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在北宋的幸福生活 > VIP卷 第三百七十九章 安石

 推荐阅读:太一幻梦 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 弃宇宙 官场局中局 流氓神医都市行 重生之将门毒后 (修仙)白月光转正实录 都市神眼仙医 我有好多复活币

VIP卷 第三百七十九章 安石


    吕日。技田潮水半干,把这此半浊潮水倒入结晶池,继再过两日,就会逐渐析出粗盐来。可惜现在是春季,要是烈日炎炎的盛夏,怕仅一日一夜功夫,潮水早就彻底干透,析盐度更加快些。当然。晒析出来的粗盐还要经过进一步的加工,把杂质去掉,这就要专门的盐工帮忙处理了。

    望着盐田池中堆积如山的盐粒。杨承平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精神恍恍惚惚,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在一般的盐场,可是要经过好几道程序,分煮、煎、熬三种方式,费时费力费柴。甚至几百人同时开工,才能获得几十上百斤盐,然而,现在只需开辟一个盐田,引海潮入田。之后不用怎么理会,层层盐块居然自动析了出来。

    想到盐户们的日夜操劳,一家老小都是面真肌瘦没有人样,却不及人家一夕所得,真是天理何在。杨承平万分感叹,对明此法的楚质佩服得五体投地。

    “杨兄。”有些许得意,但是想到正事,楚质连忙正色说道:“以一个月为限,此地所产之盐,就全部拜托你了。”其实楚质也知道,这样做不符合程序,容易被人指责。但事急从权,也不顾上那么多了。

    “定不负大人之托。”杨承平肃容道,难掩心中欣喜,如此大单的生意,其中利润之丰厚,要比走私赚钱多了,等等,没有朝廷的盐引。以及盐官开的勘合,与走私也没什区别。

    怪不得当日说要与我合作贩卖私盐,原来说的是这个啊,杨承平心中嘀咕,彻底恍然大悟,片玄之后。忽然想到,当楚质将晒盐之法献给朝廷,沿海诸州都建起这种盐田,日产盐量必定过亿万斤,盐价必定会降下来,私盐之厚利将不复存在了。

    对此杨承平却不感失落二因为经过几日的反思,他也有洗手不做的念头,毕竟不是单纯的逐利商贾。为了利润可以无视一切,有家族的负累,幡然醒悟之后,不敢再作出有辱门风的事情。

    然而杨承平却不知道,就,算食盐产量大增,只要朝廷的食盐专卖政策依旧,百姓享受不到实惠,私盐贩卖泛滥的情况不会有所改变。得到满意的回复。楚质也不耽搁,立即打道回衙,春天一到,事情又开始繁多起来,又到了忙碌的时候。

    望着楚质远去的身影,杨承平心中掠过敬佩、羞愧、感激之意,良久。才回身对旁边低头的随从说道:“于二,明天你就带人来”

    忽而现于二满面悲伤,扑通跪到在地,双手捧着盐粒,默默流泪不止,杨承平轻轻叹气,当年于二的兄长就是为了煮盐,进山砍柴被毒蛇咬伤,最终不治身亡,而现在着见晒盐之法,根本无须器具柴薪便可制出盐来,心情肯定极其复杂。

    少了煎煮之苦,以后盐户们应该好过些了吧。

    回到县衙之中,审理了几个鸡毛蒜皮的小案子,无非是邻里是非,斗殴打人之类的琐碎矛盾,对此楚质也算是经验丰富,不执著谁对谁错。凡事以调停为主,宁愿拖到事主自动撤诉,轻易不肯宣判,深得礼之用以和为贵的精髓。

    对于楚质的审案方法,旁人一直不明其意,猜测认为知县大人是怕断错案子,纷纷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如此小心谨慎,直到年底各知县到州衙述职时,众人才现,以前数量居高不下的钱塘县,今年的案子反而少了几成,且事主不服到州衙上诉的情况极少。

    立时,知州范仲淹大加赞赏。让楚质介绍具体做法,适时众人方知。一个调字居然有这么多门道,什么把矛盾化解于萌芽状态,让事主胜败皆服等等新奇理论,着实让其他知县或心服口服,或不以为然。

    不管怎么说,在第一年政绩考评中,毫无疑问,楚质肯定少不了一个忧字。

    眨眼又到中午时分,劝退两个由生口角而升级为斗殴的小伙,楚质悄悄地伸了个,懒腰,一拍案木,当下宣布退堂,其他案子暂且下午再审。见到没有热闹可看,堂外围观百姓也纷纷散去。

    迈着悠悠步伐往内衙走去,寻思着待会是吃鱼还是羊肉,夏秋时际才是享用海鲜的好时节,现在还是羊肉美味些,打定主意,楚质又开始琢磨羊肉的烹制方式,是清蒸、红烧,还是闷灿,,

