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在北宋的幸福生活 > VIP卷 第四百三十五章 一片祥和

 推荐阅读:太一幻梦 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 弃宇宙 官场局中局 流氓神医都市行 重生之将门毒后 (修仙)白月光转正实录 都市神眼仙医 我有好多复活币

VIP卷 第四百三十五章 一片祥和


    品发白,热汗直流,怎么看也不像激动的模样,初川办谋小解。全本微微打量,顿时不再开口了小可是却觉得心疼,拿起一块丝巾,仔细给楚质擦拭。

    察觉口中滋味有异,曹雅馨轻轻挣脱楚质的怀抱,低头微看。只见他光赤的肩膀上,新添了一排整齐的牙印。鲜血直冒,模样很是悲惨。

    到底是爱恨交缠,曹雅馨顿时慌了,连忙拿起床上的衣布捂按。但是血液却是不止。依然不停渗出。一时之间,有点茫然不知所措。泪水哗哗地,急切道:“夫君,我不是故意的。快些去叫大夫来。”

    愤恨之下,曹雅馨哪顾得上轻重,牙印入肉三分,差点没把一块肉给咬下来,说不痛那是假的。但是见到她目光盈光闪闪,眸子里全是关切爱护的神色,顿时像吃了麻*醉药,将一切疼痛置之脑后。

    “馨儿,不要生气了。”摸着她乌黑柔顺的秀发,楚质喃声说道:“知道是我贪得无厌,但我确实不想失去你们任何一个。”

    “别说了,血还在流,快些找大夫。”这个时候,曹雅馨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听他的真情告白。心慌手乱的用衣布堵住伤口,发现见效不大。焦虑不已。

    “那你先答应我。”楚质趁机说道,反正流点血又不死人,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把事情解决再言其他。

    “行,行,行,什么都答应你。”曹雅馨嗔怨说道,秀眉微蹙,发现母亲说得一点也没错,男人不仅可恨。而且惫赖。

    心满意足,发现曹雅馨、初儿似乎真要急哭了,楚质忍住痛。装成一脸轻松无事的模样。轻声说道:“破了点皮而已。没必要找大夫。免得惊动了家人,随便上点药就好。”柜台抽屉里拿了吓小瓷瓶过来”俊乱拨开瓶塞,倒了一小堆褐色的粉末在手心中小心翼翼涂抹在楚质肩膀上的牙印之上。

    一阵辣痛,让楚质额叉不住冒汗,片亥。一阵清凉舒爽的感觉从伤口处传来,凝结一层疤痴,鲜血渐渐的止歇,在楚质的指点下,初儿轻微地用丝巾捂住伤口,再用布带缠绕几圈,扎了个秀气的小结,轻轻扭动肩膀,觉得没有什么大碍,楚质赞叹不已,直夸初儿心细手巧,处理伤口的时候一点也不疼。

    忽然,发现曹雅馨脸色微变,楚质连忙改口夸赞她宽容仁恕云云,反正呢,不把家里两位安抚好,刻,算日上三竿,也没有什么心情出去了。

    此后几天。在楚质的甜言蜜语。连哄带骗下,曹雅馨也接受了这个事实。在楚洛、惠夫人等长辈面前,表现出新媳的娇羞可人,但是在私底下面对楚质时,却偶尔忍不住发下脾性,或抓或咬,让楚质清楚的认识到。再天真烂漫的女孩,一但变成了女人,性格总会发生根本性的转变而且,在初儿的刻意迎奉下。早晚相对。曹雅馨似乎也慢慢接纳了她,有的时候欢声笑语,如同一双亲姐妹。不过有的时候,也犹如陌生之人。冷淡之极。但是这点楚质与初儿也有心理准备,没有在意,几日不行。那就几吓,月。几年。甚至以后的几十年,一定能够化解曹雅馨心结的。

    自然,多数时候,楚质都是过着不足向外人道哉的幸福生活。总的来说,新婚燕尔。又摊了牌。事情逐渐朝着自己希望的方向发展,楚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有种不枉此生,心愿足以的感觉,事实真是如此吗?或许,连楚质自己也不敢肯定。

    婚假结束,楚质又开始了上班生涯,每天过着清闲自在的日子,不时调解下曹雅馨与初儿之间的争风吃醋事件,过着惬意而又带点烦忧的生活,很是充实。

    但是相对来说。楚瑟的提亲事情就有点麻烦,当楚洛抽空到庞家拜访时。拐弯抹角打探庞籍的口风小却得到含糊其辞的回应,既没有明确拒绝,也没有直接答应,只是说楚顿人品才学不错。心中满意,可是孙女过不想她那么快出阁。待过两年再说。

    推托之言,一般是婉拒的。问题在于。庞籍称赞楚顿的时候却是欣赏有加的态度。也没说是庞莹配不上,而是以年龄过小为理由。也不像是婉拒的套路,又给了楚洛希望,考虑片亥,委婉提出可以先让两人订亲。只要有婚约在身,迟几年成亲也不成问题。

    对此庞籍含笑不语,忽而撇开话题,提起明年的科举解试,这时楚洛再怎么迟钝,也明白了庞家的意思,固然不反对楚顿与庞莹的婚事,但是有吓,前提,楚死必然在科举路上取得一定成就。

