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在北宋的幸福生活 > VIP卷 第三百五十六章 私盐

 推荐阅读:太一幻梦 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 弃宇宙 官场局中局 流氓神医都市行 重生之将门毒后 (修仙)白月光转正实录 都市神眼仙医 我有好多复活币

VIP卷 第三百五十六章 私盐


    凹并了片刻。//、ǒM//门外传来阵阵动静,还有老汉夹妻的对话珊钥沈瑶轻轻一笑,收拾了下衣裳,推门走了出去,望着楚质的集影,沈瑶柔唇缩放出甜蜜的微笑,但走过了片刻,却渐渐的敛去,一抹无奈黯淡之色在美丽的眸子中浮现。

    在天井中打水的老汉见到楚质,满面笑容的打起了招呼,有几分暧昧说道:小郎,这么快就起了,不再多媳妇睡一会。”

    ,正泣比北

    “习惯了。”楚质说道,难免有一丝尴尬,暗骂了句为老不尊。

    “老头子,打盆水也那么磨蹭,快些来帮我烧火。”

    听闻厨房内传来的叫声。老汉连连答应,朝楚质撇嘴做了个夸张表情,慢慢腾腾的走了过去,不时。又传出妇人阵阵埋怨。

    轻笑摇了摇头,楚质挽起了衣袖,就要打桶水洗脸,才弯腰,院外突然闯进一今年约三十五六的健壮汉子。肤色黝黑,双臂粗壮,一脸的风尘之色,见到楚质在院中,表情明显有些愕然,一怔之后,警觉似的后退半步,板着脸问道:“你是谁?”

    放下水桶。楚质有几分莫明其妙。弄不清楚来人身份,要知道昨天陪老汉在村子中转了一圈,对于村子内的村民还是有些印象的,但却没见过这人。

    或许是看漏了,楚质暗暗寻思。友好的笑了笑,说道:“在下姓楚。昨日乘船出海落难于此,多得于老丈予以救援,收留”

    就在楚质解释的时候,厨房内的于老汉夫妻,也听到外面的动静,探头出来观望,发现来人,妇人于氏忍不住眨眼数下,确认之后,惊喜叫了起来:“是二子,老头,快出来,是二子回来了。”说着,也顾不上放下手中的烧火木棍,匆匆忙忙跑了出去。

    “娘二回家了。”来人闻声,转过身子,也双目含泪,扑通一下,跪倒在地,朝疾奔集来的于氏磕头拜了几拜。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抱着着于二。于氏喃喃说道,抚拭着眼泪。脸上的笑容却是那么的灿烂。

    就在两人抱头痛哭之时,旁边传来一声暴喝:“畜生,终于舍得回来了,看我不打死你这个不孝子

    只见于老汉手里拿着一根碗粗的木棒,怒气冲冲的奔了出来,三两步来到井边,木棒毫不留情的打落在于二身上,棒棒到肉,犹如雨下。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

    于二任由木棒击打,一动也不敢动,就算痛了,也不敢用手揉扶,还好旁边的于氏心痛儿子,当于老汉打了几下之后,立即如同母鸡保护小鸡一般,张臂挡在于二前面,心疼说道:“好了,好了,儿子才回来。你发什么脾气,看,都瘦成了这样,肯定是在外面受了许多的苦

    “哼”绕了两步,发现于氏把儿子看得死死的,于老汉几次举棒,却找不到落棍的地方,干脆把棍子一扔,冷哼说道:“能受什么苦。指不定是在外享受惯了,不愿意回来受苦才是真的。”

    “老头子也真是的,平日儿子不在。总是说想他,如今回来了,又尽说些风凉话。”于氏埋怨了几句,拉起于二,轻拍他身上风尘,满面慈祥说道:“二子,别理你爹,他就是嘴硬,见你回来,心里不知道有多美呢。”

    “瞎说。”于老汉自然不会承认。撇过头去,掩饰不时流露出来的思念感情。

    谁都听得出于老汉的言不由衷,儿子于二自然也不例外,呵呵笑了几声。又给老汉磕了几个响头,才在于氏的拉扯下站了起来。

    “别站着了,回屋坐,告诉娘,在外的大半年都受了些什么罪。”在于氏的扯动下,于二走了两步,忽然侧身指着楚质道:“娘,这位小哥是?”

