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在北宋的幸福生活 > VIP卷 第三百五十八章 一封信

 推荐阅读:太一幻梦 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 弃宇宙 官场局中局 流氓神医都市行 重生之将门毒后 (修仙)白月光转正实录 都市神眼仙医 我有好多复活币

VIP卷 第三百五十八章 一封信


    泛缠绵自然不必细述,两日来的经历,有惊有险,.QΒ5、C0m/回到县衙,才算是彻底的安稳下来,睡得很是舒心,直到天色大亮,日上三竿,楚质才悠悠醒了过来,深冬季节,就是在南方的中午时候。也能感受到阵阵透寒,自然是躺在暖和温香的被窝舒服惬意,更加不用说枕边还有佳人相伴,细润柔滑的**让人迷醉其中。

    然而,房外的动静让楚质不得不从温柔乡中爬了起来,胡乱披了两件衣裳。低头轻吻了下睡态惺松。美眸慵懒的初儿,穿过卧室屏风。拆开珠帘,走了出去。

    “公子!”惊喜交集的声音,却是长贵似哭要笑,激动难抑的脸庞。闻楚质失踪的消息,他刻尸直自责不已。在海外跟着众人连日搜寻,差不多感到绝望,幸好楚质安然回衙的消息传得及时,不然,说不定长贵脑子一热,极度愧疚之下想不开,干脆以死谢天下。

    虽然如此,但是未亲眼见到楚质,长贵还是不安心,从海岛匆匆忙忙赶回县衙之后,如果不是旁人阻拦,指不定就要破门而入,彻夜未眠。如同煎熬般的,终于等待到楚质出来,叫他怎能不泪流满面。

    不等楚质开口安抚长贵,刘仁之与一群衙役就从旁边拥了上来。七嘴八舌的表达自己对于楚质安然无事的欣喜心情,同时,也有人别出心裁的表示自己的气愤,对于楚质以身涉险的行为表示列强不满。

    楚质自然含笑连连点头,虚心接受这些些亲切问候或善意的批评,并对众人的关心表示感谢,并坚决承诺,以后再也不会做这种危险的事情。这也是楚质心中所想,如果不是机缘巧合,以他安全第一的性格。肯定不会舍已救人。

    热闹了将近半个小时,在刘仁之间三的示意下,知道他有事对知县说。众人才识趣的慢慢散去。

    书房之内,抿了口热茶。清香四溢,沁人心脾,一阵心旷神怡。沉醉了片方,楚质才轻笑说道:“不知刘主菏有何话教我,该不是觉得刚才得不够,准备单独再来一遍吧。”

    嘴角微徽抽*动,刘仁之似乎没有什么说笑的心情,酝酿了片玄。低声道:“大人准备如何处置李明达?。

    “处置他?。楚质有点莫明其妙道:“什么意思?怎么处置?。

    沉默了下,刘仁之轻声道:“他在牢里,?。

    “牢里?怎么会楚质婷愕不已,连举杯的手都忘记反应,停滞在半空。

    “接到长贵的报讯,下官立即禀明太守。同时招集衙役前往,直扑海岛。可惜去迟了。那里已然人去楼空,大家失望不已,最后在长贵的带领下去迎接大人,却发现了李明达等人的行踪。

    听着刘仁之的陈述。楚质惊讶问道:“怎么,你们去到的时候,他们还没走?”

    从海岛到关卡有段很长的距离,其中来回时间可不短,楚质记得,当长贵等人离去,到自己发现沈瑶,再到两人落崖,才不到一刻多钟,这么短的时间。除非刘仁之他们插翅飞来。不然李明达早就逃离现场。

    “下官也有些奇怪刘仁之轻声说道:“当日,下官与众人前去迎接大人,网登临岛上,就发现受伤被绑在路边的陈军士

    ,心万

    刘仁之慢慢回忆起来,当时看到小陈衣裳染红,五花大绑的模样,他就知道事情有变,心中一沉,特别是救人下来,从小陈口中得知这里才是李明达的贼巢,而贼人已经上山围攻楚质,刘仁之更是惊骇难抑。

