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在北宋的幸福生活 > VIP卷 第二百零八章 隐谜

 推荐阅读:太一幻梦 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 弃宇宙 官场局中局 流氓神医都市行 重生之将门毒后 (修仙)白月光转正实录 都市神眼仙医 我有好多复活币

VIP卷 第二百零八章 隐谜


    退仆役,楚质搀起了衣袖,熟络的开始调配颜料,古的颜色,远远没有现代那么丰富多彩,大致可分为水墨、青绿、金碧、浅绛等,颜色故然不多,可是经过古代画师的妙手搭配,却构成了一幅幅绚丽多姿、、0M/

    “老师,请。”将调配好的颜料搁在画架旁,楚质轻轻后退了几步,让出位置给何涉。

    虽然赵概依然迷惑不解,有些弄不清楚状况,但是也不妨碍他欣赏何涉挥笔作画的兴致,见到何涉站了起来执笔,也连忙走上前去,放缓呼吸,不欲惊扰。

    轻轻沾了些颜色,画笔悬在空中,透过厅门的前方,正是一处花圃,就当赵概认为笔尖会落到画架的纸上时,却见何涉左手一横,扇子平放,右手轻颤挪动,聊聊数笔,已经勾勒出青翠枝叶的形态来。

    过了片刻,一丛郁郁葱葱的枝叶已然浮现在扇面的大部分空白上,葱绿之中,又有几朵黄红鲜花点缀,几三两只小鸟在枝头上盘旋鸣叫,扇面之中,小小的尺寸世界内,呈现出一派勃勃生机的景象。

    “突破瓶颈之后,师的画技越发出神入化了。”看见何涉搁笔,楚质立即满面笑容的赞叹起来:“人常说一叶知秋,而观老师此画,只看其一节枝叶,就知此画描绘正是春光明媚,万物复苏之时也。”

    “中了进士,别的没学会,阿奉承的本事倒是长进了许多。”何涉笑斥道,心里却很受用,取了自己最小那块铭印,在扇面的角落处轻按了下,一幅画作正式完成。

    就当楚质准厚颜开口索求的时候,却不想赵概已经抢先下手了,只见人影晃动了下,画扇已经到了他的手中。

    “好画啊,妙不可言。”捧着扇子仔细量,赵概赞不绝口,过了半响,依然没有闭口的打算而且奉承之言要比楚质高明许多,简直就是不留丝毫痕迹,让何涉听着眉开眼笑,老怀大畅,直捋胡须。

    不愧是当朝要臣,溜须拍的本事确实不是自己所能及的楚质暗暗佩服不已,自然要仔细聆听,准备学上几手后肯定派得上用场的。

    “咦。这什么字?”再次仔细观摩。赵概发现折扇扇骨有个奇特标志。目光微微凝滞眉说道:“或者不是字。而是某种符号。”

    “这个老夫也留意到了。测了许久。本以为是上古文字。翻阅不少古籍。却依然毫无所获。”何涉捋须说道:“可能真地如你所言是一个代表某种含义地符记罢了。”

    “这符号。一画一笔之间有些景纯所书字体地风格。”遇到不明白地事情。只要有几分好奇心谁都会仔细思量片刻。赵概反复观察后得出这个结论。

    “还真有些像。”何涉惊讶道。当局者迷。楚质送扇来之时。并没有透露扇子地底细。何涉一直认为这些扇子是楚质买来送自己地礼物。自然不会联想那么多。现在经赵概提醒。仔细观察。发现还真是如此。

    “景纯……。”当事人就在这里。两人地目光立即转向楚质。

    “两位真是法眼如炬啊。”楚质微笑承认道:“这个确实是我写地。确实也代表了某个含义。就是这家扇坊地名字。”

    “还真是如此啊。”赵概轻笑起来,有此微得意之色。

    “老了,眼力大不如前了。”何涉连连摇头叹道,楚质及赵概连忙安慰起来。

    过了片刻,为了转移何涉的注意力,赵概微笑道:“景纯,你说这是作坊的名字,那应该是字才对,恕我才疏学浅,此字不知如何念读,还请你指教。”

    宋朝大部分文人,心胸坦荡,秉承孔夫子的教导,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不耻下问是常有的事情,没人觉得有什么丢脸的。

    而楚质却感到异常惊讶,惊讶的当然不是赵概能不耻下问,而是惊讶两人居然没有询问自己写的字,为什么会与一家扇坊扯上关系,害得他在心里准备好久的理由都没有机会说出来,真是郁闷啊。

    楚质却不知道,宋朝是商业繁荣昌盛,可以说是历代封建王朝中,唯一一个重农不抑商的社会,对于商人,文人或许心中轻视,不屑与之相交往来,可是对商业活动却没有什么抵触心理,而且有识之士,还看到越发繁华的商业活动,给朝廷民间带来的好处,准备加以保护推广呢。

