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劫天运 > 章节目录 第九章:惊鬼
 推荐阅读:我的青春怎么可能丰富多彩 重生之最强人生 我真是娱乐家 重生机甲天后 钻石王牌之最强打者 玄界之门 妖怪事务员 英雄联盟之唯我独尊 穿越从山贼开始

章节目录 第九章:惊鬼


    他以后本该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却死于非命。

    静谧的小义屯,飞鸟像是绝迹了一样,我和郁小雪在坟地里坐了好久,最后商量着决定把张一蛋埋了。

    而且这么诡异的事情拿去报警,根本就不会有人相信,按照程序,他会给法医解剖,遗体受尽折腾。

    尘归尘,土归土,张一蛋够可怜的了,是该给他覆身黄土,送他入葬了。

    我拿着别人丢在坟边荒弃的锄头,开始给张一蛋挖坟,照古时候的规矩,三十岁不到就死了的青年,是用不上棺材的,随意卷个草席,漏夜就要草草埋了,下土前,还要在尸体上放上一块石头,防止他的冤魂不能出来作祟害人。

    不过现在,石头我也不打算放了,因为张一蛋根本没魂了,给外婆的封魂符剪子扎过,新魂早就给打散了。

    而且小义村已经给破了风水,鬼差进不了,张一蛋死了鬼差就算知道也没办法来锁魂,错过奈何桥的时间,那就是孤魂野鬼。

    你们是谁谁让你埋人的都给我举起手来

    正在我挖坑掩埋张一蛋的时候,两个警察打扮的人急匆匆的从小义屯外跑进来,其中一个中年的高大警察还拔了枪,上膛,瞄准了我。

    有枪,那是刑警

    另一个较为年轻的虽然没有枪,看起来像是协警,但也拿出了手铐朝我扑来。

    小张,你小心点,这小义屯的人都有些旁门刑警不愧是老油条,看了一眼死相恐怖的张一蛋,就知道这次的事情不大对劲。

    我没有反抗,因为枪正瞄着我,郁小雪很害怕,全身哆哆嗦嗦,这一幕只该出现在电视里,可没想她自己能有遇到的一天,这没给警察逮过不是

    那协警别看有点偏肥,动作却也经过专业训练,三下两下就把我按倒在地,然后咔嚓几声将我反拷了起来,还看似轻松的把我提了起来。

    而看到郁小雪长得标志,老实,他倒是没敢毛手毛脚,拿出了绑人的塑料绑带,把郁小雪也反扣了起来。

    霍队,我看着像他们两男的为了争夺这女的,大打出手,闹了命案了,这次咱们算不算立功。张姓协警呵呵笑起来,推了我一把,我立即跪倒在地。

    你叫什么名字死的那个可是你杀的姓霍的刑警把枪退了膛,没有回答协警,反而质问起了我。

    夏一天,人不是我杀的,屯子里前几天起了古怪的传染性流感,受病的都是先感冒后咳血,然后就死了,你们可以好好查一查我说的对不对。我老实的回答,对把我推倒的协警生出一丝恼意。

