视,他大概也觉得如我这般活着早已生无可恋,便即朝我挥刀欲要替我了结此生,哪知吭的一声响,却被煦方拦了下来。

    他不知我中了箭:“你们快走”

    我早已痛的说不出话,赵嫣然亦吓软了腿,如何走得了。

    黑衣人如涨潮般层层上涌,煦方一面劈砍一面道:“走”

    我瞧见他那副焦急的神情,不知哪来的力气,擦了擦嘴角细细流下的鲜血,费力撑起身子,一把拖起赵嫣然往峭壁方向跑。

    我想我真是疯了,连自己都保不住还管她作甚,却又觉得不算太疯,至少还能想起山崖下是一汪江流,也许能寻得另外一片生机。

    背心的疼痛迅速蔓延,我举步维艰的往前,不知下一刻会不会力竭而亡,忽听赵嫣然声如细丝地问:“为什么你要替他挡这一箭”

    她的唇白的惨淡:“他明明已经不记得你了。”

    我别过头去,一直攀到峭壁边上,回望煦方亦步步朝此退来,才对赵嫣然轻声道了句:“他总有一日会记起我,只是这样想想,都会觉得很幸福。”喉头一哽,“跳下去吧,他水性很好,一定会救你。”

    旋身坠下悬崖的那刻,我听到煦方失声叫着赵嫣然的名字。

    我闭上眼,祈求上天,就到此为止吧。

    不知在冰凉的水里漂浮了多久,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抓紧”

    怀疑自己产生了幻听,我艰难抬起头睁开眼,竟然真的看到煦方。

    我欣喜若狂,想着此时便是死去也是值得,却在一个晃神间看到了他紧拥在怀中的赵嫣然。

    抓紧。不是对我说,而是对赵嫣然说。

    他又说:“别怕,我会和你在一起,嫣然。”

    别怕,我会和你在一起,和风。

    一模一样的声音,一模一样的话语,萦绕在耳边,萦绕在心里。

    赵嫣然紧紧揪住我的袖子,对煦方道:“她、她中了箭”

    “喔”煦方这才转头看向我,漆黑的眼睛冰冷,“姑娘自知性命不保,便想着拉嫣然陪葬吗果真是蛇蝎心肠”

    蛇蝎心肠煦方他他在说什么。

    身子突然感觉到江涛汹涌的冲击,煦方紧紧攀着壁岩,极是吃力的对着赵嫣然喊:“水流太大你再不放开她我们都要死”

    赵嫣然快抓不住我了:“然哥哥,我们不能见死不救”

    手腕蓦地一紧,千钧一发之际煦方握住了我,神情残酷:“我是看在嫣然的份上救你。”

    山影错落不堪,眼前一片水雾朦胧,我猜他如果看到,会以为这是感激涕零。

    事到如今,我终于知晓上苍为何迟迟不让我咽气,那是要清清楚楚的叫我看明白,彻彻底底击碎我的梦。

    生命无法抑制的一寸寸的流失,往事如一盏辗转不止的走马灯,忽隐忽现。

    我觉得自己像一条死鱼,被鱼钩紧紧勾住,再努力仰着头,再竭力睁着眼,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将那两个影子重叠在一起了。

    我慢慢腾出一只手,却没有伸向他,而是折转到后背生生握住箭身,血顺着指缝滑落,我越握越紧,突然使劲浑身气力拔.出来。也许是因为动作太大,又或许是这番动作带出血痕,煦方整个人僵在那里:“你”

    我终究还是没敢告诉他,这一箭是替他挡下来的,我害怕他讥讽我这毒如蛇蝎的女人信口雌黄,这种话,一句,就足以令我灰飞烟灭。

    夺眶而出的眼泪模糊了视线,风中传来赵嫣然的声音,我一个字也没能听清,其实我很怕死,虽然我常常任性不顾死活,那是因为我以为煦方会一直陪在我身边。

    我听到自己轻声说:“聂公子,方才你问我是不是寄情于你,现下,我告诉你。”

    “没有。”

    “我喜欢的那个人,叫煦方。”

    箭尖扎进他拽住我的手臂那刻,恰逢巨浪袭来,心底那份沉沉重重的什么仿佛霎那间烟消云散了。

    这次自尽,应该不会再搞砸吧。

    真好,这样,我就可以去找煦方了。

    那个会因为和风被针扎到心疼要命的煦方,那个这世上对和风最好最好的煦方。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一手遮天,一手捶地章节列表 http://www.biquger.com/biquge/46069/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