    而且宋朝文人比较开明,不像某些朝代,一边享受着商业流通给自己带来无比的方便,口中却恨不能禁

    经商行为,宋代就有很多描写商业繁华景象的诗词,的清明上河图中,就非常写实的将汴梁城中商贸行为描绘出来。

    在这种氛围的影响下,某些个大商铺开业时,还专门请些知名的文人大儒为自家店铺题名,而文人大儒们一般不会推辞,欣然前往,事后毫无愧色的领着一笔不菲的润笔费,腆着酒足饭饱的肚子,悠悠离去。

    有无数的先例在,何涉与赵概也自然而然的以为楚质也是如此,没有听到传闻,也没有亲眼所见,两人当然猜测不出来,已经高中进士,准备为官的楚质居然会去经商,恐怕哪天真的目见耳闻,两人也不敢相信吧。

    惊讶归惊讶,见到两人没有追根问底,楚质松了口气,微笑说道:“其实这字我也不懂怎么读。”

    “景纯,谦谦君子,莫要欺人啊。”赵概根本不相信。

    而何涉也是如反应,轻笑了下,悠悠说道:“景纯,学无止境,天下之字,有谁敢言能只字识尽,不知为不知,不必顾及我们两人的面子。”

    “老师,学生并没有虚言,这真不认识。”楚质誓言旦旦说道,目露真诚坦然,没有丝毫隐瞒说笑的意思。

    “既然不认识,你为何……。”看出楚质没有撒谎,赵概迷惑不解道。

    “慢着。”何涉伸手,回忆似的说道:“似刚才景纯说这符记代表了某种含义,是作坊的名字,那就是说,其实这是一个……。”

    赵概灵光一闪,与何涉同道:“隐谜。”

    楚质笑点头,承认两人猜对了,这确实是个隐谜,而且答案非常有意思。

    “既然是隐谜,那肯定有底。”赵概喃喃说道,瞧了片刻,还是不得其解,毕竟谜面形式多样,如果没有点提示,或者灵机一动,想破解出来也是件困难的事情。

    看着两人苦苦寻思的模样,楚质没有继续捏拿的意思,而是微笑提醒道:“其实这符记确实是两个字,只不过我有意少写了几笔,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而且第一个字与扇子密切相关,应该很容易猜测的。”

    楚质话音刚落,才过了几息时间,只听啪的一下,赵概兴奋敲了下桌案,笑道:“我说怎么看着那么熟悉,原来是个风字啊,亏我想了这么久。”

    “叔平,都已经是贵为宰相的人了,还这么沉不住气。”一旁的何涉摇头说道:“高兴得太早了些,风字故然容易猜测出来,问题在于,这两划,随意添加几笔,所成之字千变万化,实在是难以计算,你还能推测出来吗?”

    “确实有些难度。”寻思了片刻,赵概试探性的问道:“景纯,作坊名字,与风有关,莫不是风云二字。”

    “不然,按你这样说,那也有可能是风雷、风雪之类的词。”何涉沉吟说道:“要知道景纯是有意写成这样,以隐喻某种含义,风云二字,似乎有些不妥。”

    就在两人继续思量的时候,楚质轻声笑了下,提笔在画架子的纸上写下两个大字,听到动静,赵概、何涉抬头看去。

    “风、月。”吟诵了下,知道了答案,不是自己猜测出来的,赵概也没什么喜色,轻轻点头说道:“***坊,名字不错,有些意境。

    ”

    “景纯,你为何不将两字明白写出来,而故意疏漏几笔呢?”何涉微笑问道:“其中蕴藏了什么隐义?”

    “***二字,如今没有了边,那就是……。”楚质笑着说道。

    “景纯巧思,***无边,意境悠远。”赵概眼睛一亮,赞叹道:“而且十分吉利,喻示着***坊财源茂盛,没有边际,一语双关,实属难得。”

    楚质闻言,憨笑不已,其实他哪里能想得那么远,当初还没有建作坊,楚质就是开始寻思给作坊取个名字,思来想去,就想到***两字,继而想到***无边的典故,本来是想以这个作为噱头,以吸引众人的眼球,以后再换回来,没有想到经赵概的解释,居然还有另外一层含义在。

    “行了,别夸下去了,些许小聪明,不足为奇,想要治国安民,还须以正道。”何涉含笑说道:“叔平,对于新科进士的安排,政事堂可商议出什么章程没有?”

    楚质一听,事关以后的前途,岂能漠然置之,立即肃穆敛容,安静了下来,目光看向赵概,心里打起的小鼓,有些微的紧张感觉。

    最新全本:、、、、、、、、、、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在北宋的幸福生活章节列表 http://www.biquger.com/biquge/13771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