    虽然连忙急奔山上,但是按照众人的猜测,时隔许久,都以为贼人已经离去,或者楚质已经被挟持住,当然。最大的可能是楚质已经”念头一闪而过,却没人愿意深想。气喘吁吁的跑到了山崖。见到的场面却大大出乎众人意料之外。

    “却不知为何,李明达像是与同伙有隙。手执兵刃,不断地威胁同伙贼人搓藤为绳,似乎打算攀崖而下。”刘仁之眼神似有触动。随之轻轻低头说道:“我等顺势将贼人一网打尽。见我势众,贼人不敢反抗,乖乖束手就擒,唯有李明达,似是不从。居然要跳下山崖,幸衙役眼明手快,扯抓住他,将其押解回衙,关在牢中严加监管,听候大人发落。”

    沉吟片亥。楚冷淡声道:“虽已革职。但他怎么说也曾是朝廷命官。而且与大家同僚一场,再者。谁都清楚李明达与我有怨,若是让我处置他,似乎有些不妥,还是押他到州衙,由太守秉公而断吧

    “大人宽厚,下官敬服刘仁之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真是宽厚吗?楚质轻微淡笑、不管怎么说,李明达在县衙经营数年。以他的手段,就算落得如今的下场,但是也有不少人念及几分情份,而且出于同情弱者的习惯,对李明达难免产生一些怜悯的情绪。如果由自己处置,出于这个。顾虑。肯定手下留情,恐怕县衙众人会觉得自己刻薄,毫无肚量。

    然则。交由范仲淹秉公而断,以李明达犯下的罪行而论,其下场可想而知。自己何必做这个。恶人。作者最…二刊者,楚质不介意适时表现几分宽容出“这事就这样办吧,接下来我会在宅内休养几日,若是没有重要事情。县衙公务还要劳烦主簿辛苦一二。”楚质笑道,准备名正言顺的偷懒。

    “理应如此刘仁之欣然答应,非常有身为副手的觉悟。

    之后,两人好像都不愿意再提及李明达,默契避而不谈,只是交换下最近县衙事务的一些意见,又聊了几句,刘仁之起身说道:“既,然如此,那下官就不打扰大人休息了,若是有什么吩咐,命人通传一句即可。

    客套了片刻,在楚质的挽留下,刘仁之举步离开,才走了两步,突然转身回头:“唉呀。下官糊涂,”

    %,正

    “嗯,还有什么事情?”楚质问道。

    “大人,出海途中,我等路遇沈二公子,因其与李明达有所牵连,所以刘仁之小心翼翼说着。偷偷的留意楚质反应。

    “所以怎么样?”楚质皱眉道:“莫非是把人关了起来

    悄然安心,刘仁之连忙说道:“这倒不敢。只是请沈公子到县衙作客两天而已

    作客其实就相当于软禁,楚质听后勃然大怒起来:“胡闹,睿达是受到胁迫,逼于无奈,才会做出那等事情来。也是受害之人,你们怎能这般无礼

    “是下官愚昧刘仁之连忙转身说道:“那下官立即去向沈公子陪罪

    一丝犹豫稍纵而逝,楚质走跟着上前说道:“一起去吧。”

    县衙大堂旁边一间屋内,装饰还算华丽。摆设齐全,桌案放满茶水糕点,果瓜什锦,吃喝用度一律不缺,然而,沈辽眉宇间却凝结着焦虑。自然,相对两天的悔恨,担心,痛苦,现在的情绪算是舒缓大半,特别是听到楚质安然无事,沈瑶已经回到沈家,重压在他心里的那块大山总算飞走了,感觉浑身一阵轻松。

    如今唯一觉得忧虑的是,不知道楚质会如何对待自己,问罪坐牢沈辽倒不担心。这样反而能减轻心中的负罪感。就是怕楚质心中有怨,不肯原谅自己犯下的错误,就在思潮起伏之际。却听房门吱的一声,一个。温和的声音传来:“睿达,你受委曲了