    “啊,这个是楚家小郎,他和媳妇不慎落难”于氏温言解释说道:“村里没船,过两天才能回去。真是可怜。”

    哦,于二应了声,点点头。也没多说什么,笑着跟随于氏走进正屋。人家亲人久别重逢,肯定有说不尽话。楚质自然不好意跟着去,忍住心中的几分好奇,打量了眼于二。便提了桶水,回屋给沈瑶送去。

    这么大的动静,沈瑶自然有所觉察。收拾妥当房内杂物,坐等楚质回来,好奇问道:“外面怎么了?”

    “老丈的儿子回来了”把水倒入盆中,浸了条毛巾,拧干,递了过去。楚质笑道:“我们或许一会就能回去了。”

    于二回家,意味着有船,只是听到这个好消息,沈瑶的兴致似乎不怎么高,微微柔柔应了声,伸出晶莹润白的小手接过湿毛巾,侧过身子,以个优雅的姿势洗妆起来。

    片刻,察觉沈瑶的心情。楚质从她身后搂着曼妙的纤腰,轻声说道:“你不要担心,回去之后,一切有我”

    敷面的毛巾缓缓落下,沈瑶身子软绵绵的偎在他怀里,默默不语,两人沉静于这温情时刻还未多久,就听外面突兀传来一阵噼啪的声响,像是气急摔杯落地的声音,紧接下来的就是于老汉怒吼:“畜生,孽子

    轻轻皱肩,楚质说道:“我

    “好。”沈瑶点头,又说道:“不过这是人家的家事,能不管尽量少掺和。”

    楚质深以为然,清官难断家务事。这点他颇有体会,上任久之后,无数的事实都可以证明,公正决断陈氏兄弟纷争之案只是偶然**件。

    楚质缓步走到正屋门前,只见于老汉硬板着脸坐着,地下四处散落着陶碗片,还有两张缺脚的凳子,而于氏在一旁抚脸轻泣,于二在一旁小声轻劝安慰。

    “老丈。这是怎么了。”走了进去,楚质满面笑容道:“常言道。父子无隔夜之仇,难得二哥回到家中。就算有什么事惹您生气了,也要忍耐一下嘛。”

    “哼,宁愿他不要回来了。”于老汉闷声道。

    “这是什么话,昨儿老丈可不是这么和我说的。”朝于氏与于二轻轻点头。楚质走到于老汉旁边坐了下来,闲聊似的说道:“您还说出行在外的,家里亲人担心忧虑。要早些回家才是正理呢。”

    于老汉不答。继续闷头生气,楚质见状。朝于二使了下眼色,轻声说道:“大娘,肯定是二哥惹老丈生气了,还快些让二哥道歉。”

    于二点头,连忙上前道:“爹,是我。”

    “别叫我爹,你想走就走吧。就当我没你这个不孝子。”于老汉似乎真的很生气,破口又骂了起来。

    “娘”于二很无奈,回头向母亲求助。

    “老头子说的什么屁话。儿子是我身上掉下的肉,你不要我要。”摸了把脸,于氏回应骂了句,又轻声道:“二儿,难道你就不能多留几日,非要现在就走?”

    网回家就要离去,怪不得于老汉这般生气,楚质了然之后也不说话了,这种事情也不好说,还是做个观客比较合适。

    “娘,不走不行啊。”望了眼楚质。于二低声道:急”其枷…都在等着。迟了…会怪罪下来的。”

    于氏也没说什么,点了点头。走到老汉旁边,说道:“行了老头子。别拗下去了,起来,去烧火。”

