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仗剑皇子闯天涯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武当之巅 中篇(誓言)

 推荐阅读:太一幻梦 改写人生 超极品兵王 大神你人设崩了 末世之无限兑换 我家后山成了仙界垃圾场 武统山河 万古神帝内 断命师

第一百六十四章 武当之巅 中篇(誓言)


    没有边际的银白,掩盖不住求生者的心喜悦狂,只不过他们变得愿意等待,且精力十足的去等待。

    没有之前的怒目,没有之前的怨恨,没有之前的你死我活,这显然会让围攻‘天翱门’背后黑手,大失所望。

    但,如今,他们这些‘秋思阁’的逍遥神仙们,也不会去计较策划这一场围攻的背后黑手到底是谁,只因他们本就是为了活命而来,并会因为活命而去。

    一道石槛隔着两重天,一面依旧是寒冷的雪颜,一面则是四季如春的‘天翱门’,虽有雪痕漫过石槛的迹象,但却是微不足道、少之又少的,根本打扰不了‘天翺门’的宁静。

    可,这里真的是宁静的吗?邢云飞紧盯殇沫的眸子,暴露太多燥愤,也暴露太多隐忍,他在找机会将殇沫拉入无法挣脱的深谷,只因他的荣耀与地位,被威胁的体无完肤,也因他堂堂‘天翺门’大师哥的身份即将逐渐失去意义,至少他是如此认为的。

    淡然的移目,再次望向山门外‘秋思阁’众人的殇沫,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好似被堵住了心口,总有一股气不顺畅,莫名的伤感。

    这份伤感并不是移目前对视邢云飞的眸子所产生的,至少他知道,若今日真的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恶斗,邢云飞定会拼死守住‘天翺门’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而难过,只是满脑被冷溶月的身影占据着。

    与她的初见,她的身世,她成长的环境,她的苦痛与她的微笑…

    若,自己的遭遇是一场宿命的话,那么冷溶月的又是什么呢?

    人的一生,到底为什么而活着,也许没有答案,也许每个人都有答案,但答案的背后永远是一份执念,一份满足…

    …………

    竹叶沙沙作响,如海浪般阵阵翻涌,如云涌般连绵不断,这是一片丝毫没有冷溶月的痕迹的竹海,而正是这片竹海也使得殇沫的脑海中替换成了另一个女子的身影。

    若他从未出过‘天翺门’,这女子可能会是他最亲近的朋友,甚至会是他的娘子,只因他与这女子在一起时,是快乐的。当然,除了快乐外,便是一份爱护,这爱护显然超出了同门之谊,只因他与这女子都愿意为彼此付出生命。

    年少轻狂时,谁的心中都没有定律,亦没有准则,而唯一的标准便是‘谁对我好,我便对谁好。’

    最简单的,也是最快乐的。

    柳韵锦虽无冷溶月那般坎坷经历,但他知道他在他这位师姐的心中绝不是一个小师弟那般简单,因为师姐柳韵锦每次看到他的笑容已然说明了一切,这也是唯独见到他才会有的容颜…

    思绪不断,场景替换间,他已站在了‘天岚观微阁’前,身后的那片曾经无法穿越的竹海,如今显得是那般的渺小。确切地说,他也不知自己是如何穿过的,也许这一路的确很顺畅,也许这一路仍如之前那般凶险,只是他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些凶险,一直沉寂在自己的思绪中…

    ‘天岚观微阁’依旧高耸,即使再稠密的云层也遮挡不住阁身的恢弘壮丽,正如这世间的正义永远无法被掩埋一般。

    “你来了?”

    “是,师父,殇沫拜见师父。”

    “你的气息有些紊乱,何事使你乱神?”

    “‘秋思阁’的人因腐血碎骨丹之事,在山门外寻事。”

    “溶月见他们后,如何?”

    殇沫心中虽泛起疑问,师父郭明轩为何如此肯定冷溶月已见过他们,但他无力多问,而师父也一直都是那般如神的存在。“溶月答应他们,带他们去少林找慧戒大师。”

    “殇沫,你应该知道那些‘秋思阁’的杀手是不可能中腐血碎骨丹的,只因‘苍琼阁’早已不复存在,那故遗名若有配制的方法,也便不会以权、色、金银、欲望建立‘秋思阁’了。”

    “师父以前与我讲过这些过往,可每个人都怕死,在活命面前,他们都会选择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

    “的确。”郭明轩语气低沉下来,似乎有意顿了顿,又缓缓道:“这世上,若解那腐血碎骨丹之毒,非韵锦的母亲若锦了…”

    “师父是说少林的慧戒大师是解不了此毒的?”

    “当然解不了,不过他也的确能查验出是否中毒。若‘秋思阁’的众人真的中了毒….”

