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在北宋的幸福生活 > VIP卷 第三百六十二章 成就感

 推荐阅读:太一幻梦 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 弃宇宙 官场局中局 流氓神医都市行 重生之将门毒后 (修仙)白月光转正实录 都市神眼仙医 我有好多复活币

VIP卷 第三百六十二章 成就感


    ”莫吵,继续看,看其情节与会真记有所不

    莺莺传的故事其实就是源于会真记,不过经人整理,慢慢发展成为著名戏剧西厢记,反正还未出世。\\./楚质奉行拿来主义,直接采用了,当然。肯定有别与元模,不说其中的情节起伏。就是结果就完全两样。

    一个悲剧,一个喜剧,抛开艺术层面的不说,楚质相信绝大部分百姓都喜欢圆满欢喜的结局。就连号称十古悲剧的梁祝,最后还有个化蝶尾曲,其中的宫意自然是不言而喻。无非是给人留下一丝美好的寄望。随着情节的展开,张生的才思多情。崔莺莺的娇美矜持,红娘的俏丽活泼,纷纷吸引观众的目光,众人慢慢抛开了其他杂念,将什么会真记抛去一边,思绪跟着故事飘走。很快就到了最精采的待月西厢一节。

    冉再拂墙花影动。西厢待月知谁共?,”

    望着底了安静欣赏戏剧的观众,洛小仙欣喜微笑,知道这出戏又成功了,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悄然曼步而出,翩舞逸唱。

    短短两句将一个古代书生初次去赴一个女子约会的心情刻画得活灵活现,底下有不少才情出众的士子,闻言纷纷击掌称赞。

    一节待月西厢之后,接下来就是长亭别离”金榜题名,直到结尾,演员谢幕,观众才长长吐了口气,唱彩之声云集。

    接下来是一系列的歌舞等助兴节目,而谢妆之后,换了件衣裳的洛小仙却从幕后走到了台前,步入场中,像是着意打扮了一番,穿着一套天蓝边的衣裙,头发挽髻,两只玉坠子在晶莹的耳边打着秋千。

    纯净无瑕的面孔稍沾粉黛,趟发显得明丽妩媚。一举一动之间,自然有一股让人心醉神驰的魅力流淌出来。微步从席间飘然而过,卷起一阵清淡幽香,若有似无,着实让不少人忤然心动。

    “听得洛小姐歌喉,如声绕梁,闻音三月不知肉味,也莫过于此了。”也不知是哪个仁兄在底下叫喊的,虽然有些俗套,但是响应者却是不少。

    这种赞美绝对没少听到,但洛小仙还是眼波盈盈,浅浅一笑,轻垂螓首,变成一段流畅柔美的曲线,柔声拜谢起来,语气娇媚,动人心眩。令人迷醉。

    此时此刻。没人再去关注戏台上的表演,纷纷围绕着洛小仙打转。而她也是如同花间的彩蝶,在席间穿梭起舞,前一秒还和某个富豪闲聊风月,下一秒又与一个士伸谈及诗词字画,没得消停。

    自然,在一片详和气氛中。也有几个不协调的声音:“洛小姐,留下来吧,汴京物宝天华,怕是居之不易,还是杭州好,杭州妙,日出江花红胜火,,三秋桂子

    对此,洛小仙当然是有意无意的选择忽视,期间,像投壶双陆、击鼓传花、流水引筋之类的助兴游戏也分散了部分宾客的注意力,响应者极少,没能形成有效推力,让洛小仙暗自松了口气。

    时间飞快,一晃将近黄昏时候,戏班诸人已经收拾好行装,骡马车辆就绪,就等洛小仙前行出发,而这时来客也知道离别将至,纷纷围了上去,或折柳,或赠礼,或言诗填词。以抒发惜别之情,很是热闹。

    洛小仙满面伤感之情,不知回了多少次礼,道了多少声谢,突然挤出层层包围,在众人的诧异目光中,走到楚质旁边,妙日盈光流盼晶莹闪烁,沉默不语。

    “咦,这不是楚。某人惊讶道。

    跟着有人附和起来:“们,真的是他,他怎么来了,刚才似乎不曾见到。”

    “人家早到了好不好,只是你没留意而已。”旁人适时表示鄙视。

    自会有人促狭笑言道:“这位兄台想必是沉醉于风月之中,耳目早不闻外事,大伙是可以理解的嘛

    “瞧这情形,这位与洛小姐似乎有什么

    “喂,你是外地的吧,这事何用你说,大家谁不知道。”

    也让你尝尝流言蜚语的滋味,看你以后是否还那么淡定,望着满面木然的楚质,洛小仙妙目掠过一丝得意,觉得火候差不多了,才慢条斯理的从贴身处,取出一本书籍,柔弱纤手呈上,声音媚腻中带着伤愁道:“楚”妾即远赴异地,求君留诗以纪往日情分。”

