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移动藏经阁 > 移动藏经阁 正文 第五十四章 当敌人还是当**?
 推荐阅读:万象时空的任务录 位面游轮 剑与杖的交辉 我在天庭作死的日子 三国之最风流 女神的贴身狂兵 巫女选婿 傲剑震江湖 神话大宋

移动藏经阁 正文 第五十四章 当敌人还是当**?


    秦可兰已经瘫坐在地上,眼中充满绝望。在白晨的眼里,这原本是一个骄傲的女子。任何时候,她的目光里总是充满了傲慢。可是当她所拥有的一切,被yin绝情轻易的抹灭后,她发现自己是如此的软弱,如此的无力。面对yin绝情的冷酷与yin险,她所拥有的骄傲,是如此的不堪一击。与虎谋皮,这便是秦可兰的下场。她低估了yin绝情的野心,同时也高估了自己。同门被屠杀,就连弟弟都没有保护好。白晨看了眼秦可兰,秦可兰突然转过头,用一种毫无感情的目光回敬白晨。“不要用假惺惺的眼神看着我!”恨,是秦可兰此刻所能感受的唯一情感,对yin绝情的恨,对白晨的恨,对一切的恨。“收起你的骄傲,我们现在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的蚂蚱了。”白晨冷哼道。yin绝情享受着胜利者的快感,坐在主座上:“将他们丢进虫冢内,派人看着他们,如果他们愿意交出秘籍和丹药,我会让他们死的痛快点。”很快,白晨便明白了所谓的虫冢,这是一个被各种五毒爬虫侵占的地牢,遍地的骸骨,不断的有虫子钻进钻出。秦可兰已经没时间表现她的冷艳高贵,无数蠕动的爬虫在她的周围游荡。畏缩在墙角低泣着,声音中充满绝望与不甘。就算是白晨这种粗神经,面对这种场面,也是头皮发麻。别说是三天了,怕是不要一天,自己两人就要被这些虫子啃成骨头。突然,秦可兰发出一声尖叫,原来是她所处的茅草下钻出一只黑乎乎的蜈蚣。吓得她又跳又窜,可是在这虫冢之内,哪里有一片净土。他们根本就是落入虫窝内,耳边不断的熙熙声还有尸体腐朽的恶臭,完全就是挑战两人的神经。“到我身边来。”白晨看不下去了,如果让秦可兰继续这么闹下去,自己永远都别想安宁下来。秦可兰看向白晨,明显流露出几分厌恶与憎恨:“你想做什么?”白晨冷笑一声:“就算你现在想怎样,小爷我也没那闲情雅致。”言尽于此,白晨直接盘坐在地上,身上开始散发出一股灼热的气息,原本向着他围拢过来的毒虫,立刻开始退却,朝着秦可兰爬去。这些常年生存在yin暗中的毒虫,最怕的自然是光热。白晨虽然没研究过虫类习xing,不过这点常识还是有的。秦可兰看到白晨不理会自己,而那些毒虫也开始向她聚拢。在犹豫与挣扎后,理智最终还是战胜了仇恨。秦可兰稍稍的凑到白晨身边,只是她的眼中依然带着一丝怨恨。“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感激你。”白晨瞥了眼秦可兰,很难得的没有出声嘲讽。在这yin暗chao湿的虫冢中,白晨的身上散发着温暖的热,还有那种莫名的可靠。秦可兰的心稍稍的安定下啊来,少了先前的那种慌乱与不知所措。虫冢就像是一个巨大而深邃的地下通道,偶尔会从深处吹来一阵yin风,只是越是往内看,便越是黑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白晨突然感觉体内的异动加剧。“终于开始发作了吗?”通过内视,白晨看到三只米粒大小的毒虫,也不只是是从哪里钻出来,正盘踞在气海之中,开始蚕食白晨的真气。这三只毒虫每蚕食一点,便壮大一分,没过多久,便已经有小指头大小。而且蚕食的速度也变得越发恐怖,白晨就看着自己的真气值正以恐怖的速度减少着。绞腹的痛楚开始在周身蔓延,这种痛楚难以言喻。白晨想以真气逼出毒虫,可是这些毒虫最擅的便是吞噬真气,这般的行径对毒虫来说,根本就是肉包子打狗。此时,秦可兰的虫毒也开始发作,只是她可没有白晨的忍耐力。撕心裂肺的悲鸣在yin暗的,秦可兰曲卷在白晨身边,脸se已经苍白一片。颤抖的身躯,凌乱的发髻,早已没有当初天之娇女的风姿。秦可兰的真气修为,本就没有白晨深厚,当毒虫蚕食完气海中的真气后,便开始蚕食秦可兰的内腹。这种痛楚可想而知,即便是白晨,也是脸se苍白,满头冷汗。“该死……”白晨心中叫苦,这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几乎要将他折磨疯。比之七秀的百花葬更甚几分,耳边又永无停歇的秦可兰的歇斯底里的惨叫。终于,白晨体内的真气也被毒虫吞噬一空,白晨的修为被彻底的废掉。。。。。。毒虫开始蚕食白晨的内腹,首先是气海,此刻的白晨才明白,秦可兰之前承受着的是何等的痛楚。每一根神经都像是琴弦一般,不断的被拨动着,三只毒虫已经长成拇指粗,几刻的功夫,就已经将白晨的气海搅的天翻地覆。可是与此同时,一股煞气也在气海之中生成,这股煞气比之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浓郁。