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在北宋的幸福生活 > VIP卷 第三百零二章 无知者无畏

 推荐阅读:太一幻梦 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 弃宇宙 官场局中局 流氓神医都市行 重生之将门毒后 (修仙)白月光转正实录 都市神眼仙医 我有好多复活币

VIP卷 第三百零二章 无知者无畏


    月对后世来说。\\.QВ⑸。CǒM/这个时代的戏剧情节还是十分贫乏的。像办吼点种经过几百年积累最终才臻至大成境界的故事,简直是闻所未闻,情节曲折离奇,又紧扣心弦。出乎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让人欲罢不能,特别是那歌颂爱情的主题,不仅深深打动了普通百姓,更是符合了士伸阶层的审美观点,成功那是必然的。

    “可惜了那英台与山伯,有情人却不能成眷属,都怨那恨心的祝父

    “我觉得那姓马的才可恶,别让我见到他,不然我非让他知道爷爷的拳头有多大。”

    在就一片可惜腕叹的声音中,也有些许不和谐的音符。某个身穿儒袍的士子不以为然的大肆发表自己的言论:“女扮男装混入书院,果真不知廉耻,那梁山伯也是,大丈夫何患无妻,何至于为了区区一个女子而命丧黄泉”

    “呸。”

    “找打”

    “我乃饱读圣贤书之人,尔等岂可有辱斯文”哎呀。”大义凛然的声音还未道尽。那人就灰溜溜的抱头鼠窜,而在围观百姓的怒目而视下。那人身旁的几个同样身穿儒服,明显的是同一书院学子的士子,连忙别过头去撇清关系。一脸我与他不熟的模样。

    提前几百年面世的梁祝传说,毫无疑问的将会引起轰动,众人或感慨万端,或抚腕长叹,或以各种动作抒泄那伤感心情,而身为始作俑者的楚质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毕竟再怎么凄美动人的故事。看了两三遍还可能有些感觉。但百八十遍之后,自然不会再为所动。

    不过心里还是有点蠢蠢欲动,但那并不是为了故事情节,而是想着,不知道白谨瑜会不会在藏于戏班之中,考虑着要不要前去探个究竟,洛小仙就已找上门来。

    只见她穿素白罗裙,莲步轻移,一对剪水双瞳,顾盼生姿,纤纤作细步之间,婀娜多姿的体态尽显无疑,盈盈而至,淡雅清香就已缭绕棚中,走到楚质面前。一双洁白水嫩的玉手搭在小腹前,先是盈盈一福,然后嫣然一笑。清吐出芳音道:“大人,奴家有礼”声音轻柔悦耳,余音微颤,带着几分媚意,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讨好。

    一个国色生香的美女寻上门来,彩棚中的丁行周等人,脸上顿时露出暧昧的笑容。心中似乎联想到什么,虽然彩棚四面透风,两人有什么动作肯定瞒不过他人。但说不定人家有什么私隐话要谈,自己就不必参和到其中了,免得惹楚大人心中不悦,人同此心,相互使了个眼色之后,几人纷纷站起。随意找借口离去。

    对于丁行周他们想什么,楚质才懒得理会,反正自己行得端正,也不怕影子斜,况且自己与洛小仙关系的确十分清白,至于可能产生的流言蜚语,那更加没有什么好怕的。毕竟,如果不是看在白谨瑜的面子上,他也不会送她梁祝剧本,楚质相信,今日之后,自己与她应该再无瓜葛了。

    然而,楚质却有些想当然了,要知道男女之间的事情,不是随便就能撇清的,八卦之心。人皆有之,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士伸富豪都不能免俗,况且在场的人中,也有几个认识洛小仙的,一个官场才子,一个风月佳人,本就是扯不清,理不顺的话题。

    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两人真的有什么,大家也不会觉的奇怪,纵观历朝历代,甚至北宋时期,这本就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人们只会羡慕楚质的桃花运浓,闲卑几句也就罢了,也没有言官御史会多管闲事要拿楚质怎么样。

    正是知道这个原因,所以洛小仙才会敢明目张胆的前来拜访,当然,如果有人非要这样想。洛小仙觉得自己也没有办法。或许心里还有几分乐得误会的意思,毕竟今日之后,戏园生意火爆那是肯定的,要是有人眼红,听到了这些流言,可能还有些顾忌,不敢造次。

    “你。寻本官,可有什么事情?”楚质问道,表情冷淡,不太热情,然而这情形落入其他眼中,反成了欲盖弥彰。

    是来感谢大人指点之恩。”洛小仙轻声道。

    “机缘巧合罢了。你不必谢我。”楚质微微摆手,迟疑了下,问道:“谨瑜,娘子。可在这里?”

