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移动藏经阁 > 移动藏经阁 正文 第五十三章 玩脱了
 推荐阅读:我的青春怎么可能丰富多彩 重生之最强人生 我真是娱乐家 重生机甲天后 钻石王牌之最强打者 玄界之门 妖怪事务员 英雄联盟之唯我独尊 穿越从山贼开始

移动藏经阁 正文 第五十三章 玩脱了


    秦有为已经吓得双tui发抖,白晨灼热的掌心,掐着他的脖子。

    他感觉自己的脖子都快要被烤糊了,可是咽喉的灼痛也比不上心中的恐惧。

    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白晨杀人,当初山行踪掌门和长老的惨状,至今依然历历在目。

    而几个同门弟子的惨状更甚当初,秦有为吓得什么风度勇气都抛之脑后,哭喊着叫着秦可兰:“姐,救我,我不想死……”

    秦可兰的脸se已经yin沉的快要结冰,咬着银牙怒视着白晨:“放了有为!不然的话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秦姑娘,是你天真还是我天真?反正今天这事是不能善了了,凭什么我就不能多拖着几个人与我陪葬?”白晨冷笑的看着秦可兰:"再说了,你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还不如让我yu生yu死……说不定更容易说服我。”

    秦可兰双目圆睁,眼中杀气凛然,怨恨的看着白晨。

    “你到底想要如何?”

    白晨上下打量着秀se,便是被ji怒的秦可兰,依然是美艳至极。

    “给我来段艳舞。”

    “放了我弟弟,我让你离去!”秦可兰终于做出妥协,闪烁着目光看着白晨。

    白晨冷笑不止:“秦姑娘,不是我不相信你的承诺,只不过我是不相信……你们做了人家的走狗,有决定权吗?”

    突然,一股yin风扑面而来,外堂走来一男子。

    那男子面se苍白至极,看容貌不过三十岁出头,双眼显lu出几分血se,眉心一点缨红。

    身上却带着一种令人颤栗的冷意,让白晨不寒而栗。

    白阙看到此人到来,立刻诚惶诚恐的行礼:“掌门。”

    “yin掌门,你终于肯现身了吗?”秦可兰看到yin绝情到来,脸se更加不善。

    对于yin绝情更是心中暗恨,让他们丹奇宗做出头鸟。

    她刚才对白晨说的话,自然不是真心想要放走白晨,只不过是逼着yin绝情出面。

    yin绝情目光里闪过一丝不屑,眼角轻描淡写的睥了眼秦可兰。

    很快,yin绝情的目光便落在白晨的身上:“你便是白晨?”

    “明知故问。”

    白晨先前就猜想的差不多,凭着丹奇宗的实力,怎么可能不声不响的将整个绣气宗颠覆。

    整个青州城能够做到此事的,也就龙虎门与yin虚门。

    龙虎门与绣气宗关系还算和睦,自然不会无故去攻打绣气宗。

    那就只剩下行事诡谲难度的yin虚门了,以自己与绣气宗的关系,又与yin虚门有些恩怨,yin虚门对绣气宗下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只是白晨没有想到,丹奇宗居然会与yin虚门狼狈为jian,做这出头鸟。

    yin绝情对白晨的态度不以为然,目光里始终带着几分轻描淡写。

    秦有为看到yin绝情到来,立刻升起几分希望,对白晨再次嚣张道:“姓白的,还不放了我,小心惹怒了yin掌门,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yin绝情看向秦有为的目光里,流lu出一丝冷酷:“交出外功秘籍,留你全尸。”yin绝情的语气就像是不容置疑的圣旨,不容许白晨有任何的违逆。

    白晨嗤笑一声:“你算老几?”

