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移动藏经阁 > 移动藏经阁 正文 第五十六章 先天
 推荐阅读:末世异形主宰 逆青春 我的老千生涯 我家后院通向武侠世界 QQ农场主 破法之眼 重生之明星奶爸 移动藏经阁 花豹突击队

移动藏经阁 正文 第五十六章 先天


    轰——

    霎时间,地牢内风声大作,秦可兰感觉自己就像是处在漩涡的中心,一切都在她的面前颠覆。

    本来寂静无声的洞窟之内,突然风雷声大起,秦可兰只能紧紧的依附在白晨身边,耳边凛冽风啸,刮面生疼。

    督脉打通的瞬间,立刻涌入大量的天地灵气,不断的扩充着筋脉,最后在体内运行一周天,冲入气海之中。

    那三只可怜的小虫子,本以为世界就此清静,哪曾想还没准备好,便迎来了更加暴虐的天地灵气。

    它们虽然可以吸纳吞噬真气,可是对这天地灵气,却是避而远之。

    其实从本质上来说,它们与普通人很相似,对于天地灵气都相当畏惧。

    可惜这次它们是找错了宿主,偏偏遇到白晨这么个怪胎。

    先天与后天的区别本就在于此,如果任督二脉俱都畅通,那么天地灵气也将源源不绝,生生不息。

    不过两个要xue的分工也是极其明确,督脉接连天地,吸纳灵气,洗筋伐脉,扩充经脉气海,让气海的容量比之后天要扩展数倍。

    任脉吐纳杂质,纳本吐真,可将真气外放,这也算是先天高手标志xing的特征。

    不过此刻白晨只是打通督脉,所以只是初步的贯通天地,引天地灵气入体洗筋伐脉。

    可是却无法将天地灵气中的杂质吐纳,更不能做到外放真气。

    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是致命的威胁,不过对白晨来说,则是毫无威胁可言。

    奇经百脉早已被天地灵气淬炼过不知道多少次,而且白晨并不需要吸纳天地灵气修炼。

    “你现在觉得如何?”秦可兰紧紧的抓着白晨,眼中不复往ri的锐气,有的只是柔情似水。

    白晨看着秦可兰的表情,感觉怪怪的,半天前他们还是刀剑相向的死敌,此刻却相依相偎。

    白晨lu出古怪笑容:“我们现在还算仇敌么?”

    秦可兰微微低下头,似乎是在沉思着什么。

    “若是有需要,我可以借你肩膀靠一靠。”

    白晨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就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

    只是觉得,眼前这个已经不再是那个让他深恶痛绝的女人。

    其实从始至终,白晨也没觉得秦可兰是她的死敌,至少现在不是了。

    当然了,不排除白晨大部分时间都是jing虫上脑,被下半身支配着的低能生物。

    白晨只觉得那双环抱腰际的手臂,环绕的更紧,鼻息传来一丝幽香。

    温香暖玉在指尖萦绕,心头升起一丝涟漪。

    “你不恨我吗?如果不是我……”

    “人嘛,不可能一辈子都占便宜,偶尔吃亏一两次也是不错的选择,何况我也没怎么亏。”白晨咧开嘴笑起来,满脸的不以为然。

    突然,一股yin风从洞窟的深处吹来,秦可兰jiao躯微微一颤,双臂不禁抱的更紧。

    ……

    “掌门。”白阙急匆匆的跑到yin绝情面前,满脸匆se惊慌。

    yin绝情眉宇间微微lu出几分不快,眼角冷光扫向白阙,苍白的手掌握着座椅扶手,只听咯吱一声,实木扶手被yin绝情轻易捏碎。

    “你不在虫冢外看着两人,跑来这做什么?”

    白阙额头冷汗直冒,如果是往ri,能不面对yin绝情的时候,他绝对不会选择面见yin绝情。

    即便自己是yin虚门的长老,可是yin绝情也不会给自己半点颜面。

    yin绝情的冷酷手段,白阙更是多次见闻。

    “虫冢……虫冢里……好像出问题了。”白阙战战兢兢的说道,目光闪烁不定。

    “出问题?是那两人死早了?”yin绝情平淡的回应道。

    对于白晨与秦可兰的死活,他根本就不防在心上。

    丹奇宗的大宝龙王丹他志在必得,就算秦可兰不说,其他人也会说。

    如今丹奇宗仅余的几个长老,可都在他的手中。

    至于白晨的外功法门,对他来说不过是鸡肋,之所以想要得到,只不过是他的上面想要得到,得之是幸,未得对他也毫无影响。

    “不……不是,虫冢内yin风大起……属下……属下担心……”

    yin绝情脸se微微一变,猛然站起来:“不可能……那只怪物只有月圆之夜才会醒来,怎么可能此刻醒来?”

    “属下……属下也是这么以为,可是可是……”

    “你可进虫冢探查过?可知其中有什么变故?”

    进虫冢?白阙哭笑不得,虫冢是随便可以进去的吗?