    “大人莫非不知?”语小仙惊讶道:“瑜儿,还有月香,就在今日起航返京,她没告知大人吗。”

    “今日返京?”楚质惊愕,滞楞了下,立时反应过来,急忙追问道:“什么时候?在哪个码头?”

    “定于巳时于城东码头起程,本还想邀她们前来观戏的,却没想到”洛小仙说道。见到楚质的表情,心里不禁有点儿狐疑,难道两人关系并非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现在巳时丰。或许还来得及。”抬头观望了下时辰。楚质立即叫道:“来人。备轿。”

    “大人,”洛小仙满面不解,心中的也疑惑越加浓烈。

    “本官还有急事要板。暂且失陪,莫要见怪。”楚质随口说道,快步走出彩棚。也没和丁行周等人辞别,直接上轿离去同,等丁行周等人发现这边情况,疾行而来时,官轿已然走远,只留下满腹迷惑的众人。

    城东码头的某艘船上,二层最舒适的舱房里,白谨瑜倚窗而坐,细嫩的手掌轻托起粉腻的下巴,满面的闷闷不乐,眼眸透过窗口凝视岸边,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过了片刻。只听舱房门吱呀的声,缓缓敞开,姿容秀丽的苏月香纤步而进,发现白谨瑜似乎毫无所觉,不由秀眉轻蹙”中轻叹。

    “瑜知苏月香上前两步。柔声叫唤。

    这时白谨瑜才恍过神来,回身望了眼苏月香,螓着微垂,蚊声答应了下。随之细润柔荑轻轻揉抚着胸前玉佩,沉默不语。

    “我们离京已经数月了,此次回去,姐夫肯定很高兴。”苏月香笑道:“也省得他每隔几具就捎信催促。”

    “嗯。”白谨瑜微微点头,依然是郁郁寡欢的模样。

    苏月香见状,心中尽管有十言,但却无法尽述,化做一声叹息,悄然回身向门外走去,觉得让白谨瑜静默也没有什么不妥,恰好可以冷静一下,莲足跨出门槛,苏月香还是有些不放心,出州注转身道!“瑜要忘了。一一他凡经订亲,可毋怀们,缘丹分,还是尽早断了那念想吧。

    白谨瑜浑然不觉。只是轻倚舱壁,低下了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仿佛没有听到苏月香的话一样,而苏月香也只有无奈叹息,轻轻合上舱门,烦心而去。

    过了一会,码头岸边还是没有出现楚质的身影,而听舱外动静,似乎准备起钴扬帆了,白谨瑜心底不由泛起阵阵伤愁,俏脸落寞之意越加浓郁起来,这时舱门又响起敲门之声,几下之后,见舱房内没有动静,传来许汉卿的声音道:“瑜儿,是我。”

    虽然身子懒洋洋的提不起劲,不怎么想答应,但性子柔和的她,怎么也硬不下心肠拒绝不见亲人,所以迟疑了几息时间白谨瑜还是柔糯糯的应声,轻移莲步上前拉开房门,请许汉卿进来坐下。

    发现白谨瑜神情有些异样,许汉卿并没有觉得奇怪,刚才苏月香说了,自己这个妹妹在杭州结识了几个闺中密友,相处融洽,如今分别离去,以后说不定再无缘相见,心中不舍也是正常的。

    对比许汉卿并没有怀疑,毕竟这种离愁情绪他也有过,只不过近几年来经常走南闯北的。每到一地,也认识不少朋友,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最后终归是要分别的,次数多了,愁绪自然没有了往日的强

    。

    况且,在许汉卿的印象中,白谨瑜的性子本就是偏重感情的那类,现在与好友别离,心情不好本身也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所以对于苏月香的解释,许汉卿深信不疑,还自告奋勇前来想要安慰几句。

    “瑜儿,不过是暂时别离而已,你也不必如此伤愁,只要你愿意,以后找个合适的机会。我们再赴杭州也未尝不可。”许汉卿笑道:

    “而且返回汴粱之后,虽不能时常见面,但书信往来也是可以的。”

