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妖魔哪里走 > 正文卷 238.王氏圣童(请到起点中文网支持)

 推荐阅读:万帝至尊 全球影帝 元娘 火影之木叶诡师 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仙界网络直播间 超文明进化领主 美女的贴身兵王 重生之大明国公

正文卷 238.王氏圣童(请到起点中文网支持)


    武大三也是人才,他的形象不负名字,确实五大三粗,更是满脸横肉,光头虬须,一看就是一条臂上能跑马、拳上能站人的硬汉。

    可他的本性……

    一言难尽!

    得知徐大是秀才后,武大三顿时面露尊崇之色:“大人真是上马能击贼、下马书诗歌,文武双全,真乃我辈楷模,堪称我新汉朝的辛弃疾!而且大人品味非凡,您这狗皮帽子……”

    他想舔一波,可惜头上挂个狗头这种事实在罕见,他又没念过学,最终绞尽脑汁没有想出合适的话来。

    谢蛤蟆哈哈大笑,道:“上马鸡贼?确实,他确实挺鸡贼的。”

    一边大笑他一边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条长拐棍,棍上缠有一张张白纸条穗。

    赫然是一条哭丧棒!

    徐大愤怒的将九六给拽了下来,九六睡眼朦胧,趴在地上一样睡。

    见此武大三迟疑的问道:“敢问,这是什么神通吗?”

    徐大阴沉着脸要糊弄他,谢蛤蟆接话问道:“你会什么神通?”

    武大三长叹一声,哭丧道:“卑职哪会什么神通?实不相瞒诸位大人,卑职本来是府衙的一个衙役,就是个寻常的皂隶,去年秋后有百姓在一处野坟地被鬼缠住了,我去奉命解救,捡到了这么个哭丧棒。”

    “拿到这哭丧棒后,我竟然看到了鬼,并且以棒敲打,还能把鬼赶走。于是我以为机缘来了,捡到了个法宝,便收走了哭丧棒,后来我又以棒杀鬼,逐渐闯出了一些名声。”

    “这时候我们捕头与听天监的杨大人有些交情,就举荐我去听天监当差。诸位大人明鉴,卑职并非贪图官位,而是从小就有一个拯救百姓、行侠仗义的梦想,所以当听天监愿意收下卑职的时候,卑职就带着这棒子来了桂花乡成为一名小印。”

    王七麟笑吟吟的看着他道:“怕是武家希望你来听天监履职吧?”

    武大三猛的看向他,坚毅的说道:“大人请明察!卑职虽然姓武,却不是出自平阳武氏!卑职是武氏举荐进入听天监,但却是因为在听天监能庇佑百姓!”

    谢蛤蟆笑道:“无量天尊,你当真喜欢行侠仗义?”

    武大三重重的点头说道:“卑职生平最喜欢太白先生的《侠客行》,在卑职看来,男子汉一生,最佳是为国开疆拓土马革裹尸还,次佳是行侠仗义庇佑万民,如此才不枉来世间以男儿身走一遭!”

    “那你为什么不去边疆投军?”徐大不屑的问道,“是不是怕死?”

    武大三哀嚎一声,道:“好教大人知道,卑职有个毛病,我说出来怕是你们不肯相信,卑职从小怕血!见了血就头晕目眩!这样怎么能上边疆与外敌生死搏击?”

    他怕众人不信,急忙举起手指道:“卑职可以发誓,大人,真的,卑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信你,这是一种毛病,好像叫晕血症?”王七麟打断他的话说道,“有这个毛病的人挺多的,不止你自己。”

    武大三一怔,喃喃道:“这是毛病?这是病症?不止我一个?”

    他说着说着忽然流泪了,悲怆道:“天老爷不开眼啊,怎么让我得了这样一种病?从小到大我便被人嘲笑,因此才去学武练出这幅身板,就是为了不让人再嘲笑!”

    谢蛤蟆道:“无量天尊,老天爷自有安排,他对你不错了,让你捡到了一条阴差用过的哭丧棒,还让你遇上了我们。”

    王七麟问道:“这是阴差用过的哭丧棒?”

    谢蛤蟆点头:“对,所以它能打鬼、杀鬼,不过这棒子阴气过重又沾染了鬼的怨气,所以寻常人用不得。”

    说到这里他看向武大三,喝道:“无量天尊,老道士行走江湖之初曾经与一位前辈学过一手棍法,叫做五郎八卦棍,此棍法传承于忠勇满门的杨家将,施展起来全靠心头一股血气、正气,所以能压住这哭丧棒上的阴气怨气,你愿意学吗?”