    “千嘛?”对着自己老婆,于老汉似乎不敢摆出爱理不理的模样。

    “二子又要走了,做顿好吃的给他伐行。”于氏板脸说道,扯着于老汉向厨房走去,而他也是装模作样叫嚷两句,就乖乖的跟着走了。

    “爹娘,不用你们忙活。我来就可以了。”于二连忙赶上去说道。

    不多时,一家三口又和气融融的谈笑起来,楚质当然识趣的不去打扰人家,返回屋内走美女聊天去了。

    半个小时之后,主屋桌案上摆满了热气腾腾的菜肴,有鱼有兔,还有一小坛黄酒,香气扑鼻,一家三口围坐在一起,于二恭敬的为老爹斟了杯酒,推到他面前,随后恭敬的先饮了口黄酒以示敬意。

    在于氏的催促下,于老汉好像很不情愿的举杯,勉强的啜了口,顺手一搁,望了眼屋内。突然疑声道:“咦,小郎呢。”

    于氏一拍手,笑呵呵说道:“唉,瞧我都糊涂了,忘了叫唤他们俩口。”

    “老婆子真是的。”于老汉埋怨了句,起身就要去唤楚质二人。于二见状连忙阻拦,自己快步走了出去。

    洗漱之后,换了身干净衣裳。沈瑶显得身材曼妙婀娜,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如墨,末端还挂着些许晶莹水珠。纤腰款摆,步步生姿,秀丽的难以形容,楚质见了,都有眼睛一亮的感觉,更加不用说于二,呆滞了好片刻,才恍然醒悟。

    “孩子来了。”见到沈瑶,于氏立即笑盈盈的招呼她坐到自己旁边。摆好碗筷,亲热的与之窃窃私语起来,一时之间,把其他人都忽视了。

    三人男人无奈一笑,举杯对饮小酌起来。过了片刻,在儿子连番的劝酒下,加上楚质也在旁说了几句好话,于老汉态度有所缓解,终于不再摆脸色,而具说出了楚质最想听到的话来。

    “二子,既然你等会就走,那就随带送送小郎他们,省得他们家里人担心。”于老汉说道,面色红润,眼睛掠过一点迷离,似醉非醉。

    “怎么。”于老汉眼睛一瞪。沉声道:“老子就让你做点小事,难道还要推三阻四啊。”

    “叭”

    比。,石比北

    ”于二连忙答应,不过好像有些不情愿。

    带着几分迷惑,楚质适时表示了感谢,一旁,于氏闻言,似乎有几分不舍,抚着沈瑶小手,轻声道:“这么快离去,不如多住几日。”

    沈瑶泪眼盈盈,低声道:“我也心有不舍,可是”

    “大娘知道,你们毕竟是”。又突然没了音讯,家里肯定忧虑之极。到家之后,记得常来看看我这老婆子。”

    两人依依不舍的说着些女人之间的体已话,片刻之后,酒席散尽,老汉夫妻拎着于二在旁千叮万嘱,而楚质两人就回房收拾行李。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收拾,两人是落海飘流来到这里,原有的衣裳有些损破,身上的衣妥都是借于老汉夫妻的

    见到两人出来,于二跪了下来,含泪说道:“爹娘,望二老保重,二儿走了。”

    “走吧,走吧。”于老汉不耐烦挥手,口气很硬,但最终还是连同于氏送着于二楚质一行来到村尾,海边停靠着一艘中型帆船,舱口甲板都堆放着一些用麻袋装载的货物。显得有些重量,吃水颇深。

    这里也是分离的场面,几户人家拖儿带女的,哭哭啼啼一片,其中多了几张陌生面孔,应该是同于二一起回村的伙伴。

    离别情苦,楚质自然知道,就算回归心切,也不急于这时,拉着沈瑶在旁等待,良久,暂时归乡的游子,纷纷劝退了亲人,恋恋不舍的上了帆船,再次告别家乡上路而去。

    大约有**个,年轻力壮的汉子,吃力推船入海,起锚扬帆,摇着长桨。船只渐渐出了海岸,在阵阵海风的吹动下,缓缓前行,望着渐行渐远的家乡亲人,刚强的汉子也忍不住抹了几把酸泪。

    站在船尾,遥望海村,轻轻抹去眼角余泪,于二转身回头,轻声说道:“一时失态,让公子见笑了。”

