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移动藏经阁 > 移动藏经阁 正文 第四十三章 无情本是多情累
 推荐阅读:传奇族长 超品奇才 三国领主时代 国王的穿越之门 篡宋灭元 倾世嫡女归来 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 一代枭雄 全才相师

移动藏经阁 正文 第四十三章 无情本是多情累


    这一刺完全没有余地,纳兰如月是存了必死的决心。白晨心头一抽,他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虽然与纳兰如月以及七秀有点小过节,可是白晨绝对没想过搞出人命。毕竟纳兰如月给他的印象不算差,虽然几次交流都有点过激,可是绝非险恶之人。梅绛雪回过头,狠狠的瞪了眼白晨,眼中充满了杀气。这时候梅绛雪的眼神可不比之前,虽然之前也是怒火中烧,可是绝对没有此刻杀机涌现,看来梅绛雪是真的动了杀意。“你若是再不滚,就休怪我剑下无情!”梅绛雪冷哼一声,便抱着浑身是血的纳兰如月走出酒窖。白晨自讨没趣的摸了摸鼻子,悻悻的说了声:“若是有需要的话,知会我一声,也许我能帮的上忙。”梅绛雪微微一愣,不过很快就恢复怒se:“不需要!”如果公孙沉星此刻心思放在他身上,恐怕真会把他大卸八块了吧。虽然此刻天se已黯,可是白晨不敢逗留,免得被这群疯女人剁了。出了客栈,就见到夜幕中龙行从黑暗中徘徊,看到白晨出了客栈,似乎是长长松了口气,面露喜se迎上来:“白公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白晨瞥了眼龙行,不快道:“我能有什么事。”“落到那个女人手中,还真不好说。”龙行苦笑的摇着头。“你对梅绛雪前辈很熟悉?”白晨不由得勾起一丝好奇,毕竟心中还有那么一丝臆想。虽然知道希望不大,可是这是白晨第一次心动,与以往在大学的时候,看到那些美女的遐想完全不同的感觉。虽然梅绛雪年纪比自己大了几岁,不过对白晨来说,年龄不是问题。“她的名字,对于江湖中人来说,简直就是噩梦,无情之花也由此而来,今晨之时那守城兵你应该看到了吧?”龙行的神se有些畏惧,小声的说道:“此女杀人如麻,而且心冷如冰,对她来说人如草芥,杀与不杀也只是凭心随xing。”“我听说她的夫君死了,可有此事?”龙行眼中闪过一丝惊se:“江湖上知晓此事的人寥寥无几,更无人敢随意评断,你何处得知的?”“她自己说的。”白晨的眼中闪过梅绛雪谈及心中人的时候,那一丝愁容悲寂。龙行看了眼白晨,并未看到白晨眼中慕se,轻叹一声:“此女也是个悲苦之人,洞房花烛之时,发现自己的夫君为娶自己,不过是为了窃取七秀秘宝,一怒之下在洞房中杀了自己夫君,而后便杀心大起,江湖红也渐传无情花之名。”白晨不禁顿住脚步,他没想到,朝思暮想的人居然是死在她自己的手中。可是想起梅绛雪当时提及那人时候的神情,分明是余情未了。想到这白晨就是一阵头痛,追妹子果然是脑力活啊。“对了,七秀的那帮女人没为难白公子吧?”龙行虽然嘴上是不确定的语气,可是眼神瞟了眼白晨的身上,就已经知道的仈jiu不离十了。瞧白晨这模样,绝对是在街头行乞十余载的装束,身上蒌褛不堪,破口处还沾着血迹,看起来狼狈至极。“没什么,她们的招待还是很热情的。”在龙行看来,白晨这是在强颜欢笑,不过也没有点破,拉着白晨回了门派。“西州那边的情况如何了?”“因为是抄近道,路上虽然不算太平,不过道上的兄弟还是给我龙虎门面子,所以倒也顺利,在正午的时候,便已经到了西州,白公子交代的事情,我那大弟子行事倒是请白公子放心。”白晨点点头,其实在几个时辰之前,白晨的功德经在增长,从最初的每一跳几十点,到随后的每一跳上百点的功德,到此刻已经超过十万功德值。不过入夜后,再一次减缓了功德值的提升,想来西州那边的进展应该很顺利。其实在西州那边赈灾主要还是需要倚靠龙虎门,毕竟关东天是匪贼身份,不方便出面。龙虎门的声望才能镇住那些贪官污吏,而且龙虎门是江湖门派,那些官府衙役也管不到他们。回到龙虎门后,白晨整理了半个晚上,随后又开始调息疗伤。一个晚上的时间,白晨的伤势已经痊愈,身上被公孙沉星弄出来的剑伤,只余下几道疤痕。不过这些伤势所产生的煞气,对如今的白晨来说,毫无意义。倒是将百花葬的余伤化解,又让白晨的修为小小的提升了一些,只是距离九阶,还是相去甚远。九阶需要十万的真气修为,而白晨如今的修为不过45000真气值,还不到九阶所需的一半。虽然一夜未眠,不过白晨的jing神抖擞熠熠。天地灵气最为充沛,龙虎门的早课也是所有高级弟子不可缺席的,几十个高级弟子聚集在练武场上,盘地运功修炼内功。这些高级弟子都是得传龙虎门的内功心法,修为有高有低,不过在白晨看来,都不算出众。龙虎门的内功心法似乎初期都是进境缓慢,就是龙图笑也是如此,作为青州城第一大派的大弟子,修为居然连前年轻一辈前五都排不上,龙虎门的内功心法效率之低可见一斑。