    往日情分?听起来好生暧昧,难道他们,嗯,看来空穴来风,必定有因,想到这里,观众八卦之心立时熊熊燃烧起来。

    愕然,楚质有点措手不及的感觉。恶狠狠地以隐晦的目光瞪了眼洛小仙,不过在众目睽睽之下,也不能发作,而且为了风度,还要依言行事。不然楚质可川,只要自只拒绝。旁边观众的唾沫星子就足以将自只晰咒

    “给我记住。”接过书籍。楚质暗暗地咬牙切齿,悄无声息的示以威胁,声音之微,连洛小仙也不曾听闻,只是按其神态表情猜测而已。

    “取笔墨来。”洛小仙笑意璨然,玉手轻挥,声音故意大了几分:“君果不负才名,才瞬息就有所得了

    “算你卑。”楚质顿时默然,再不敢把心思表露出来,居然忘记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的古刮,真是不应该啊。

    笔墨很快就奉了上来,虽然是有意为难,但洛小仙也不敢做得太过火。不管墨汁是否已经磨研调好,伸手皓腕素指,轻沾墨条,在秋水砚中仔细旋磨起来,动作优雅,姿态秀丽,光是看着就是一种享受。

    有意拖延些许时间,所以洛仙动作轻缓柔慢,不料纤指才转了两圈,就楚质已经提起笔管,笔尖轻沾乌墨,同时展开书籍首页,在空白处书写起来,一挥而就,片刻功夫便神闲气定的提袖收笔。

    呀,才思果真如此敏捷,围观之众有几分不信,有好奇心重者,已经情不自禁的上前两步,低头观看起来。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又是一首咏梅词,应情应景,而且似是深有寓意,旁人仔细品读,只觉意味深长。

    梅花开在郊野之外,人迹罕至的驿站外,注定是要倍受冷落的,因为它既不种在名园之中,也没有人呵护备至,而是一株生长在荒僻郊外的野梅,日落黄昏,暮色朦脑,无人过问的梅花,何以承受这种凄凉?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这是何曾相似的场面,说的不就是自己吗。洛小仙思绪悠悠,黯然神伤。

    “只有香如故以花喻人。良久。洛小仙悄掩情绪,轻瞄了眼楚质,没想在他居然会给自己如此评价。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曲终人散本是常理,最终洛小仙还是走了,可能会有许多人感到遗憾,而且会深深的怀念她,还有洛家班,然而生活总要继续,日子该怎么过还得怎么过,想必随着时间的推移,属于洛小仙的光芒总会褪去的,到哪个时候,恐怕除了几人尚留存有一丝记忆外,再也没人记得洛小仙是谁人。

    不过,有些人总是容易让人记住的,而且永远难以忘记,因为他们可以轻易的成为焦点。经人反复相传,想不记住都难。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县衙之内,刘仁之轻微笑道:“大人真是好才情啊,而且特会怜惜人,不过以后出门可要小心些了。“为什么这般说?。楚质莫名其妙道。

    刘仁之解释道:“下官听闻消息,杭州城里,无论是夫户人家的闺秀,还是小家碧玉,特别是青楼楚馆的行首美妓,都在寻思琢磨着见上大人一面,好求个情分。”

    摸了摸鼻子,楚质无语,可以抚着良心说,那首词绝对是个意外,不过是见到应景,所以也没仔细考虑。就直接拿来用用,没想却给人曲

    。

    “如今在风月场中,大人的声望,可是直逼柳七,那帮美貌小姐纷纷传言,天下除了柳郎之外,也唯有楚郎是她们的知音人,只要您说句话。愿意自荐枕席者怕是不少。”笑言了句,刘仁之忍不住露出几分羡慕之色来,若是自己能得人这般惦记,夫复何求。

    “主箔,失态了,要注意影响咳嗽了下,楚质提醒道,鄙视地望了眼差点没流口水的刘仁之。直接拂袖而去,嗯,与往日相比,步履好似多了几分飘然。

    装模作样的,不知有多美呢。”刘仁之连声称是,心中腹诽,片匆,突然醒悟过来,大恨道:“可恶,居然又让他跑了。”望着桌案堆积的公文,刘仁之很是悲痛欲绝。

    事实证明,自己还是有些魅力的。楚质春风得意的返回内宅,看见肃容浮面,侧坐在厅内的初儿,敏锐察觉气氛有些不对,连忙调整表情。露出和煦笑容,打了个招呼,见佳人不理会自己,像是在生气。

    也不动问,自顾挨着她坐了下来。拉着佳人娇嫩纤指,仔细把玩欣赏。心中轻松愉悦,这是他最为得意的事情,毕竟是自己调教的成果,把一向对自己惟命是从的初儿,变成现在懂得耍下性子,吃醋生气的女子,真的很有成就感。(未完待续)凹曰甩姗旬书晒)齐伞

    最新全本:、、、、、、、、、、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在北宋的幸福生活章节列表 http://www.biquger.com/biquge/13771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