    真的霍姓刑警不动声色的问着,左右看了一眼,发现村子确实阴森森的,像是没了人气一样。

    他刑警干了十几年,什么事情没见过,屯里有没有人,脚印是不是今天的,曾经有没有人出过村子,这个时间段田里应该是有人的之类,蛛丝马迹里一眼就能看出来。

    刑警再次握紧了手枪,摆了个手势:张开富,我们去看看,是不是他说的那样,这么多户人家,如果都死了,那是辖区的大事

    张开富协警一愣,心里就打鼓了,这可是传染病,狐假虎威他还行,如果真的全村人都这个死状,别说传染了会死,光吓就得把他吓死了。

    霍叔那是传染病,要不咱还是不进屯了,带着他两个先回去,叫上增援再进来张开富抓着我的后背说道。

    他娘的,再叫叔我抽你你爸把你交给我,不是来当混世界的咱们是警察,不是混子你自己看看手机,有没有信号霍队抬起脚就给了张开富一脚,就示意张开富压着我和郁小雪进屯。

    进去,你们怕是会后悔的。我谈谈的说了一句,却给张开富踹了一脚。

    少他妈的吓唬老子再说老子要你好看张开富收起手机,恶狠狠的说道。

    协警大部分都是在本地乡里招来的临时工,人脉广,但也没上过警察学校,难免带着村霸乡霸的痞气。

    张开富你还打起人了他娘不想干了霍队吐了口唾沫,抹了膀子就想上去揍他。

    张开富挤了笑脸,躲开了,顺手推挪着我朝屯里押去,而张一蛋的尸体就丢在那里,反正现在附近没什么人,他也不怕破坏现场。

    小子,你说我们会后悔后什么悔山腰上的白事是周仙婆家谁的霍队也算是本地通了,外婆的事情她哪儿会不清楚,一看山腰上像是有白事,立即就有些不详的预兆。

    周仙婆她本人的。我淡淡的说道,外婆姓周,名字从未说过,我上学的时候家长签名,都写周仙,直到给外婆奔丧后,我才知道她叫周瑛。

    嘶霍队倒吸了口凉气,眼珠子左右察看地形,似乎正在考虑要不要进屯。

    周仙婆在左近村屯的出名可不是一两天,而是数十年,他一个刑警队队长如果都不知道,那也算是白混了。

    我们四个人走到思桥前,兀然就有凉气仿佛从桥底的溪流扑来,我心下不免有些惊讶:现在可是白天了,怎么还有这么浓烈的阴气

    到了过思桥的时候,郁小雪浑身开始颤栗了,因为她和我一样,都看到了桥下的异状,甚至耳朵还有股酥麻的感觉,细听之下,像是有人在说话一般。

    我注意看向霍队和张开富两名警察,他们倒是没觉得有什么的样子。

    不过走到桥的中央时,张开富冷笑了一下,看向了我:嘿,还说村里的人都死了,你姥姥的,难道没听到么

    我就像看死人一样看向张开富,心里却叹了口气:来了。

    霍队皱了皱眉,似乎也察觉的不对。

    不想死的,就别看向桥底。我冷冷的警告霍队,毕竟这个刑警之前阻止过那协警要打我。

    霍队怔了一下,定定的看着我,似乎相从我双眼里看出什么来。

    千朵花,万朵花,飘飘飘,洒洒洒堆呀堆,堆雪人,不怕冷,不怕冻

    你自己他娘的听听,这一群孩子在那呢张开富朝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

    我看着这口浑浊的唾沫把引起激荡了起来,朝着四周散去,就知道张开富是要完了。

    人的唾沫有驱邪的作用,有道的高人浓缩起阳气,吐上一口唾沫都能把鬼烫伤,张开富虽然不是高人,但一口唾沫还是激起了下面那群东西的凶性,阴气被荡开后,河下面的阴气霎时间就卷动了起来,以更为威猛的声势朝着我们袭来。

    小张别看桥底霍队一把就要把他拉住,却没想到张开富如同着了魔,看到下面的东西后就胡手乱脚了起来。

    双目圆瞪的抓着桥的护栏挣扎,脸也扭曲起来,脑袋更是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狂扭着,最后仿佛发疯了一样,跳下了桥。

    霍队根本拉不住他,不过他并非新人幼雏,立即就给手枪上了膛,朝着天空鸣了三枪。

    枪响能惊鬼。

    本来我还以为他要开枪打人,但看着巨响震散了阴气,就知道这霍队不是普通人,对鬼神阴魂还是知道一些的。

    不过你霍队也不能乱开三枪啊,这哪是惊鬼,这是报丧呀

    果然,霎那间就是无数的阴鬼从河中冒出头来,直接把掉到河里挣扎不已的张开富拖入了水里

    正在霍队吓得脸色惨白之际,屯子外来了一男一女,女子一手拿着铜钱剑,一手拿着铁铃铛,一边念咒,一边划剑的走来。

    男的长得五大三粗,相当的结实,几步就跑到了桥上,手上一把纸钱就洒向了河底,并拿出了一撮香,点燃,插在了桥上。

    过路的诸位,金银赔礼,焚香借道,请高抬下贵手。

    说罢,男子就跳下了河,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把张开富像是拖死狗一样给拖了上来。

    霍队眼中露出惧意,看着男子说不出话来。

    二十多岁的漂亮女子拿剑摇铃,也跟着到了张开富身边,随后把剑抵在张开富的额头上,说:太上之敕令,上请五方五帝,下请斩鬼大将,凡阴魂野鬼,皆不得久停百解去如律令

    叮当一响,张开富醒了过来,女子露出了微笑。

    看了眼张开富脸上淡淡的黑气去而复返,又看了眼桥底下本来开出的道再次恢复了原样,我眉心皱了起来,忍不住就提醒还蹲在那查看张开富的女子:快离开他,他已经不行了。

    壮实的男子对我露出一丝冷笑,似乎有些不屑的样子。

    而女子虽然没有跟男子一样嘲笑我,但明显的摇头笑了下,仿佛对我说的根本不放在心上,或者也是对自己的法术有很强的自信吧。

    我有些无奈,不过人死不是我死,老子还被人拷着呢,何必去在意她,这不还有两个大男人么

    我想得没错,张开富醒来后,嘴角流着口液,露出了邪邪的笑,然后双目瞬间瞪得跟铜铃一样大,伸出两只大手,迅雷不及掩耳的捏住了女子瘦弱的脖子

    张开富疯了一样死死掐着,几乎是直接拖着人就站了起来。

    女子双脚离地,挣扎也不能落下,无论她怎么本能的拿剑戳张开富的眼睛都脱不了身

    壮实男子也愣了下,不过马上就猛地一拳拳死命打向张开富

    小张快住手霍队也扑了上去,要拉开张开富的双手,然而那张开富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居然死也不放手,掐得女人两眼翻白,殷红的舌头和口水都吐了出来。1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劫天运章节列表 http://www.biquger.com/biquge/3883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