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移动藏经阁 > 移动藏经阁 正文 第六十三章 相见时难别亦难

 推荐阅读:妖孽狂兵 无限进化之龙 无敌暴虐系统 异目剑神 史上最强猎头 天国的水晶宫 天刑纪 位面电梯 破庙有神仙

移动藏经阁 正文 第六十三章 相见时难别亦难


    秦可兰略带羞涩的从白晨的怀中挣脱,白晨则是一脸无无奈。

    虽然对三个不速之客相当愤慨,不过白晨还是要感激一下,他们在自己身陷险境的时候,前去营救他。

    “白公子,你的身体感觉如何。”

    “多谢前辈关心,晚辈已经痊愈。”

    面对梅绛雪的时候,白晨还是略有一些不自然,飘离的目光有些恍惚。

    “这样就好,其实此来除了看望白公子的伤势,还有便是与白公子辞别。”

    “嗯?前辈要离去了?”

    白晨愣了愣,心中有那么一丝不愿,只是此刻却是找不出一丝借口挽留。

    “我与两个弟子离开门派多时,如今青州城也已无事,择ri便要返回七秀,若是他ri有缘,待江湖再见。”

    对于梅绛雪的离去,虽然在情理之中,不过似乎又有点匆忙。

    在与白晨短暂的告别后,便抱拳离去。

    “白兄弟……白兄弟,醒醒,你怎么了?”

    良久,白晨被两个老头的呼声唤醒,药尊者又是把脉又是探息,还以为白晨的身体又出了什么问题。

    “嗯?梅前辈呢?”白晨回过神来,梅绛雪已经离去。

    秦可兰轻笑的推搡一把:“梅前辈早已离去多时,你若是不舍,此刻追上去,或许还来得及。”

    白晨瞪了眼秦可兰:“说什么呢,梅前辈可是与我有恩,我还未报答便已离去,我心中有愧。”

    “反正七秀就在江陵扬城边上,以后的机会还多的是。”秦可兰盈盈笑道,只是眼中多了几分意味。

    “白兄弟,你我的十ri之约可是过了时间了,你看……”

    药尊者与毒尊者目光闪烁的看着白晨,虽然他们都清楚,白晨失约也是情有可原,按理来说,他们本不该拿来说事。

    不过他们还是迫切的希望,能够拜会白晨背后的那个高人。

    虽然他们心中,在猜测白晨来历的时候,已经失去了拜入门下的信心。

    可是对于丹道的追求,让他们还是想要探寻更高丹道。

    就目前已经处于瓶颈中的二人来说,也唯有更高层次的炼丹高手,才能让他们有前进的动力。

    白晨这才想起这茬,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几天的时间。

    不过自己与二老的约定在前,如今便是想反悔,他也拉不下这颜面。

    可是自己身后,根本就没什么师父,去哪里找一个师父来?

    想到这,白晨不禁头痛起来,心里想着,如何再把谎言顺下去。

    当一个人说一个谎话的时候,往往需要一百个谎言才能弥补。

    白晨叹息一声,药尊者与毒尊者立刻紧张起来。

    如果说十天前,他们还有信心与白晨在丹道上一决胜负,那么在白晨教他们混沌炼丹术后,他们就彻底的失去信心。

    那种神鬼莫测的炼丹术,他们虽然受益匪浅,炼丹水平也是更进了一步。

    可是他们也不敢说,自己悟透了十成,要知道当ri白晨从旁提点,教补心丹的时候,那种行云流水的炼丹手段,早已深深的烙印在他们的心中。

    也正是这点,让两人更是对他们的擂台对决失去信心。

    事实上,在白晨昏迷的这几ri时间里,他们是真的松了口气,至少不用真的在擂台上对决。

    只是,此刻他们深怕白晨再提出一场炼丹对决,就他们这点水平,和白晨比炼丹,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这种丢脸的事,他们可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两位前辈,晚辈愿赌服输。”

    白晨在叹息过后,慢悠悠的说道。

    此话一出,二老立刻松了口气,白晨总算没有重新比试的念头,他们的担心也是多余的。

    “不过……”

    白晨一句不过,立刻又让二老紧张起来。

    “不过什么?”

    “实话告诉两位前辈,晚辈师出隐世一脉,本门一向一脉相承,便是我引荐两位前辈去见我师父,我师父也未必会收两位前辈为徒,可是这样一来,便与二老事与愿违。”

    其实,白晨所说的问题,他们也考虑过,早已做好心理准备。

    那种绝世高人,收弟子也必然的千古奇才,他们自问在炼丹天资上,与白晨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

    白晨能够得到那种绝世高人的青睐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可是他们呢?

    别看他们平ri里受人推崇,可是与这个年纪都够当他们孙子的小辈比起来,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不过,晚辈倒是有一折中的法子,不知道两位前辈意向如何?”