仅仅是这一瞬产生的煞气,白晨的悬壶功立刻产生了反应。原本真气值已经逼近0,可是仅仅是化解这丝煞气,白晨的修为又回升到后天三阶。而且随着煞气的产生与真气值的恢复,毒虫立刻放弃了蚕食气海,又开始转过头,吞噬起真气。同时悬壶功也开始修复受损的气海,白晨总算是松了口气,只是这个过程没有持续多久。三只毒虫吞噬的速度要远远高于悬壶功化解煞气产生真气的速度,几个循环后,白晨感觉到有些吃力。这让他不得不另想办法,就在这时候,秦可兰在一声惨叫声中,终于昏死过去。白晨眼前一亮,一把拉起秦可兰,将掌心探入秦可兰的腹下。秦可兰的身躯微微一颤,本能的睁开眼睛,嘴角微微的蠕动着:“不……不要……”然后又昏死过去。白晨哪里管的了那么许多,一缕真气探入秦可兰的体内。此刻的秦可兰体内,充满了死亡的气息,整个身体都被煞气侵占。白晨对yin绝情所说的,坚持三天三夜的时间,表示怀疑。如果任由这种发展趋势,不用一ri的时间,恐怕两人就要命丧黄泉。白晨直接勾动秦可兰体内的煞气,纳入自己的体内。大量的煞气入体,分担了秦可兰的痛楚。可是同样的,秦可兰体内的三只毒虫察觉到体内的变化,或者说是嗅到从白晨传来的真气,居然顺着秦可兰的腔口,爬了出来。看到秦可兰的嘴边那三只毒虫,白晨看的毛骨悚然,其中一只毒虫居然轻轻一蹦,跳到白晨的脸上。吓得白晨慌手慌脚,一巴掌将那只毒虫拍死。另外两只察觉到白晨与秦可兰的联系中断,立刻便要遁回秦可兰体内。白晨眼疾手快,一巴掌狠狠的煽在秦可兰那张俏脸上。秦可兰呀的应了声,银齿微微一拧,嘴里喷出一道混杂着绿se液体的唾液。秦可兰突然醒来,惊疑的看着白晨,察觉到白晨一只手掌正贴着自己的下腹,羞的她满脸通红:“你……你做什么?”秦可兰想要抬手推开白晨,可是双臂却无力的瘫软在白晨胸口。感受着白晨身上那灼热的气息,秦可兰又是一阵心慌意乱。“不想死别动!”白晨轻喝一声,掌心不断的吸纳着秦可兰的煞气。秦可兰终于发现了不对,体内的三只毒虫居然不见了。而白晨的真气正不断的顿如自己的体内,修复着自己的气海。不只是修复气海那么简单,秦可兰感觉自己的内伤正不断的痊愈着,同时损耗的真气正在缓慢的恢复。反观白晨的脸se正越来越苍白,这让秦可兰的脑海一片空白,她不明白白晨为什么要这么做,宁可自己损耗真气,也要救她的xing命。其实白晨所需要的只是秦可兰体内的煞气,至于引诱出秦可兰体内的三只毒虫,也只是意外的收获罢了,根本就不是有心为之。救秦可兰就是自救,所以白晨不得不这么做。秦可兰咬着银齿,目光里多了几分犹豫与复杂:“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白晨咧开嘴,勉强的调侃说道。这番话本来只是白晨的一个胡言调侃,可是落在秦可兰的耳边,却是别有一番滋味。难道他喜欢我?怎么可能……不然他怎么会这般舍命救我?可是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秦可兰又是一阵心慌意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再看看那张脸庞,已经不再是那么可恨。白晨都没想到,自己胡说八道的话,居然这么有效,秦可兰居然不再挣扎,而是主动的配合起白晨。甚至开始用自己恢复仅余的真气,回馈给白晨。白晨感觉到秦可兰的真气送回自己的体内,可是体内三只毒虫却对秦可兰的真气不闻不问,不禁有些奇怪,这三只毒虫似乎是认准了自己的真气。先前秦可兰的那三只毒虫也是如此,难道自己的真气特别美味?“不用你的真气,你自己留着疗伤。”白晨只是如实的告诉秦可兰,她的真气对自己没用。可是秦可兰的心中却是微微一甜,他是在关心自己?白晨的‘温柔’,让秦可兰暂时的忘却了心中的仇恨,只是以闪亮的双眸,凝视着白晨。不过有了秦可兰体内煞气的支援,白晨的悬壶功开始超常功率的发挥。虽然白晨的真气值下降了,可是悬壶功经过这些ri子的不断增速,已经达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速度。一般的小伤,几乎是几息的时间就可以痊愈,就算是重伤,也不需要耗费多少jing力。就好比是一台不断进化的发动机,给的燃料越多,功率也会越来越强劲。就算是燃料少了,可是提升的功率也不会因此削弱。只会在这个基础上,不断的提升,提升,再提升!突然,白晨感觉自己的yin脉猛的一跳,那种感觉非常的奇怪。就好像是有人在他的yin脉上狠狠的敲击了一下,却不觉得痛楚。1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移动藏经阁章节列表 http://www.biquger.com/biquge/128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