    武大三急忙恭敬的叩头:“弟子武大三拜见恩师!望恩师传授绝学!弟子一生,必当光明磊落、行侠仗义,不变血气、不改正气,绝不负恩师栽培!”

    徐大看的一愣一愣:“这货好会爬墙,从天上放一条绳子下来,你能爬到南天门吧?”

    武大三坦然说道:“卑职就是爱说实话而已。”

    谢蛤蟆摆摆手道:“你不用拿话来架我,无量天尊,老道士这个年纪了,什么都看开了,不会在乎颜面、不会迷恋好话,所以你现在说什么没用,老道士要看你的表现,你如果是个可栽培的人,那老道士当然会传授你五郎八卦棍,否则,哼!”

    他一拍哭丧棒,棒子横着飞出去,如刀捅肉,直接穿进墙壁中!

    武大三赶忙叩头。

    谢蛤蟆道:“你先起来,我与王大人此次来桂花乡是为了一起案子……”

    “灵童王小宝?”武大三问道。

    王七麟点头。

    武大三道:“这样,诸位大人咱们先不在这里聊,正好到了饭点,桂花乡虽然是个小地方,可是因为出产桂花,时不时有商人到来,所以乡里也有一两家不错的馆子。这样咱们去尝尝?到时候一边吃一边聊,怎么样?”

    王七麟道:“在驿所里吃吧,把菜送过来,外面终究人多口杂。”

    武大三钦佩道:“卑职考虑不周了,还是大人考虑周全。那这么着,大人们的口味有什么喜好吗?卑职去点菜,诸位大人先喝杯清茶歇一歇。”

    王七麟不好吃喝,所以能填饱肚子就行。

    徐大自愿请缨陪武大三去点菜,今天一直在赶路,他肯定要好好弄点吃喝祭祭五脏庙。

    酒菜送到,很有特色。

    菜有四凉八热,四个凉菜是桂花糯米藕、冰糖桂花、桂花红糖酥、桂花拌野菜,八个热菜是桂花鱼、桂花榨菜炒蛋、桂花酒酿丸子、桂花梅干肉、桂花炖鸡……

    酒是陈年桂花酿,粥是桂花粥,总之今晚上就跟桂花干上了。

    不过第一次吃这些菜肴,王七麟倒是觉得很新奇,桂花香在嘴巴里弥漫,吃起来有点文人雅士的感觉。

    武大三亲自负责倒酒,他没怎么吃喝,一个劲伺候他们同时介绍灵童的情况。

    灵童叫王小宝,今年十岁,他的灵童名声是两年传出来的:“那时候我还没来桂花乡,所以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但是看案卷记载和当地人口传,说他进了王家祖祠,然后昏迷在里面,被抱出来后变成这样。”

    “大人们是冲着王小宝上月醒来后说的两句话来的,是吧?他上月第二次醒来,说了一句‘冯亮要死’,第三次醒来说的是‘杨左要死’,当然他还说了其他名字,但卑职注意到了这两个名字的特异处,于是便记下来送往上头。”

    王七麟听他说完立马问道:“他是分成两次说的?”

    “对。”

    “原话是什么?是不是冯亮先死,然后就轮到杨左了?”

    武大三摇头:“不是啊,他只会说‘某某要死’,没有别的话。”

    王七麟又问道:“可是我打听到的消息说,他只会说人名,不是说‘某某要死’?”

    武大三笑道:“坊间传闻不能信啊,大人,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人言如虎?”

    “你想说三人成虎吧?”正在猛怼炖鸡的徐大抬起头问道。

    武大三眨眨眼,看着他沾满鸡油的大嘴里吐出一个文人才会说的成语,他有点懵。

    现在来看王家祠堂应该有问题,他们决定明天去王家瞧瞧。

    谢蛤蟆说道:“俞荫县一直有转世圣童出现,这很古怪,如果我们有时间,也应该仔细查查。”

    王家是桂花乡大户,受到武家影响,平阳府各地似乎都喜欢以宗族势力把持地方权力,桂花乡的民事权力便在王家手中,全乡桂树八成是王家种植,他们家是当地乡绅。

    家族铺展的大,宗族子弟就多,桂花乡姓王的人家有上千户,王小宝家是王家嫡系一脉,所以即使是听天监上门也得好说好话,毕竟这是人家地盘。

    王小宝每次醒来都是中午十二点,一大清早他们家挤满了人,这些人可不是来看热闹的,而是来给家里老人、病人打探消息的。

    王七麟听他们说话口音相近,随意的说道:“来的都是本地人啊?”