    “什么折中法子?”两人俱都是竖起耳朵倾听。

    秦可兰错愕的看着两人,以往在她眼中高高在上的两位尊者。

    在白晨面前,却像是听话的小弟一样,言语之间都透着几分谦卑,完全没有以往那种趾高气扬的态度。

    “其实我师门对于本门武功或者炼丹术并不刻意隐瞒,我师父也曾经说过,只要是有缘人,便有资格习得本门学识,只是这有缘人嘛……”

    两人对视一眼,屏住呼吸看着白晨:“何谓有缘人?”

    “晚辈能与两位前辈相遇,这便是缘,这缘是有了,如果两位前辈与晚辈能有些关联,晚辈再传以炼丹术,想来我师父也不会妄加降罪与我。”

    “白兄弟,你是要我们二人加入你门中?”

    两人的脸se立刻犹豫起来,毕竟他们是万花谷中人,而且曾经立誓,对万花谷不离不弃。

    虽然炼丹术对他们二人非常重要,可是他们也不可能为了炼丹术,而背弃自己的门派。

    “当然不是,晚辈的意思是,两位前辈以客卿长老的身份,成为无量宗的座上宾,然后晚辈也能有个探讨交流的说词不是?他ri我师父若是说起,我也能有个借口应付过去。”

    “只要当个客卿便可?”

    如果只是客卿长老,两人倒是无所谓,万花谷中十几个长老,谁的头上没挂着几个旁门的客卿头衔。

    以往也不知道多少个门派,曾经力邀他们成为客卿。

    只是那时候,他们是根本不为所动。

    可是白晨不一样,论辈分白晨只算是个后起之秀,可是论炼丹水平,白晨绝对可以当他们的师父了。

    其实,白晨就是想顺势,借着两个尊者的名号,保无量宗ri后的安宁。

    “当然了,两位尊者哪ri方便,去无量山上挂个牌即可。”

    “这个好办,我二人即ri起便是无量宗客卿,他ri无量宗有事,我二人便尽自己一份力,保无量宗万全。”

    “两位前辈通情达理,能够体谅晚辈,晚辈真是感激不尽。”

    其实,谁也不是傻子,两个老头子一辈子埋在药堆里,可是头脑也不少根筋。

    白晨那点花花肠子,他们怎么可能猜不到。

    不过白晨提的条件,对他们来说并无任何损害。

    能够以这点代价,习得高深的炼丹术,他们自然是乐得两全。

    白晨借着他们的名号,壮大无量宗的声势,对他们也是有益无害。

    秦可兰坐在床边,指尖轻轻拧了把白晨腰间嫩肉,小两口又是一阵眉目传情。

    “对了,绣气宗的人可有消息?”

    提及绣气宗的时候,秦可兰的脸se显得有些不自然。

    两位尊者看了眼秦可兰,缓声道:“绣气宗此役中损伤不小,在虫冢中发现了绣气宗掌门和几个长老的尸首,已经死去多时,只是那ri来寻你的那个绣气宗的小子,一直没有他的消息,不过听说那几ri,yin绝情一直派人追杀那小子,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白晨心头略有几分沉重,对于绣气宗的岳烛心与曲风,都有相当的好感,如今听到二老如此推测,心中一阵不舒服。

    可这也正是江湖的残酷,如果不是自己的意外出现,无量宗比之绣气宗也好不到哪里。

    偌大的绣气宗比之无量宗,强盛了何止千倍,却也落的如今境地。

    唯有站在江湖的巅峰,如万花谷与七秀坊这般的超级门派,才能让所有的对手忌惮。

    “对了,那个尸王一直在后院,说什么也不愿离去。”

    “尸王?你说那个……”白晨想起那个巨型尸人,自己昏迷了这么多天,差点把他给忘记了。

    “我去看看他。”白晨从床上下来,对于那个巨型尸人,心中有些敬畏。

    即便被炼成尸人,哪怕生前遭人唾弃,依然秉正除恶。

    白晨自问做不到他的那种无私大度的气概,他是当之无愧的英雄。

    白晨出了院子,就听到叮叮当当的声响,一个巨大的身躯在自己面前站起来。

    白晨看到巨型尸人的时候愣了愣,看到巨型尸人的身上锁着拳头粗的锁链,分别的挂在四个石桩上。

    “你们把他锁住的?”

    “不是,是他说怕自己突然发狂,所以要求我们把他锁住的。”

    “小子,你醒了。”巨型尸人的眼中,依然是一团幽绿火光,却没有半分戾气,反而有一种清澈与平和。

    “听说你这几ri一直守在这?”

    “我要留在你的身边,我不想再回到以往那种浑浑噩噩的状态,只有留在你的身边,我才能感受到浩然之气,才能秉持本心。”1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移动藏经阁章节列表 http://www.biquger.com/biquge/128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