    这话不假,官府经营的如驿站、急脚铺之类的机构,职能跟现在的邮政局差不多,不仅能替人送物品,只要付得出足够的代价。有时连商运货物也能帮忙送达到顾客指定的地方,区区书信而已,更加不在话下,再不然,以许家的家势,专门找个。仆役负责为白谨瑜送信的差事,也不是件难事。

    “真的可以吗?”白谨瑜抬起头幕,清柔如水的眼眸闪过一抹亮光。

    “那是自然,以后你写好书信之后,无论是送到天涯还是海角,直接和我说就行,我包管送到。”根本不知具体情况的许汉卿拍胸大包大揽起来,可以料想。若是让苏月香知道此事,其后果,不堪设想。

    所谓不知者无畏,见到白谨瑜俏脸浮现出欢雀的表情,作为一个溺爱小妹的兄长,许汉卿觉得自己更应该有所表示才是,当下从怀中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个精巧的卷轴出来,递送给白疼瑜,微笑道:“瑜儿,来杭州许久,还未送过你什么礼物,今日补回,希望你喜欢。”

    如果说,以前白箜瑜对于眼前的这个兄长,还有那么丝微抵触情绪的话,现在那种情绪顿时烟消云散,不过心里尽管喜悦,但不忘苏月香的言,连忙摇头。微声道:“哥,我不能要”

    白谨瑜固然是细语蚊声,但落入许汉卿耳中却如雷贯耳,振聋发聩,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听差了,满面的愕滞表情,也不怪他如此失态,自从十年前,第一次见到父亲外室所生的女儿之后,许汉卿就喜欢上了粉雕玉琢、晶莹可爱的白谨瑜。

    当然,这种喜欢,只是单纯的兄妹之爱,并不是什么禁忌之恋,许宣只有他一个儿子。或许从小孤单成长的原故,许汉卿一直希望自己也有兄弟姐妹相伴,而白谨瑜的出现,正好弥补了他的心灵空缺,所以就算知道白糙瑜是惹得母亲经常暗自落泪的那个女人的女儿,许汉卿心里也恨不起来,而是极快的适应了自己的兄长身份。

    对于白鹰瑜的疼爱。与许宣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惜的是,十年之久,许汉卿从来就没有听见白谨瑜叫过自己为兄或哥的,所以刚才的那声,简直如同天簌之音,让他回味不已,余音缭绕,不绝于耳。

    淡定,淡定,不能吓着瑜儿,固然很想再听遍,以确认刚才自己是否出现幻觉,但也知道什么叫做过犹不及、适得其反,许汉卿努力克制心中兴奋,笑容灿烂道:“瑜儿,你先打开卷轴看下,若是真的不喜欢,再还我也行。”

    不管是一代名家,还是前朝圣手的字画,就说自己不喜就可以了,打定了主意,白谨瑜也没有迟疑,轻轻展开卷轴,目光轻轻掠过内容,熟悉的字体映入眼帘,眼眸顿时凝滞住了,再也没有离开半寸。

    “天上共悠悠。”白谨瑜默念,忍不住说道:“这是楚”的,字。”

    瞧此情形,许汉卿心中有些得意,平时就留意到,近段时间,自己妹妹对于楚质的诗词字画非常上心,所以才在当日的宴会上与楚质纠缠,不然以他的气度,岂会跟一个已经醉酒的人计较许久,固然当时让人取笑了,如今看来,却也值得。

    其实以楚质的相貌才气,也倒配得上瑜儿,只不过奈何他已订亲,叹息了下,反应过来。许汉卿暗暗嘲笑了自己胡思乱想,笑道:“瑜儿,觉得这份礼物如何?”

    “虽然没有落款,但真是,他亲笔写的。”白谨瑜肯定说道,目光掠过惊喜,还有一丝疑虑:“哥”此物,你是怎么得到的?”

    确认了,心中陶醉片刻,许汉卿连忙解释道:“三天前,我应邀参加沈家把那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白谨瑜,末了笑了下,继续道:“等了两天却不见他上门索取润笔费,不过也不打紧,以后有的是机会,待他皿京,予他明珠,再让他落款即可。”

    许汉卿深信,以楚质的背景,在地方稍加历练几年,调回京城任职肯定是必然的,而且他与曹家有姻亲在身,也容不得他多待。待他返回汴梁之后,说不定到时还能以此为借口结交对方呢。

    祝端午快乐(未完待续)

    最新全本:、、、、、、、、、、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在北宋的幸福生活章节列表 http://www.biquger.com/biquge/13771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