    武大三笑道:“对,因为宝灵童每次说出的名字都是本县人家……”

    这话像一把小锤敲在王七麟心头,他猛的回身问道:“都是本县人家?冯亮和杨左也是本县人家?”

    武大三急忙说道:“他们俩不是,我刚才说的不齐全,主要是本县人家。”

    王七麟问道:“除了冯亮和杨左,他还说出过其他地方将死者的名字吗?”

    武大三尴尬的搓搓手,谢蛤蟆挥袖道:“还不去问!”

    消息很快送了回来,武大三说道:“王大人,这事谁也没统计,所以谁也说不定。但是以前有些外乡人来过,并没有从宝灵童口中听到自家人或者熟悉人的名字,于是逐渐的就没有外乡人来了。”

    “那我们可以理解为,他知道的将死者都是俞荫县所属。这样,他怎么会说出冯亮和杨左两人的名字?”王七麟皱眉问道。

    武大三道:“我刚才话没说完,王大人,但是我还打听到一件事,就是今年端午前后,宝灵童说出过‘邓博愺’的名字,随即俞宁县的上一任知县便去世了,很巧,那位知县大人也叫邓博愺!”

    王七麟瞪了他一眼,道:“下次你说话说快点,一段话你给我来两个转折,干什么?你要说书啊?”

    武大三讪笑。

    王七麟道:“那我们改一下猜测,是不是这个宝灵童知道的是本地人将死信息和周边地区一些官吏或者比较有名的人的信息?”

    徐大问道:“那冯亮一个考生,他算什么官吏或者有名的人?”

    王七麟道:“冯亮此人乃是平阳府人士,他颇有文华,从小便被家族寄予厚望,曾经是府城人尽皆知的小神童。不过伤仲永的文章你们看过吗?他就是个仲永,他十四五岁考上秀才,之后连考十四五年未能中举,这事在府城应该也很有名气,不少人家拿他当反面教材。”

    徐大说道:“十四五年没考出举人很正常,我弟弟那呆子已经考了十年,去年才考中秀才,我估计他四五十年内未必能考出举人。”

    “那这样他还要考吗?”武大三问道。

    徐大理所当然的说道:“要考,哪怕考五十年能考出举人来也行啊。”

    武大三小心翼翼的问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啊,大人,可是舍弟寿命能有几多?再过五十年等他考出举人来……”

    “考出举人来直接死也行,朝中举夕死可矣正是他的座右铭!”

    武大三伸出大拇指赞赏的说道:“牛逼!”

    他们聊了一上午,等到正午时分院子里忽然躁动起来,许多人围到了王家宅子卧室周围。

    这时候王七麟听到一个少年模模糊糊的说道:“豆老来要死!”

    接着有人在门口高声喊道:“豆老来!”

    少年的声音再度响起:“霍小年要死!”

    门口的人接着喊出这名字。

    这时候一个汉子蹲在地上捂着脸哭了起来:“我儿,我儿啊!”

    一个接一个名字响起,王七麟数了数,一共说出二十五个名字。

    有十一个人哭了起来,剩下的人满脸侥幸,互相拱手道贺后阴沉沉的离开。

    他们家中要么有老人、要么有重病人,这些人的身体情况都很糟糕,这次没有听到名字或许下次就能听到,所以不值得欣喜。

    在武大三带领下三人进入王家卧室,卧室里头王小宝正骑在一个小木马上呵呵笑。

    他双眼无神、表情呆滞,身子随着木马前后晃悠不断发出笑声,恰好今天天气阴森,这样阴沉的屋子里看到个满脸诡笑的少年郎,让人心里多少有些寒碜。

    王小宝的父亲叫王元通,他带着老婆和另外两个孩子上来给众人行礼,表情不悲不喜,显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

    王七麟请他们起身,他走到王小宝跟前问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王小宝嘴角一挑露出个神秘的笑容,他继续晃悠着木马,对他的话不管不问。

    王元通急忙拱手道:“不敢轻慢大人,我家小宝自从成为转世灵童后就变的、变的有些古怪了,除了吃喝拉撒,其他时候他他、他有些,唉,有些跟寻常人不一样,所以他若有怠慢,还请大人海涵。”

    王七麟把九六抱起来给他看:“小兄弟,看看,这是什么?”