    想想屈指可数的几次进入虫冢,每次都是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那根本就不是活人待的地方,被关在其中的囚犯,不是被虫子啃个jing光,就是被转化为尸人。

    如果不到万不得已,白阙绝对不会进到虫冢之中。

    哪怕是yin绝情命他看着两人,他也只是把两人丢入虫冢之后,放下千斤石。

    至于看守?白阙已经将两个人当作死人看待了。

    只是想起秦可兰秀se可餐的容颜,便是一阵惋惜。

    心中暗叹yin绝情的辣手无情,yin绝情不进女se,可是怎么就不懂得体谅一下下属呢。

    yin绝情看到白阙那表情,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心里想法。

    白阙看到yin绝情脸se越来越差,心中越发的恐慌。

    不过就在这时候,一个传报弟子急匆匆的跑进来,白阙这才松了口气,还好有这弟子冲进来,不然的话,也不知道yin绝情会如何对付自己。

    “掌……掌门,不好了……龙……龙虎门打过来了……”

    “什么!!”yin绝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龙虎门居然敢打他yin虚门。

    别看龙虎门是青州城第一大派,可是在yin绝情眼里,龙虎门什么都不是。

    论底蕴,龙虎门给yin虚门提鞋都不配,论背景龙虎门比之yin虚门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龙虎门居然敢攻打他yin虚门,yin绝情几乎怀疑,龙行是不是疯了。

    唯一的依仗也只是龙行的先天境界修为,如果是以前,yin绝情或许还会退让三分。

    可是如今他同样突破先天境界,yin绝情原本也打算,借着自己突破先天境界,横扫其他几个门派,谁曾想龙虎门居然率先攻来。

    “白阙,让你的yin风堂去灭了龙虎门,提龙行的头颅来见我。”

    yin虚门一共三堂一阁,分别为yin风堂、歃血堂、隐毒堂,分别由三个长老掌权,一阁则是yin虚阁,自然是由yin绝情掌权。

    除了yin虚阁,便数yin风堂的实力最强,比之其他几个大派的实力都不显弱多少。

    所以yin绝情让白阙独率yin风堂去抗敌,也不是为难他。

    在他看来,在yin虚门的主场中,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兼之,如果yin风堂还能在龙虎门手中溃败,那白阙也没有活着的价值了。

    白晨立刻领命告退,心中也是十拿九稳,就如yin绝情想法一样,他也从来没将龙虎门放在眼里。

    整个龙虎门,完全是龙行一个人撑起来的,除此之外,根本就一无是处。

    除了龙行有点棘手,其他的龙虎门弟子根本就无需多虑。

    想到这,白阙心底又多了几分信心。

    白阙很快就集结自己yin风堂的弟子,上百弟子在他的带领下,还没走出堂口,迎面就是十几个女子朝着他们冲来。

    白阙一看到这么多年轻貌美的女子,眼睛都花了,看的口水直咽。

    其他yin风堂弟子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些女子个个绝艳jiao容,风姿无限。

    “给我上,全部给我捉活的。”白阙看的怦然心动,ji动的对众弟子下令。

    白阙眼睛放光,看到迎面刺来的一剑,那持剑女子容貌可谓是花容月貌,比之其他女子更加美艳动人。

    心中暗道,这龙虎门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女弟子?

    可是还不等他想明白,那剑锋上一道凌厉剑气,直逼而来。

    吓得白阙脑海瞬间空白,狼狈的躲开那道剑气,嘶的一声,xiong口已经被划出一道血痕。

    “这……这……你们……”白阙吓得浑身打颤。

    这女子哪里来的?

    怎么是个先天高手?

    一瞬间,白阙突然发现,不只是自己面对的这个女子修为高的可怕,就连其他女子,修为都比自己yin风堂的弟子,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每一个都是身手了得,别说是龙虎门了,便是自己yin虚门内的弟子,都未没有这等身手。

    公孙沉星一剑低垂,一剑反手负背,目光冷漠冰冷。

    “你们将白晨关在哪里了?”公孙沉星抬手,剑指白阙,眼中恨意徒生。

    “你们是来找那姓白的小子?”白阙脸颊微微抽搐。

    一向都是他们yin虚门的弟子屠杀别人,可是这次风水轮流转,轮到别人屠杀他们。

    而且还是一帮女子,这些女子不止身手修为极其了得,出手更是狠辣无情,一剑下去自己的弟子非死即残。

    一刻钟的时间,百余的弟子便被屠了三分之一,反观对方却是毫发无伤。

    这时候,梅绛雪走上前一步,她一直没有出手。

    白阙咽了口口水,这女子虽然年纪稍大一些,可是体态丰韵,身姿贵絕冷艳,身上却有一种,让万千华颜失se的气质。

    梅绛雪的语气平淡,却带着几分冷酷:“今ri你们若是不交出白晨,我便夷平你们yin虚门,不要以为你们身后有绝yin谷撑腰,便能在我面前为所yu为,若是白晨有个三长两短,不只是你们,便是绝yin谷也难逃覆灭!”

    白阙倒吸一口凉气,这女子的口气好大,yin虚门的靠山是绝yin谷的事情,只有本门少数几个长老和掌门知道。

    这女子是如何知道的?

    而且听她语气,不只是知道那么简单。

    她根本就未将绝yin谷放在眼里,似乎只要她一个念头,绝yin谷便难逃覆灭之劫。

    “敢问阁下是谁?与那姓白的小子有什么关系?”白阙心头暗自思量,顺便探一探口风,也好再行判断。

    白阙此刻不敢再小觑这些个女子,他知道这世界上有太多他招惹不起的人,甚至是yin虚门与绝yin谷都招惹不起的人。

    眼前这花容月貌的女子,很可能就是其中一个。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无量宗的无名小子,居然能招致这等大人物出手相救。

    就在这时候,两个老者从门外走来,两个老者双手血红,身上也沾染了不少血迹。

    只是看这两个老者龙行虎步,身伐矫健稳重,完全没有受伤的迹象,这些血迹绝非他们二人的。

    白阙一眼便认出了眼前这两个老者,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两个老东西怎么也跑来凑热闹。

    “药尊者、毒尊者两位前辈,你们这是……”

    毒尊者的目光冷峻,毫无感情的哼了声:“夷平你yin虚门!”

    哐当——

    白阙的脑海就像是装在一口大钟里,然后被撞锤狠狠的敲了一百下般。

    c!。1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移动藏经阁章节列表 http://www.biquger.com/biquge/128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