当然了,龙虎门的长处本不在此,白晨已经不止一次的看到龙虎门的弟子使用武图阵法,只是其中的奥妙,白晨一直没有弄明白。对于这种比起武功更加梦幻的手段,白晨一直想学武图阵法。不过戒杀说过,想要学武图阵法,首先就要《武阵经》。这《武阵经》整个江湖中,只有一个地方有,那就是武图阵法的圣地大珈蓝山,即便是龙虎门之中,也只有一个手抄本。只有得到大珈蓝山的认可,才允许抄录《武阵经》,而且得到抄录的《武阵经》是不允许外传的。所以白晨就算想学武图阵法,也要先得到《武阵经》,这可不是和龙虎门交好就可以得到的,除非白晨拜入龙虎门,不然的话龙虎门绝对不敢将《武阵经》拿给白晨看。这时,一道凌厉目光she向白晨,白晨感觉到这道目光,不禁回望过去。正看到一俊朗男子走来,那男子面如玉冠,白衣如雪,眉梢如剑,目se之间显露出几分轻傲,双手负背而来、见这男子走到身前,龙行脸上立刻洋溢起热情:“白公子,我来为你介绍,这位是大珈蓝山的高枫高公子,其师乃是名震江湖的诡师羽纶。”高枫瞥向白晨的时候,眼中尽是不屑一顾,嘴角始终挂着不以为然的笑容。“两位都是武图阵法的絕才之辈,多可相互交流,共讨切磋一番。”龙行笑呵呵的相互介绍一番,似乎完全没发现两人之间眉目之间已经短兵相接。既然对方看不起自己,白晨自然不会热脸贴冷屁股,对于龙行的介绍,也只是轻哼着应了一声。“龙掌门,我堂堂大珈蓝山弟子,你让我与一个旁门之辈探讨武图阵法,你觉得我大珈蓝山已经落魄到这等地步了吗?”“这……”龙行一愣,没想到高枫不过是刚见到白晨,居然如此敌意。龙行当然想不到,自己前些时候,曾在他面前谈及过白晨,说白晨的武图阵法的修为,不在他之下。以至于让本就心高气傲的高枫心怀不满,大珈蓝山本是武图阵法的起源地,可以说是每一个武图阵法门派心中的圣地。九州之中几乎所有的武图阵法的流派,都源自于大珈蓝山。作为大珈蓝山的核心弟子,平ri里便受同门的奉承,就连长辈都对他赞誉有加,让他觉得年轻一辈中舍我其谁的心态。对于龙行嘴里这个与自己伯仲之间的无名之辈,自然分外不屑。当然了,高枫有骄傲的本钱,他是大珈蓝山千年来最出se的弟子,不论是内功修为,还是武图阵法上的天分,都堪称绝顶。这次龙行能够请到高枫,可不是他的面子有多大,只不过是高枫师辈有意借此历练高枫。不过龙行请到这尊大神,也尤为头痛,对龙虎门内弟子百般蔑视,就连他这个掌门人,都被他说的体无完肤。如果是旁人,龙行早就已经按耐不住怒火,偏偏对方乃是大珈蓝山高足,招不得惹不起,只能压着怒火,只盼着事情结束,便早早的送走这尊大神。只是龙行没想到,对于白晨这个外人,高枫也是如此不客气。白晨飒然一笑,报以同样眼神,不屑的瞥了眼高枫。对于这种目中无人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无视他。这在当初满是学霸的大学里,白晨早已练得炉火纯青。只是这眼神对于高枫来说,显然是充满了挑衅意味。他可以蔑视别人,是因为他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可是被人以这种眼神待之,则是对他的挑衅。“鼠辈,不服吗?”高枫已经从腰间抽出一本锦书,封面以金丝撰写三个字《演武图》。这本《演武图》可不是什么秘籍,而是高枫平ri里所记录刻画下来的阵图,其中还有不少长辈赐予他钻研的高深阵图。说的通俗一点,这本书就是高枫的军火库,这本书在手,高枫有信心面对任何一个先天期以下的高手。基本上每个铸图师都会有一本这样的书,专门用以收录所学的武图阵法,或者是钻研的高级武图。铸图师从简入繁分三个层次,分别为施、铸、破。施即为施展武图阵法,这是最初级,基本上只要铸图师与武图阵法级别的差距不是太高,都可以做到施展。当然了,还有一些武图阵法,即便是落在外行人的手中,一样可以施展的出来。这类武图阵法不是极高的级别,便是极低的级别。铸则为铸图,如果对武图阵法没有一定的了解,任何一个细微的误差,都会让武图阵法失败,这也是铸图师标志xing的级别,毕竟铸图师便是以铸图闻名于世。破则为破图,相比起前面两项,破图不只是需要对单独的阵图有很深刻的理解,更要对衍化、心术有着极深的领悟,缺一都无法做到破图。还有一些支流门派,便是以破图为主,江湖中人称之为破图师。这时候已经围拢上来许多龙虎门弟子,全都兴致盎然的看着两人。其中不少弟子,更是对高枫带着敌意,显然白晨不是他第一个招惹的对象,不过白晨绝对是第一个敢于反击的人。

    ;1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移动藏经阁章节列表 http://www.biquger.com/biquge/128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