    小孩都喜欢猫猫狗狗这种东西,九六一身雪白胖嘟嘟,长得娇憨可爱,绝对的儿童杀手。

    王小宝依然笑容神秘,他看了眼九六总算有了一些反应,摇晃着木马傻笑道:“汪汪汪。”

    见他有所反应,王七麟心里一喜。

    这时候九六也有所反应,张开嘴叫道:“六六六!”

    王小宝看了它一眼,顿时失去兴趣,又自顾自的玩起了木马。

    徐大过来蹲下说道:“七爷,这娃估计第一次看到狗喊‘六六六’,他或许搞不懂这是什么玩意儿,所以才没了兴趣,我的意思是如果让九六正常的叫唤,说不准能吸引他正常开口说两句话。”

    王七麟道:“那你教教九六正常叫唤。”

    徐大冲九六叫:“汪汪汪!”

    九六:“六六六!”

    “汪汪汪!汪汪,说汪汪汪!”

    “六六六,六六六!”

    九六一边喊一边愉快的摇尾巴,王七麟点点头:徐大学狗叫确实六,贼六。

    王小宝也像是被他给吸引了,指着他笑道:“汪汪,呵呵,汪汪,这是个汪汪。”

    徐大愣住了。

    谢蛤蟆琢磨道:“他好像说你是一条狗。”

    徐大恼怒的瞪了他一眼,气急败坏的说道:“老道士你一边去,别添乱。”

    王小宝还在一个劲的摇晃木马,这把他摇晃的心烦意乱,便抬脚踩住木马道:“小子你是不是故意装傻?告诉你,大爷可不好糊弄!”

    木马被他踩住便不能摇晃了,王小宝不笑了,他抬头呆滞的看着徐大道:“汪汪,你脚踩着木马了。”

    徐大更生气,道:“怎么说话的?叫大爷!”

    “脚,大爷?”王小宝歪头看着他,又说道:“汪汪,你大爷踩着木马了。”

    武大三迅速转过身去低吟道:“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嘿嘿,飒沓如哈哈哈。”

    王元通惊慌的上来又是作揖又是鞠躬的道歉,徐大悻悻的挥手:“行了,大爷还能跟一个傻孩子一般见识?”

    王七麟继续跟王小宝沟通,可不管他说什么,王小宝只会一脸呆滞的摇晃木马,顶多是看到八喵的时候说了一声‘喵喵’。

    见此他看向谢蛤蟆,谢蛤蟆低声道:“三魂不全,爽灵丢了。”

    人有三魂,胎光、爽灵与幽精,其中爽灵管智慧,丢了爽灵的孩子便会呆呆傻傻。

    有些孩子天生没有爽灵,所以生来愚钝呆傻。

    谢蛤蟆能看出他丢了爽灵,但却看不出他丢在哪里,毕竟时间太久了。

    王七麟看向这相比王小宝身形过小的木马说道:“这孩子好像很痴迷这个木马,怎么回事?”

    王元通说道:“大人,这木马是三年前我找匠人制作的,我儿子一直很喜欢它。”

    王七麟问道:“三年前做的?木马出现多久后你儿子变成灵童?”

    王元通道:“那得、那得快一年吧?我是腊月里找人做的。”

    谢蛤蟆摇头道:“木马没问题。”

    孩子看不出问题,木马没问题,王七麟道:“那咱们去王家祖祠看看。”

    听到他们要去自家祖祠,王元通脸上露出慌乱之色:“诸位大人,小人家的祖祠没问题呀,以前听天监的大人来看过、天武门的高人也来看过,都说没有问题。”

    王七麟猛的盯着他眼睛问道:“没问题你为什么慌张了?”

    王元通哭丧着脸说道:“唉,祖祠不能让外头人随便进呀,可因为我家小宝变成灵童,前前后后不少官老爷和江湖异人进去过,这让我王氏族老和老人们很是不满,多次迁怒于我。”

    王七麟拍拍他肩膀道:“他们迁怒于你,总比朝廷迁怒于你王氏要好得多吧?带路。”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妖魔哪里走章节列表 http://www.biquger.com/biquge/3304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