    片亥,楚质就知道自己用不着犹豫了。有人替他作出决定,从州衙赶来一个衙役,呈上范仲淹的请柬,注明是邀其赴宴。

    愕然,低头细看,居然还是私人性质的,愣了半响,楚质反应过来。匆匆忙忙回房脱去官袍,换了件便装儒服

    宴会地点是州衙附近的一家小酒馆。酒菜好像有几分特色,生意还算可以,大堂内宾客满座,气氛热闹浓郁,楚质的出现并没有引起众人的注意,毕竟了解范仲淹的简朴性格,楚质可不敢穿得过于奢华。

    一身简单儒生常服,怎么看都像是个还在书院苦读的少年学子,相对而言,张元善就显得扎眼许多,刻意打扫了番,衣着隆重正式,与酒馆内的环境格格不入,所以他显得有些尴尬,特别是见到了楚质,马上意识到自己似乎错误。

    “张兄也,到了楚质有些好奇,随之觉得自己大惊小怪,既,然范仲淹能邀请自己赴宴,为什么不能邀请别人,人家又没写明只宴请自己而已。

    犹豫了下,知道回去换衣裳也已经来不及,张元善强忍懊悔,微笑说道:“是啊,范公就在里面,我们一起进去吧。”

    “张兄先请。”楚质示意道。推让了下,两人并肩而入。

    一边慢步,张元善轻声问道:“楚兄可知太守为何而宴客?。

    “不太清楚楚质摇头,乐观说道:“难得太守有这个闲情逸致。我们奉陪就是。”

    “言之有理。”张元善赞同道。

    越过酒馆前堂,里面还有个天井,种植几株杏树,点点杏香扑面而来。四面却是待客的厢房,右侧第三间正是宴会所在。守门的小厮显然也认得两人,通报一声,微微推开房门,放他们进去。

    厢房不大,摆放着一围屏风。隐约可见里面有三人邻席而坐,不时传出阵阵笑声,快步绕过屏风,总算看清楚里面的场景,一边拱手行礼,楚质轻轻打量,只见范仲淹位于席。左边是通判顾可知,右边却是个年约三十岁左右的文士。

    脸上皮肤黝黑,浓密粗眉,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唇上胡须修饰整齐。但是衣着却是十分随意,衣袖袍角有些明显的折皱,站起来时腰板挺直,给人一种临渊岳峙的气度。

    “你们来了范仲淹站起。泛出笑容,招呼说道:“介甫,这二人就是我刚才与你说的钱塘知县楚质。仁和知县张元善。”

    “二位同仁有礼。”文士微笑施礼,自我介绍道:“在下明州知郸县事王安石

    听到介甫二字的刹那间,楚质一度失神,再听到王安石三字,楚质表面镇静自若,还有暇还礼落坐,心中却卷起了惊涛骇浪。

    如果说见到活生生的范仲淹出现在自己面前,楚质还是抱着高山止仰的崇敬心情,那面对王安石,状态就有些复杂了。

    说起王安石,倒有百分之八十的人想起列宁,因为小学课本上,有列宁的金口玉言:王安石是中国十一世纪的改革家,于是乎,知道熙宁变法的人没有几个”犬都只知道有个王安石变法了。问题在于,经人考证,王安石是谁,可能连列宁本人自己也不了解。而夸奖王安石的一句话,原本出自这位伟大人物一篇文章里的注。大家都知道,注释只是说明原文的表述文字,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可是中国人实在是太会断章取义了,为了时代变革的需要,硬是把这段文字加以引用、演化,使其上升到极其重要的地步,而王安石也成为了最伟大的改革家。

    然而,抛开政治因素不谈,对于王安石,近一千年来,世人都是毁誉不一,众口纷纭。好的说他富国强民,坏的说他录民兴利,喜欢他的推崇到极点,讨厌他的贬低到极至,没有一个定论。

    楚质算是属平静心情,认真聆听范仲淹的说辞:“介甫是大中祥符八年进士,授淮南判官,任届期满,本可求试馆职。但为体察民情,特请调知郸县事,三年来尽职尽责,起堤堰,决随塘,为水陆之利,特别是往年两逝旱灾。行贷谷与民之策,以激奔竞之风,俾新陈相易,邑民便之。”

    “此策与楚知县的想法简直不谋而合。”范仲淹兴致勃勃说道:“介甫已经证明此策行之有效,你们有什不明之处,大可向他请教。

    “却是不敢,愿与二位同仁探讨王安石谦虚道,好奇望了眼楚质,感觉得出来,这位少年知县颇得范公器重。

    “王兄贷谷与民之时,可有什么章程?。张元善问道,毕竟现在主要负责工作的他,千头万绪的,能有个参照自然最好。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在北宋的幸福生活章节列表 http://www.biquger.com/biquge/13771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