    有希望总比拒绝好”:二个消息。楚顿黯然之余,化悲愤为动力,比之州苦用功没达到头悬梁。锥刺股的地步,却也是日日挑灯夜读,让人惊叹爱情力量之伟大,连续数日,连一向对楚瑟苛求心切的王夫人也看不下去了。

    望着两抹黑眼圈,精神显得有点恍惚的楚落,王夫人心疼之余。有点不是滋味,毕竟儿子这么复苦读书,为的却是另外的女人,这让她情何以堪。当然,想了想,还是儿子身体重要,可是劝了几回,发现自己的话不管用,最后只能让楚质出马了。恰好,遇上曹雅馨与初儿暗战,无非是赞了句初儿茶汤煮得极妙。曹雅馨记在心里,在楚质面前展现了自己的茶艺,毕竟是接受到贵族的教育,对于琴棋书画之类的,曹雅馨不敢说精通,但是水平却也不差。

    听着楚质由衷感叹,曹雅馨固然笑得如同绽放了的花儿,别的也就罢了。但是茶技却是初儿引以自傲的手艺。心里岂能服气,打着请教的名义。两人比拼起茶技来,一碗接一碗,连忙喝了几斤,再是美味的茶汤,饮到嘴里也变成苦涩味道。

    而且这也只是次要的,当两人缠着楚质点评之时,这才是最要命的时刻,谁高谁低,另外的那个肯定不乐意。那就折中,两人一般厉害,更惨,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一碗水端平的策略肯定不管用。

    偏向曹雅馨。敏感的初儿肯定会自卑自怜,偏向初儿,容忍初儿的存在。曹雅馨已经很委屈了,就不要往她心里添堵了,望着两张清丽秀美的小脸,美丽的眼眸同样闪耀着期盼的目光,楚质头痛欲裂。犹犹豫豫。吞吞吐吐、慢慢腾腾、唯唯诺诺、迟迟疑疑,半天没有说出咋。所以然来。

    只是拼命的夸赞两人茶技高超,超凡脱俗,俗不可耐”一时口不择言。幸好在二女同时微嗔薄怒之前,王夫人有请,楚质如闻大赦,丢下句话,让长贵先作评判,自己去去即回。就匆匆忙忙奔行而去。

    看着楚质抹汗逃跑的背景。二女同时娇嗔跺脚,相对一眼,心中暗哼。别开脸去,旁边仆役似乎也知道这里形势不妙,早早躲开,远离现场。

    过了片刻,长贵满面笑容而来,毕竞最近荣升为楚家主管,心里怎能不得意,可是听闻此行的目的,一张笑脸顿时僵滞起来,曹雅馨与初儿两张赏心悦目的俏脸,却幻化成为洪水猛兽,让长贵不寒而栗。冷汗直流。就知道出卖了公子,肯定没有好下场,都过了几个月,本以为他会忘记。没想记恨至今。

    一个是少夫人,一个是贴身侍女,两个都是楚质的心头肉,得罪了哪一个,枕头风一吹。后果不堪设想,长贵不是傻瓜,知道得罪了楚质。或许他心情舒畅,就懒得计较了,但是得罪了眼前两位,不用说,一定会扒了自己的皮。

    眼睛骨碌碌溜转。长贵突然抱着肚子,哎哟直叫,告罪连连,也不等二女反应,一转身就跑了。那速度,怎么看也不像患了急症寻思着,是不是回老家躲两天,待风声过了再回来。

    “哼,有其主必有其仆乙。

    差不多是异口同声,又是一阵冷场,两人并肩而坐,距离不过几寸。可是却没有聊天说话的意思,眼睛漫无目的的打量院落,视线偶有交触,立即挪开。

    院落之内,有一个种满荷叶的池塘,秋末季节,青碧的荷叶尚未枯黄,引得几只蜻蜓点水飞掠叶止,池边有数株柳树,轻风习习,柳枝随风摇动,颇有几分祥和意境。

    坐了许久,楚质还没有回来,两人都觉得有点无聊,却也不愿意离开,揉了揉手里的丝巾,曹雅馨目光望着池中涟漪点点,柔唇轻启:“哎,你茶艺还行,跟谁学的。”

    “是夫人指点的,就是公子婶娘,三大人家的夫人俊俏的眼眸微眨。初儿甜甜笑道:“不过与少夫人相比,却是天壤云泥之别

    “不用奉承,你煮茶的时候,火候掌握比我好,茶汤味道自然足,多了分清香。”曹雅馨说道,微微转过头来。迟疑了下,轻声问道:“你是怎么把握的?”

    “就是要注意炭薪的摆放。留些空隙初儿仔细解释起来,也问道:“你冲茶的时候。茶汤变幻如图似画,真假难辨。是怎么办到的?”我一语的探讨起茶道来,风儿轻轻拂掠,掀动了她们飘然的青丝秀发,秋阳温暖,院落一片祥和。(未完待续)

    更新最快

    最新全本:、、、、、、、、、、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在北宋的幸福生活章节列表 http://www.biquger.com/biquge/13771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