    郭明轩突然沉默了起来,而这份沉默也让殇沫的心中波澜不断,他缓缓跪在地上,上身也俯了下来,尽可能的用耳朵贴紧地面,他知道这‘天岚观微阁’的底阁从阁内是无法进入了,而师父郭明轩的声音也明确的是从底阁发出的。

    当初,他与师姐韵锦发现底阁的存在时,还清楚得记得,里面有一封‘玉面公子’素海棠的书信及一把天岚紫霄剑的;他也记得,底阁连接阁内的机关是只能从内打开,阁内是没有设置打开底阁的机关的。

    他至今也想不明白为何海棠姑姑那时要如何设置,也许海棠姑姑并不想让师父郭明轩看到那封她留下的最后的书信吧。

    以他的年纪,也只能想到这些了….“师父,你为何不言了?你在底阁吗?你能开打通往底阁的机关吗?”

    “殇沫….你答应师父,若‘秋思阁’的那些杀手真的中了腐血碎骨丹之毒,切勿让他们去叨扰你师母柳若锦….若锦一人之血,又能救得了几人啊…”

    殇沫猛然一怔,他突然记起师父曾告诉过他,当年师母柳若锦为了减少对萧未遇的愧疚,是将她的手腕可破,将活生生的鲜血流入碗中,差人递给萧未遇的,萧未遇虽已疯癫,但也的确是解了身上的腐血碎骨丹之毒的。

    “师父,你原来担心的是这些。”

    “若说这世间还有什么遗憾,若锦便是我最大的遗憾,只盼无人再去叨扰她,毁她清修。”

    “是,师父,徒儿记下了。”

    “你不但要记下,还要发誓,且要发下重誓,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许将此事说出。”

    殇沫直起上身,誓言响亮且清晰,郭明轩没有再多言什么,此事也仿佛随着誓言淡去了….

    “师父,其实徒儿此次前来找你,是要与你道别的…”

    殇沫的话刚说出一半,便被郭明轩的沉声给打断了,“溶月是我的女儿,她的事情我知道你不可能不管,但为师还有嘱咐你几件事。”

    “师父请说。”

    “第一,行走江湖,切勿相信任何人,若对方是你可以用生命去呵护之人,你可以选择相信。”

    “第二,此次去少林寺,无功多,麻烦多,切勿失去判断,越是棘手之事,越需冷静。”

    “第三,除夕守岁夜,大岳武当客…这武当之巅的约定,看来你也是躲不过的,你的天傲剑法虽有不足,五行之道,只习三行,但剩下的两行,也只不过是瞬间的爆发悟性罢了,你只缺少一个时机,切勿贪急。谨记,化己境为物境,融入天地山河。”

    “第四,暮云烟暮门主虽奉我们‘天翱门’为主,但他终究是你的长辈,这次因为种种事情,延误了与云烟汇合,他定然心急如焚,你要亲自去向他赔礼,说明缘由,再让他帮你寻求出海的其他方法,那郑和若已出海,他也一定有办法追赶上的。”

    殇沫听到这里,神情猛然暗淡,若无诸事牵绊,或许他以与父皇相见,即使没有相见,也是抱着日日的希望与渴望去迎接每一缕朝阳的,可如今….一切都好似被错过了….“是,师父,殇沫记下了。”

    “还有,带上韵锦…是的,你不用多疑,无论你到哪里,都带上她,若她自己留在‘天翺门’中,她一定会不开心的。”

    “师父,难道你不打算从底阁出来了吗?若韵锦留下,便能日日与你相伴呀。”

    “有很多事,为师还没有想明白….为师也想多陪陪海棠,至于何时出阁…也许…永远不会出来了吧….”

    “师父,你这是何必呢?海棠姑姑已逝,你再如何都是换不回她的重生的。”

    “殇沫,莫要多言,有些事,你还无法体会,或许再过几年,你能明白为师的感触….对了,溶月若要做什么,随她去做,切勿阻碍,她的牵绊太多,她身上的使命也太多,你只需要相信她,对她照顾有加便好。”

    “师父,你的意思是,溶月会有很多身不由己的事情要去做?”

    “殇沫,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事情要去做,凡事切不可强求,很多时候,人与人之间要的只是一份信任,一份支撑。溶月不如若锦那般没有牵挂,甚至有可能你与她将来对立成为对手,但切勿要记得她是冷溶月,是你初见认识的那个从未改变过的冷溶月…”

    “师父…”

    “你走吧。”

    “师父….我….”

    殇沫的内心酸楚不断,好似那雷电雨夜,闪电一次比一次劈得响亮,天空的裂口也一次比一次撕裂的厉害,而这撕裂的口子,如今正在狠狠撕裂着他的心儿,且被冷雨冰淋不止,他却毫无力气抵抗….

    

高速文字手打 笔趣阁 仗剑皇子闯天涯章节列表 http://www.biquger.com/biquge/11260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