    沈辽猛然惊醒,抬眼望去。看见楚质,立即惊喜交集站起,然后。却有些茫然起来,不知作何反应。

    “怎么,几日不见,就不认识了?”楚质笑道,上前拍着沈辽的肩膀:“下人不懂事,委曲了你。希望你不要见怪。”

    这时,刘仁之连忙上前说道:“都怪下官平日管教不严,让这些不懂规矩的家伙冒犯了沈公子,真是罪过

    无礼刘仁之的唠絮,沈辽强忍心中激动。眼眶一热,紧抓楚质手腕,涩声道:“你,没事吧

    楚质潇洒拂袖转了个身,大笑说道:“哈哈,你自己看,好端端的能有什么事

    沈辽呼吸放缓,仔细打量楚质半响,没发现他身上有伤痕,才彻底的安心,脸上浮现愧疚之色:“景纯兄,我

    ”

    “不必多言。我都明白伸手示意。楚质低声道:“过去的事情。不必再提

    欲言又止,片刻,沈辽重重点头,心中又是羞愧,又是欢喜,还掺杂着阵阵激动。

    “今日心情舒畅,主簿,吩咐厨房设宴。我要与睿达共饮楚质笑道。揽着沈辽向外走去。

    刘仁之闻言立即笑道:“不须大人吩咐,酒宴已经准备妥当,就差两位了

    县衙后院,果然如刘仁之所说,已经设下美酒佳肴,就等楚质的到来。见到他们现身,一帮书吏衙役连忙拥了上去,也没多少费话,唯有举杯表示敬意,片刻,院内尽是一片砒筹交错的声音。

    宴会直到傍晚才散去,手搭在楚质肩上。脚步紊乱,身形歪歪斜斜。若不是支撑借力,沈辽怕已经叭倒瘫软在地了,步履飘浮走着。满眼醉意朦胧道:“别的话”就不多说了,以后景纯兄有什么吩咐,一句话。风里来,火里去,绝无半句推辞。

    楚质似乎也有几分醉态。含糊结舌道:“好的,网好”过两日我到府上拜访,有事相求,你莫要”拒绝才是

    “那是自然,有事尽管说。欢迎光临寒余”

    昏醉得厉害。说着说着沈辽就不省人事了,自会有机灵的书吏叫来车轿。送其回去,而且楚质更加好安置,几人抬手,扶其回房,之后就没他们什么事情。

    此后几天,本来按照楚质的盘算,以休养之名,偷懒几天,顺便筹备某件事情,然而,他却低估了自己在杭州城的影响力。

    回衙之时,在楚质的料想。自己应该会被范仲淹叫去教一顿,已经准备好腹稿,不想州衙那边根本没有丝毫动静,反而是钱塘的士仲,从各个渠道听说楚质安然回来。纷纷前来拜访,还有一些文人士子也来表示慰问

    有客来访,拒而不见,显然不合适,这样一来,别说清闲休养,反而更加忙碌,几日之后,楚质才算是应酬完毕,又是犹豫不决两日,终与,只身来到浊家,在仆役恭迎下进到客厅,片底,且到沈辽。楚质就感觉他表情有些不对,额眉紧锁,双眼蕴藏着怒气火光。

    “睿达,发生什么事了,好像不太痛快?”楚质轻声猜测道,心里有点发虚。

    出神的在想些事情,再三问了几句,沈辽才如梦初醒,口中答应了声,但依然没有进入状态。半天没回答楚质的问题。

    “这是?”不得其解。楚质干脆侧头询问旁边的管家。

    小心瞄了眼沈辽。管家轻声说道:“公子在为大娘子的事情发愁呢。”

    楚质一听,心里就像吊了大堆水桶,七上八下的,仆役却没有发觉他脸色的异样,继续说道:“前两天大娘子到江宁去探望大公子去了,不知何时归来,家中事务都交给二公子负责,或许就为这个,二公子烦心不已”

    管家下面的话听不进去了。楚质突然觉得胸口有些发堵,喃声说道:“走了,为何要走,?”