    在场所有人都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白晨,他怎么敢用这种语气对yin绝情说话?

    yin绝情这个名字,对于青州城的人来说,就是天一般的存在。

    从某个角度来说,yin绝情的话比起龙行更有分量。

    因为别人宁可得罪龙虎门,也不愿意得罪yin绝情。

    那些胆敢违逆yin绝情意愿的人,没有一个得以善终。

    可以说,yin绝情就代表着yin虚门,一桩桩的血案,让这个名字被所有人记住。

    白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把白晨看成死人了。

    yin绝情不怒反笑,只是他的笑容却让人感到阵阵yin风,那冷酷的笑声就算是秦可兰,都忍不住一阵寒栗。

    白阙冷笑道:“小子,你死到临头还不自知,刚才的三味茶可好喝?”

    yin绝情赞许的看了眼白阙,淡然道:“三味茶乃是以三头蛇、三足蟾和三尾蝎炼制,三个时辰毒发,三ri之内,毒虫会蚕食你的五脏六腑,让你痛不yu生,不过你不会就此死掉,毒虫最后会嗜尽你的大脑,让你变成活死人,这还只是一个开始,你会成为我数百个尸人藏品中的一个!”

    每个人都感觉到毛骨悚然,尸人!

    他们早前就曾经听闻过,yin虚门有尸人存在,没想到yin绝情居然如此轻易的暴lu出来。

    要知道尸人可是被江湖中人深恶痛绝,曾经多次围剿过炼尸门派。

    秦可兰更是脸se苍白,这绝对不是她愿意听到的秘密。

    yin绝情如此轻易的吐lu出来,到底想要做什么?

    白晨眯起眼睛,被yin绝情这么一提,他突然感觉到体内似乎真有不妥。

    气海好像有异物侵入,这让白晨有些慌了。

    这可不是好兆头,在这重重包围中,居然被毒物侵入,而悬壶功居然没有任何jing视。

    “哈哈……姓白的,知道怕了?赶紧放了少爷我,不然的话,yin掌门一定会让你比死还难看。”

    白晨的嘴角lu出一道笑容:“三个时辰?也就是说我只要在三个时辰内,逼着你交出解药即可?”

    “你可以试试看。”yin绝情的一字一句里,都充满了极度自信。

    秦有为突然感觉,自己的背脊像是燃烧起来一般,白晨的身上像是要被赤炎吞噬一般,可是令人奇怪的是,他身上的衣物却不受此影响。

    yin绝情双眼放着贪婪光芒:“我收集过你的情报,你的外功法门应该是金系外功,我的师弟会死在你的手中,应该是他太相信自己的秘法了,而他的土系秘法正好又催生了你的金系外功,可是我的秘法不一样。”

    yin绝情突然指向白晨,白晨突然感觉身体一凝,这种感觉相当熟悉,可是又有所不同。

    记得上次出现同样感觉的时候,正是yin无情的土凝之术,葵土之力侵入体内的缘故。

    可是这次却没有任何葵土之力侵入的迹象,可是身体却开始不受控制。

    白晨的双手开始不受控制的放开秦有为,四肢僵硬的如同结冰一般。

    “这是我yin虚门的独门秘法引金术,我就是你的克星!你是不可能逃出我的掌心的!”

    白晨一听,立刻解除火烙铁布衫法门,可是却没有任何效果。

    身体依然不由自己掌控,这让白晨大为慌乱。

    “没用的,每个人体内,都含有五行金铁,只要你还没死,我的引金术就完克你!”yin绝情得意的说道。

    秦有为脱离白晨掌控,又看到白晨被yin绝情牢牢掌控,无法动弹。

    心中的恐惧顿时消散了许多,抬起一脚就踹在白晨的腹部:“姓白的,敢动本少爷,你不想活了!现在知道怕了?”

    “滚!”yin绝情指尖一挑,秦有为身体突然失控,惨叫一声整个人飞跌出去。

    秦可兰脸se突变,连忙扶起秦有为,怒瞪yin绝情:“yin掌门,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从今ri起,不只是绣气宗除名!还有你丹奇宗!”yin绝情的脸上浮现出狞se,双目充满血se。

    “yin绝情,你……”

