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移动藏经阁 > 移动藏经阁 正文 第七十四章 花有再开日,人无再少年
 推荐阅读:重生之大神是天后 无限之位面勘探 女神光耀美利坚 青玄道主 网游之霸刺 花豹突击队 闲巫在都市 开挂争霸 伍德与地下城

移动藏经阁 正文 第七十四章 花有再开日,人无再少年


    (各位花季少年们,你们敢动手投票么?)

    “沐师妹!”唐鉴与方子妍都是一脸惊喜。

    方子妍更是拉住沐婉儿的手,看起来两人关系尤为亲密。

    “师妹,我们一天前才向门中发送消息,你这么快就赶到了。”方子妍惊讶的看着沐婉儿。

    白晨则是一脸不爽,莫名其妙的被暗算,虽然没下杀手,可是对于这位唐门的小师妹,却是没有任何好感。

    再看那张比起七秀的公孙沉星,还要冰冷的脸庞,虽说娇美无比,可是在白晨眼中,却是十足的冰块。

    在白晨看来,这种女人仗着一点本事,便把自己装出一副盛势凌人,冷傲清高的模样,生怕别人不知道她高人一等。

    当初的公孙沉星是这样,这沐婉儿也是这样。

    “江湖可不是你想进便进,想出便出的。”沐婉儿目光轻蔑,瞥了眼身边的白晨:“你以为你退出江湖,你的仇人便会忘记你吗?”

    白晨闭口不谈,当初招惹公孙沉星,便是因为自己最贱。

    他可不想再招惹一个,这木婉清显然不是省油灯,白晨索xing直接放慢脚步,与木婉清拉开距离。

    秦可兰悄悄拉了拉白晨的袖子:“你与她有仇?”

    “没,这种女人就这德行。”白晨压低着声音:“平ri在里自己门中娇纵惯了,长辈惯着,师兄弟护着,就像众星拱月一样,别人总要顺着她,若是不找点存在,怎么显露出自己的优越感,怎么显示出自己的独到高明。”

    白晨与秦可兰的对话,虽然轻声细语,可是在这夜深人静下,却显得格外的刺耳。

    两人这一问一答,却是对沐婉儿最有力的反击。

    赵默抹着嘴偷笑,唐鉴与方子妍则是抿着嘴,不敢笑出声。

    还真如白晨所说的那样,自己这位小师妹,还真是这种人。

    可是她的确有值得骄傲的资本,她的姿se无人能及,直追七秀坊的七秀,修为上又是独领**,同辈之中无人能及,在江湖之中更被奉为三英四杰中的一员。

    可是白晨与秦可兰这边的话里话外,却将沐婉儿塑造成一个蛮横无理,娇纵轻狂的女子。

    沐婉儿的脸se叫一个气啊,脸都气红了。

    这小两口的对话,真叫一个毒,真可谓是字字诛心。

    “这是病,得治。”

    “没得治了,我师父管这种病叫做公主病,一旦病发便如疯狗一般乱咬人。”

    “你说谁是疯狗?”如果说之前的话,她勉强还能抑住怒火,那么此刻却是再无法容忍。

    白晨与秦可兰却像是没听到沐婉儿的怒吼,依然自顾自的交流。

    白晨轻佻的勾了勾秦可兰的下巴:“你知道么,一个女人如果嫁错了男人,这辈子毁了,可是一个男人如果娶错了女人,别说这辈子了,下辈子也毁了,特别是这种公主病患者,每ri里享受着狂蜂浪蝶的快感,对于我们这样的臭男人正眼都不瞧一眼,然后假惺惺的说,这世上没一个明白我的心,可是等她再过几年,却发现身边再无一个可倾诉的对象,往ri的那些追求者再不见踪影,这时候可不再盼一个如意郎君,只求快点把自己嫁出去,这时候再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真可怜。”赵默本来不想参合进来,只是发自肺腑的说了一句。

    结果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沐婉儿的身上,沐婉儿已经气的浑身颤抖,咬着银牙,双眼都要喷火。

    曾几何时,她有受到过这种羞辱,而师兄弟们怜悯的目光,此刻却显得如此的讽刺。

    白晨随手将路边花采在手中:“女人可与这朵花不同,花有再开时,人无再少年,若是不能把握最美好的时光,等到将来人老珠黄之时,只怕早已无人问津,花开花落,就如缘起缘灭……”

    “方姑娘,这朵花送给你,但愿你能找到一位如意郎君,莫要学着旁人,一味苦等。”白晨一脸真诚。

    “你真能扯,从东扯到西,把人家都气坏了,到时候赖着你怎么办。”秦可兰表面是一脸责备,可又何尝不是另外一种讽刺。

    方子妍看着手中花,娇艳yu滴,便是天上明月,也不如花的妖娆,似有感触,眼角游离在赵默的身上,嘴里默念着:“花有再开时,人无再少年。”

    如果是在平常,被人如此奚落,沐婉儿不可能如此忍耐。

    可是今ri她理亏在先,又被如此多人目睹。

    若是再暴走动手,怕是更有损颜面。

    沐婉儿心灵聪慧,稍稍静下心来,便看出白晨这分明就是在激怒她,逼她动手。

    “说的比唱的好听,便是如今有伴在侧,可谁又能保证天长地久?”