    察觉楚质似乎有些失态。管家惊讶的望了他一眼,却听沈辽满面不耐,挥手说道:“我有事要与楚知县商谈,管理你先下去吧。”

    收敛心思,管家识趣说道:“好,二位慢聊,我去准备宴席。”

    管家脚步声渐息。厅中却沉寂了下来,两人都有满腹的心思。却都不愿开口,或者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良久,还是沈辽觉得自己身为主人,不应该如此的怠慢来客。轻声说道:“景纯,今日小弟心情不佳,招呼不周之处,望请海涵。”

    ”没事,家事要紧乙”

    其实楚质也憋满肚子的话。可是网到嘴边,却变成了这样,勉强寒暄了几句,两人又无话可说了,沉默相对片刻,纷纷笑了了起来。圭,满苦涩的味道。

    “景纯兄。看来今日我是没有心思招待你了。能否改日再来。那时再向你陪罪。”

    也只有率真的沈辽才能说出这种类似拒客,实着得罪人的话来。若是换个不了解其性格的,恐怕立即翻脸拂袖而去了。

    嗯。楚质微微点头,也没多说什么,连基本的告辞礼节都没有施行。起身就走,这种行为十分没有礼貌,然而,心事重重的两人都忽略了。

    茫然的走出沈府。一路上。有许多仆役向他行礼问好,若是平时。他肯定态度温和,亲切友好的回应,而今却视若无睹,让众人惊诧不已。

    走到街道,浑浑噩噩跟随人潮走动,不知道过了多久。楚质才渐渐清醒过来,仔细打量,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走到了西湖边上,望着清澈凛洌的碧波湖水。楚质长长一叹,满心尽是愧疚难安的苦涩感觉。

    这时,岸边隐约传来两人的闲聊声,楚质本无心细听,但声音却不时传来

    “喂,最近钱塘有件稀奇事。你听说了吗?”

    “嗯,是否楚质孤身擒贼之事?”

    “没错,没想你也有所耳闻了,消息还是蛮灵通的嘛。”

    “那是自然,我有个。叔伯兄弟。在县衙当差,当时就参与了此事。”

    “瞧你得意的,别人还以为是你参与的呢,不过话又说回来,没想到楚知县一个文官,居然有这等胆识,只是孤身一人而,便能勇擒数十贼人,真是不得不让人敬佩乙”

    “文官怎么了。杭州太守范公也是文官出身,不是照样安抚西北。威慑夷寇,立下诺大的名声。听闻那边都流行一句话,军中有一范,西夏闻之惊破胆

    “范公威名显赫。谁人不知。”

    赞叹几句,语锋突然立转。

    “听闻。沈家的大娘子。刻是寡居的那个,似乎也是被这获贼人掳去的。而且,有好几日啦。”

    “不是传闻,我特意向兄弟核实过,确有其事。”

    “嗯,那应该无假了,真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楚质再也听不下去了,转身快步远去,根本不用想。就知道两人会继续说什么,毕竟在众人的潜意识里,一个漂亮的女人。落入了贼巢几日,会发生样什么事情,而且肯定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心万

    流言蜚语,人言可畏,走到一处僻静的地方,呆呆地望着清冷的西湖,楚质心底好像被一块巨石压住,喘不过气来,似要窒息,钻心刺痛。眼睛盈泪,心中悔恨,刚才。为什么不敢上前找他们理论,证明她的清白,而是选择了逃避。

    适时。一个清丽秀美的少女走了过来,怯懦似乎的问道:“楚大人?”

    微微抬头。露出俊逸却略微煞白的脸庞,楚质无意识问道:“什么事情?”

    “这是娘子让瓶儿给大人的信。”秀美少女说道小心翼翼从怀里取出信件,伸出十根青葱娇嫩的纤指,信封空白,落款却有几个娟秀的字,沈瑶,,

    目光在信封掠过,眼睛圆睁,几乎似抢。从少女手中夺过信件。楚质迫不及待的拆开,慌乱展开信页,只字细读起来。

    最新全本:、、、、、、、、、、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在北宋的幸福生活章节列表 http://www.biquger.com/biquge/13771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