    “丈夫非无泪,不洒离别间。与亲人别离,心中愕怅,令人无奈。有什么好见笑的。”楚质轻声说道。

    看了眼楚质,于二突然说了句莫明其妙的话:“我很犹豫。”

    “犹豫什么?”楚质好像也不奇怪。

    于二没有回答,沉默了下。轻轻说道:“公子应该不是普通人家出身。也见到了船上搭运的货物,肯定能想到些什么吧。”

    楚质点头说道:“嗯,虽然没扒开看过,但也闻到了,船上都是海盐。”

    “公子果然聪明,猜测得一点也没有错。你应该在村里多待两天的。”有些惋惜的叹了声,于二黝黑眉毛一聚,似乎有几分杀气腾腾,半响,发现楚质不为所动,不由惊讶道:“怎么,你不害怕?”

    “有什么好怕的,在海中飘流的时候。已经是死过一次了,况且”汉”楚质微笑说道:“我断然相信老丈,他不会害我,既然他让我上船。那一定安全。”

    沉默凝神楚质片刻,于二忽然展颜而笑,伸手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又给你猜对了,哈哈,不过小子不仅聪明,而且胆子也不小嘛。居然没被吓倒

    “我胆子一向很只是知道二哥是好人罢了。”楚质满面轻松写意的笑道,却背手抹了抹手心的汗水。

    “好人,呵呵,或许吧。”于二轻笑了下,拍拍楚质的肩膀道:“还有两玄多钟就到盐官县境码头附近边沿,到时候你们在那里下岸。之后的事情,自做打算吧。”

    “谢谢二哥。”楚质彬彬有礼说道。

    “不必了,只不过,我爹信你。希望你莫要负了他,不然”摇了摇头。于二轻声说了句,语气有些森然,随后转身指挥行船。随便帮其他人干活去了。

    果然,草莽之中从来不缺一流人物,楚质轻叹,躬身走入船舱。这里有个干净之处,摆放着几张精巧的桌椅,沈瑶盘坐其中,素腕煮水。神情恬静,姿态优雅,轻轻给楚质倒了杯清水,悄声道:“私盐?”

    比。,万比北

    “嗯。”楚质悄然点头。

    宋代盐政与前朝一样,实施官营专卖政策,然而有盐业专卖就必然有私盐,盐业专卖越严,私盐越好卖,利润越高,就越多人涉险做这行业。这是一个客观规律。

    红唇微动,沈瑶轻声道:“果真如此,那你准备怎么办?”

    历代对私盐打击的力度是相当大的,五代时期,贩私盐一斤一两就可以正法,到了宋代,刑法略宽了一点。但无非是杀头的标准放到三斤或十斤而已,而且不仅私盐贩子要杀头,就连监察不力的官员都要

    坐。

    “盐官县的事不归我管。”望了眼外面,楚质微笑说道:“越权可是官场大忌啊。”

    沈瑶会意一笑,又低声道:“这样放我们离去,不怕我们告发?”

    “你会吗?”楚质笑问道。

    “自然不会。”沈瑶盈笑摇头:“救命之恩未报,岂能做此负义之事。”

    “那就走了。”楚质含笑道:“况且,我们人轻言微,报到官衙。人家未必听信。”

    “是啊,这般胡言乱语,说不定被乱棒打出呢。”沈瑶明眸盈盼,掠过了然之意。

    私盐之所以禁而不绝。这说明官府在对盐场的控制和管理上有所疏漏,才给盐户私煎私卖以可乘之机。报上去,岂不是说人家失职不察。与私盐贩子同罪。

    况且,盐场官吏经常克扣或侵吞盐户煎盐本钱,严重影响了盐户的正常生产,引起盐户极大不满。盐场官吏担心盐户赴官告发。

    因而作为交换条件,对盐户的私煎私卖经常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不明其中的道理,胡乱告发上去,断人家财路,恐怕第一个要收拾他们的就是那些官员了。(未完待续)

    最新全本:、、、、、、、、、、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在北宋的幸福生活章节列表 http://www.biquger.com/biquge/13771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