    秦可兰心头巨震,她做梦也没想到,yin绝情居然如此毒辣。

    内堂陆陆续续的冲进来上百名yin虚门弟子,将丹奇宗的所有jing英弟子全都包围在中间,每个人俱都是杀气腾腾。

    秦可兰的心头瞬间跌入谷底,一瞬间,她从一个胜利者变成了失败者,这种变化让她难以接受。

    为了这次奇袭绣气宗,丹奇宗可谓是jing英尽出,再加上yin虚门高手的配合,一举拿下绣气宗,虽然过程还算顺利,可是丹奇宗的损失可是不小。

    毕竟绣气宗的排名可是不低,如果不是奇袭得手,又先废了绣气宗宗内的几个高手,恐怕此次计划也不会这么顺利。

    可是,谁想到yin虚门居然是打着黄雀在后的打算,在丹奇宗元气大伤,再加上jing英弟子都在的时候,来个一网打尽。

    可以说,在场的丹奇宗弟子,已经是丹奇宗的底子。

    如果真让yin绝情得手,丹奇宗的下场不会比绣气宗好多少。

    “哈哈……真是狗咬狗。”白晨幸灾乐祸的大笑起来。

    秦可兰的脸颊火辣辣的,她已经落的如此窘境,却还要遭到白晨的嘲讽。

    可是此刻的她,却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秦有为直接趴到地上:“yin掌门饶命啊,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求你放过我。”

    yin绝情目光冷漠,轻描淡写的看了眼秦有为:“你想活?”

    “有为!!你给我有点骨气!”秦可兰都快要被自己弟弟的窝囊气晕了。

    她真恨不得一剑杀了这不争气的东西,yin绝情却是开怀大笑起来:“哈哈……秦可兰,你这弟弟可比你识相的多,有为,我现在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你可听说过你们丹奇宗的大宝龙王丹?”

    秦有为一脸茫然,反而是秦可兰的脸se却是瞬间变se。

    yin绝情的脸上lu出一道yin狠笑容:“既然如此,留你无用。”

    “不要……”秦可兰看出yin绝情眼中杀机,想要救下自己的弟弟,可是yin绝情根本不给她机会,只是凌空一点,秦可兰也如白晨一般,被凝固在原地,动弹不得。

    秦有为大骇,想要求饶,可是yin绝情的指尖,已经洞穿他的额头。

    秦有为张着嘴,脸上还停留在惊愕的时刻,只是一切都已经凝固。

    秦可兰身体微微颤抖,双目闪烁着愤恨的光芒。

    “除了他们二人,其余人等,杀!”yin绝情一声冷酷至极的命令。

    yin虚门的那些屠夫毫不留情的举起屠刀,这些都是yin虚门常年培养出来的,泯灭人xing的杀手,他们的心中没有任何怜悯。

    那些丹奇宗弟子,虽然修为都不弱,可是比起杀人手段,与yin虚门的屠夫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

    而且又在人数上有着绝对的劣势,整个场面根本就是一面倒的屠杀。

    看着自己门中弟子,不断的倒在血泊中,秦可兰心在滴血。

    可是她什么都做不了,yin绝情那压倒xing的实力,根本就没有给秦可兰任何反抗的机会。

    即便白晨对丹奇宗有多恨,此刻也不发不出嘲讽。

    yin虚门下的手实在是太狠辣了,即便是死了,还要临补一刀,十几个丹奇宗弟子,在毫无反抗余地的情况下,被屠杀殆尽。

    白阙慢悠悠的走过遍地的尸体,朝着秦可兰的嘴里塞了一颗药丸。

    yin虚门对于这样的结果相当满意,瞥了眼现场仅余的白晨与秦可兰:“你们有三天的时间,如果三ri之内,你们还不愿意交出我需要的东西,那么你们就和那些东西一起陪葬。”

    待到两人被带下去后,白阙回来复命,看相yin绝情的目光闪烁不定,隐有积分畏惧。

    “宗主,我们这么拿下那小子,会不会太直接了……这绣气宗的消息,怕是不消半ri,边要传出去。”

    yin绝情的目光平淡自信,带着冷酷的笑容:“一个毫无根基的无名小子,你还担心有人会为他出头?何况你不想想看,yin虚门的后面可不是小门小派!”

    c!。1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移动藏经阁章节列表 http://www.biquger.com/biquge/128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