    沐婉儿冷笑,话语直指秦可兰:“若换做我,便是一生不嫁,也不想嫁一个满口空口白话的男人。”

    “太美好的承诺总是也能为太年轻,所以我要永远保持一颗年轻的心。”白晨笑呵呵的看着沐婉儿:“而且我知道,如果你一生不嫁,将来的你肯定会为今天的轻浮决定后悔,可是如果你嫁了,未必会后悔,与其不做而后悔,不如做了之后再后悔。”

    “师妹,你说不过他的。”

    唐鉴算是明白了,相比起白晨的武功,他的口舌才是真正的无人能敌。

    自己这位小师妹虽然天资出众,可是比起白晨,真不是一个档次。

    如果没有唐鉴的这番劝说,沐婉儿或许会明智的选择闭嘴。

    可是被唐鉴这么一说,沐婉儿立刻觉得自尊心受伤。

    “好,既然你说你们会一辈子在一起,我便看看你与她能有多长久,若是你们真能厮守终生,我便终生不嫁,可是一旦你们劳燕分飞,便是我取你xing命之时。”

    原本的意气之争,在沐婉儿说出此番毒誓后,全然变味。

    “那你就好好等着,我也会好好的看着,看着你如何的孤老终生。”

    “果然还是太年轻了,两人都是。”人造人公正的说了一句。

    在他看来,两人原本都只是意气之争,可是如今却成了生死仇人。

    如果他们能够各退一步,或许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的不共戴天。

    这时候,一个天策士兵快马从前疾驰而来,一到赵默的面前便跃马而下。

    “将军,卑职已经查看过无量山山头,无量宗的一切都已经付之一炬。”

    赵默无奈的看眼白晨:“白晨,你觉得如何?”

    “算了,既然已经烧光了,也就没有必要再上山了。”

    赵默想了想,点点头道:“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原地驻营,明ri再做决定,如何?”

    “你做主吧。”

    沐婉儿本想说几句冷嘲热讽,好在唐鉴与方子妍拉住,不然的话,双方真要不死不休。

    毕竟白晨的山门被毁,肯定还在气头上,若是这时候再发生冲突,那就是逼着他们战队了。

    夜下的兵营,一片寂静,除了几个潜伏周围的值夜守卫,再没一个活人。

    白晨一夜未睡,看着远处的山头偶尔零星的火光。

    心中一片叹惋,那是自己来这个世界后,第一个落脚地,唯一的留念之所,也是自己的家。

    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看着自己的家被付之一炬而无动于衷。

    一个身影悄无声息来到白晨的身后,白晨回过头,发现来者居然是方子妍。

    “长夜漫漫,方姑娘也无心睡眠吗?”

    方子妍一脸歉意:“先前师妹的过失言论,我代她向你道歉。”

    “没什么,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更是其乐无穷,若是这世上没一两个敌人,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方子妍抿嘴轻笑:“白晨,你这人的嘴里,似乎总能说出一些奇怪言论,可是再一想,却是句句在理。”

    “唉……这是我唯一的缺点,我一直在改,让自己不那么睿智。”

    “你这人当真有趣,也好不要脸。”

    “你不会喜欢上我了吧?千万不要,不然的话,你家师妹立马就要拿剑劈我。”

    方子妍笑声爽朗开怀,惹得躲在暗处窥觑的天策兵探头探脑。

    “我自然不会喜欢你这种滑头。”

    “我这种滑头你不喜欢,难道你就喜欢赵默那种木头?”

    白晨此话一出,方子妍的脸se微微一变,默默的低头,咬着唇不再言语。

    白晨的话似乎是触动了她敏感的神经,白晨古怪的目光看着方子妍。

    “俗话说,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心动不如行动,赵默虽然是个木头,可是卖相的确不错,虽然比起我略差几分,可是的确算是英气勃发,年轻有为,前途无量。”

    方子妍的身子微微一颤,抬起头看向白晨,不知道是不是月se缘故,变得无比苍白。

    “他……他不会喜欢我的。”

    “为什么?难道他已经有了妻室了?不可能啊,我看那木头智商不低,情商不高,不像是有妻室的人啊。”

    “白兄弟,我们将军没妻室。”不知道哪里传来的声音,提醒了一句白晨。

    “去,好好职守,这可事关机密,传出去我军法处置了你。”

    方子妍咬着牙,双眸已经泪水盈盈:“我害死他父亲,赵老将军。”

    “啊……”

    ;1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移动藏经阁章节列表 http://www.biquger.com/biquge/128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